铁血论坛

[原创]铸梦军旅(之五)-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四节 茅草危屋

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四节 茅草危屋

过去,凡是手艺人,都是靠毎天做手艺挣钱吃饭。尤其象我父亲这样的手艺人,挣来能够勉强养活全家就很不错了,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积蓄,因此“停手”就“停口”。父亲死了,大哥被抓走了,这两个全家赖以生存的男人都没了,家庭的生活来源也就断了。家里只有母亲、大姐、二姐和我四口人。转眼间,我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竟成了家中唯一的男子汉。

全家要活命,母亲就去向大地主张伯宜租几斗(旧时代石[音dan去声]、斗、升既是重量量词,也是面积量词。作面积量词时,则指该面积能产多少粮食。)山坡地,种些红苕、小麦之类杂粮。因没有犁田、栽秧、打谷的人手和工具,也就无法租种水稻田。下雨天或晚上无法下地干活时,母亲就带着大姐在家为别人家纺线。毎天晚上,母亲和大姐都要熬更守夜,常常是夜深人静时才停手睡觉。炎热的夏天,农村的蚊子很多,为了减少蚊子叮咬,天快黑的时候,大姐就在屋里烧起一堆发烟的渣渣,把蚊子驱赶出去。寒冷的冬天,母亲和大姐各人面前放一个小火笼,有时烤烤冻僵了的手,有时烤烤冻僵了的脚。她们以艰辛的劳作赚点微薄的手工费,供家中买点油、盐、米,全家人就这样有上顿无下顿,半饥半饱地度时光。

家里吃饭人多,下地干活人少,说是四口人,真正能下地干活的只有母亲一人。母亲每天天一亮就先下地干活,等大姐做好早饭后喊她,她才回来吃饭。有几次,母亲看见外面明亮的月光,误认为是天亮了,急忙起床下地干活,砍倒一斗多地的高粱杆,天都还没有亮。尽管如此,地里的活还是干不完。大姐当时虽有十二岁,人也很能干、聪明,按理说可以下地帮助母亲干些轻巧活。但大姐不满两岁时,右腿摔断了,当时没有钱请医生治疗,父母只有自己用些土办法,采了些草草药来调理,由于没有及时对接矫正被摔断的骨头,使大姐落下终身残疾。她跛(本字应为“足”字旁加一“拜”字,音bai-去声。因搜狗字库找不到,故借用。下同)着一只脚行走比较困难,只能在家中做些家务事。二姐七岁就去给别人当丫环,人太小做事不利落,常被顾主打骂,不久就病死了。我们孤儿寡母只有三间破茅草房,一间住人,一间堆放些柴草杂物,比较低矮的那间是伙房,总面积不超过五十平方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时家乡房子的屋面有两种,盖瓦或盖茅草。有钱人通常是盖瓦,无钱人通常是盖茅草。草房屋面处理比较简单,尤其是我们家的草房更简单,一根木头都没用,脊檩是用牛儿竹做成的,椽子则用普通茨竹做成。这种草竹屋面,无疑是最差的。有钱人家瓦房的脊檩和椽子,全都用木头做的,很牢固,人在上面走动也不会下陷。瓦房漏了也好维修,把瓦加上去就可以了。只要有胆量上房的人,都能够维修。草房维修就不那么容易了。屋面漏雨,必须请这方面的专业人员,我们叫挟泥匠。带上专用工具,小心翼翼上房,把那些沤烂了的茅草梳理下来,再把清理好的新草加进去,使新旧草均匀衔接,再拍打巴适,还要在每隔二米左右的地方压上一根竹杆,这样才不漏雨,也不会轻易让风吹掉。屋面上盖的草,就像女人头发一样,会拔弄的很快就把它拔弄好了,不会拔弄的是越弄越乱。我们家没有这样的能工巧匠,因此,家中再贫穷,屋面漏了,还是得请人维修,维修一次,最长也就能管两年。

盖房用的草,就是从种田人家手里买来的普通稻草。稻草很柔软,天晴久了,稻草干燥,就容易失火。小时候,周围人家差不多隔五六年就发生一次草房失火事件,一旦失火,抢救效果极差,几乎都是一把火烧光一座房。记得有年夏天的一个上午,我在自家的门前玩耍,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叫喊,火烧房子啰!快来救火啊!火烧房子啰!快来救火啊!我抬头一看,冲田那边胡小堂家中的茅草房燃起了熊熊大火,黑黑的浓烟滚滚冲天,做椽子的干竹子劈里啪啦地爆破声,大人小孩的惊叫声、呼喊声响成一片。四面八方的邻居迅速丢下手中的活路,有的提着水桶,有的提着尿桶,有的端着盆子,都飞快地跑向火场打火。可是天热气温高,火势太猛,距离草房两三丈远,火焰就烤得人的皮肤痛,根本没有办法接近房子救火,大家只能气喘吁吁地站在远处,眼睁睁地看到一座好端端的草房被无情的大火吞噬。胡家失火后,凡住茅草房的人家都特别小心,生怕胡家的悲剧在自家重演。尤其是我母亲和大姐更加谨慎,她们不管有多忙,都不会让我去帮助烧火做饭。每顿饭做完毕,母亲或大姐都要把火柴收藏好,怕我不懂事玩火把茅草房烧了。

草房吸水性很强,下雨多了容易腐烂。草烂了,屋面就会漏雨,外面下大雨,屋内下小雨,外面不下雨了,屋内还下雨。白天下雨还好些,能看见哪儿漏雨,躲得开,实在不行还可以到大户人家屋檐下站站。夜间下雨就惨了,到处都是黑洞洞的,要寻找点挡雨的东西都难,深更半夜,伸手不见五指,也无地方可去。只要下雨,家中的钵钵罐罐,都得派上用场。哪里漏雨就往哪里放。即使这样,也不可能把漏下来的水全部接住。俗话说:“行船怕遇打头风,屋漏偏遭连夜雨。”一次接连下了几天雨,屋内地面非常潮湿,一踩一个脚印,有时鞋都要陷在稀泥里拔不出来,个别低洼地方竟成了小水坑。母亲拿起锄头,挖出一条条小水沟,才把水引了出去。风神、雨神往往结伴而行,下雨多半要刮风。茅草房经不起大风大雨的同时袭击。记得有一天深夜,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一阵大风刮来,将我家厨房屋面刮掉了大半边,我和大姐吓得缩着一团,一动不敢动。母亲连忙找些五谷杂粮装在碗里,然后端着碗,冒着大风大雨,不顾一切地冲出屋子,站在地坝中央,任凭风吹雨淋,一面口中念“盐茶米豆、盐茶米豆”,一面用力往屋顶上抛撒(五谷杂粮)。我后来才知道,这是我们家乡那些憨厚无助的老百姓向风神、雨神求饶,请求老天爷不要再刮大风、下大雨了。穷人这点“贡奉”太寒酸了,老天爷看不上眼,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大风照刮、大雨照下。不刮得人仰马翻、不下得洪水泛滥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受苦的人只能在风雨中煎熬,等待着改天换地!

铸梦军旅(之一)——序言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2639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二)-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一节 硝烟伴生 - 军事小说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3647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三)-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二节 传家之宝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6960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四)-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三节 幼年丧父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8201_1.html

回复 顶12
首页社区陆军论坛
分享:

回复楼主:

最新评论

5楼
旧社会的日子真是苦啊!想不到从前辈口中说出来真是那样……
回复 顶0
4楼 贵金属
穷苦人要翻身求解放啊。
回复 顶0
加载更多评论

热图推荐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