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原创]铸梦军旅(之四)-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三节 幼年丧父

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三节 幼年丧父

我一生中最想念的人是我的父亲,最陌生的人也是我的父亲,最不该缺少的人还是我的父亲。

记事以来,在脑海中怎么也回忆不起父亲的容貌。这也难怪,因为父亲病逝时我才两岁。一个话都说不清楚、路都走不稳当的小孩,能懂多少事,又能记忆多少事呢?大点以后,看见自己的同龄人都有父亲呵护,我真是羡慕极了,好想有父亲为我遮风挡雨,鼓劲撑腰。然而这只是我的痴心妄想,人死不能复生。有时被人欺负,最让我无法忍受的事就是别人鄙视我无父亲。由于没有了父亲这根家中的顶梁柱,经常觉得自己头顶上塌了半边天。所以,一般情况下我都不敢与有父亲的人较劲,能让则让,能躲则躲。有时实在受不了委屈,也不愿意回家告诉母亲,忍不住了,就躲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痛哭一场,以此排泄心中的不快,放任思念父亲的泪水流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渐渐地长大了,母亲时不时讲起父亲的经历,让我从心底里佩服父亲,从而也更加想念父亲。我很想能像科幻小说那样穿越时空,把我带回几十年前认认真真看我父亲一眼,以了我终身遗憾。真能那样的话,无论让我付出什么代价,无论让我承担什么风险,我都会毫不犹豫,在所不惜。可是幻想毕竟是幻想,永远也不可能变成现实啊。

从母亲、大姐口中得知,我父亲在爷爷这房人中排行老大,下面有四个弟弟,没有姐妹。我还没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父辈们就分家了。爷爷一生贫穷,没有给后人留下寸地片瓦和值钱的东西,说是分家,也没什么可分。大家坐在一起吃顿分家饭后,就自立门户,各谋生计。二叔、四叔务农种地,信服的是“生意买卖眼前花,锄头落地是庄稼”;三叔外出帮人;五叔进煤矿干活;我父亲理发和当“行户”。

解放前的“行户”,相当于现在的中介。那时老百姓买卖猪、马、牛、羊等大个家畜,买卖双方都不直接讨价还价,而是通过“行户”在中间沟通撮合。“行户”在与买卖任何一方谈价格时,不用明言表达,是用手指比划,而且都是在身前的长衣服或围腰布遮盖下秘密进行的。经过“行户”与双方的多次磋商,达成共识后成交,这单生意就算做成了。这时买卖双方都要向“行户”自行交付一定的手续费。没有这种生意的时候,父亲就领着大哥理发,以此维持全家人的生活。

在国民党统治下,人民能平安挣钱活命也算是好日子了。但好景不长,1948年,中国人民的解放战争节节胜利,国民党的军队一败涂地,溃不成军。为挽救蒋家王朝,国民党变本加利欺压老百姓。他们打着救党、救国的旗号,垂死挣扎,要全国人民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就在三月十四日这一天,躲不过的厄运降到我家。当天下午,父亲“行户”上有些事情,叫大哥理完发后先行回家。大哥在回家途中,被国民党军队抓了壮丁。晚上父亲回来,母亲见父亲一人进屋,身后没有跟着大哥,忙问父亲:“发娃呢?”父亲说:“我生意上有些事,不是叫发娃先回来了吗?”这时父母顿感情况不妙,立即燃起火把出门寻找,一夜无果。第二天父亲在街上才听说,昨天下午国民党下乡抓壮丁,共抓了一百多人,其中就有我大哥。一听这话,父亲当即瘫坐在理发的凳子上。他知道,大哥才15岁,这一去定是凶多吉少、生死难卜,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父亲在奔波全家生计中,五更出门三更还,全是大哥伴随左右。这个不可缺少的帮手突然间被抓走了,父亲怎么也无法面对这个现实。当天,父亲再也没有心情理发了,背着往日由大哥背的理发工具,就像背着一座大山,偏偏倒倒回到家中,把大哥被抓壮丁的事告诉了母亲。母亲听后,当即晕倒在地,父亲忙叫大姐去烧碗姜汤,喂了母亲几口,母亲才慢慢地醒过来。一连几天,母亲都避着父亲,背地里流泪。父亲劝母亲,孩子已被抓走了,流泪也救不了孩子,要母亲坚强一些,把剩下的儿女带好。父亲自己却常常彻夜难眠,白天不思饮食,恍恍惚惚,失魂落魄。但仍然强打精神,挣钱养家糊口。过了一个多月,不知从哪里传来谣言,说大哥不愿意为国民党当炮灰,从国民党军队中开了“小差”,在逃跑途中又被抓了回去,国民党军队将大哥军法从事,把大哥活活地打死了。父亲本就脆弱的心理防线被彻底冲垮了,不久就倒床不起。母亲忙找来医生给父亲看病,医生说父亲的病是气急攻心所致,无药好治,只能自行调整心态,万事想开些。可是,父亲思子心切,就是想不开,不到半年就病逝了。

父亲病逝时,我们家中已是贫困潦倒,无钱给父亲买棺材,埋不下土。父亲最小的弟弟,也就是在煤矿工作的五叔,出来主事,找我的二叔、三叔、四叔商量。最后几弟兄各家拿出两根柏树,凑合着为我父亲做了一个棺材。五叔还把他自己身上穿的最好一件衣服脱下来,穿在我父亲身上,让他可怜的大哥在黄泉路上少被恶狗追咬(俗话说狗咬穷)。据说父亲逝世时,两眼角流淌着泪水,圆睁着双眼,直勾勾地瞪着天空,仿佛在质问苍天,为什么对我郑子清这么不公平。父亲心中留下的痛苦和牵挂实在太多了,真可谓死不暝目啊!常言道:人生最无可奈何的三大悲痛,一是小时丧父母;二是中年丧子女;三是老年丧妻室。极其黑暗的旧社会,让我一个两岁的小孩就失去父亲,承受了人世间第一大痛苦。

铸梦军旅(之一)——序言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2639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二)-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一节 硝烟伴生 - 军事小说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3647_1.html

[原创]铸梦军旅(之三)-第一章 苦辣酸甜-第二节 传家之宝 - 陆军论坛 - 铁血社区http://bbs.tiexue.net/post_8416960_1.html

回复 顶17
首页社区陆军论坛
分享:

回复楼主:

最新评论

7楼 秦时明月093
忠厚人,老天不公……



不过那个时候,这种事太多了
回复 顶0
6楼 dafeiting
人性是比较复杂的,一句话概括,是根本就做不到的
回复 顶0
加载更多评论

热图推荐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