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农民起义及农民式起义,看民主政治的本质

2014/04/02 20:59 深深爱着这片土地 T大

社会从产生起,秩序与权利——即政治制度就是架构和保障社会稳定,推动历史的发展的轨道,生产力是历史前进的动力。人类社会就是在逐渐走向文明与民主的轨道上前进,凡是不走这条道路而寻求其他野蛮反动的道路都是死路,必然走向灭亡。 中国古代到近现代,包括欧洲及世界的农民起义,还包括奴隶起义(代表典型斯达巴克斯),为何都失败了,其原因在于起义者的对于阶级社会下社会人与人关系本质的认识不对。在阶级社会下,人统治人即人治(换个说法人压迫人)是始终存在的。只是关键在于度的问题,超过这个度,起义就爆发了;而大部分的起义者(或者说是主体)都是被剥削者和被压迫者,他们起事时首先想到的是:“凭什么他们(当权者——既得利益者)要骑在我们的头上,我要报复,我也要骑在别人的头上,起典型的口号就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于是疯狂的报复,把一切以前强加在他们头上的,又变本加厉的去欺压人,而不是从历史和社会的角度上去解决生产力生产关系即改善政治制度来改变民主社会,照成了大多数的人被他们疯狂而转向了别的为恢复社会平稳的地主阶级、奴隶主、大资本家——即剥削者们的麾下,去完成社会权利与秩序的重构及平稳,这就是农民及奴隶阶级的起义“其兴也勃,其败也忽!”,跳不出这怪圈,因为他们总是想我当权了要如何如何!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人类社会沿着走向文明与民主的这条主轴,进入了西方文明社会或者说是资本社会。人民发现了靠明君梦,青天梦解决不了人治,即使有伟人也逃脱不了人死而政息的死循环,流血的改朝换代换汤不换药。人民觉醒了,即通过人民监督,让大多数人掺入进来,而不是少数精英来掌控社会,平民政治来了,通过民选的经常的换政府而不是流血的改朝换代,让竞选者说明任期内的政治目标,及阐述其达到政治目标的手段。(也就是说,你说你要给大家提高福利5%,空口白说可不行,得说明如何做才能保证政府的收入,来保证大家的5%,同理对方说8%,那他就要拿出保证8%的方法,让大家看看哪一个更实际一些。)让选民看其是否合适党领导人,任期内选民监督是否起为选民在办事和其做到政治许诺否,任期到时决定是否让其再干一届,这就现阶段是稳定与民主的最好方法。

总之,社会内部的稳定、繁荣是一个政府是否合格的衡量标准。

本文内容于 2014/4/2 21:18:59 被深深爱着这片土地编辑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热门评论

12楼 下血了
民主社会是个伪命题,民主政体有两个阶段,一个是古希腊罗马,一个是近代的欧美。古希腊的城邦, 是个小国寡民的时代,请注意,就这个小国,几万人口,选举权是有限制的--奴隶没有,被选举权也是有限制的--各种的官员是要财产等级的,古罗马同样的有人的阶层限制,后期帝国时代又有的行省之别。公民的权利是分等级的。其本质是,一部分人剥削另一部分人,来满足剥削者内部的需求。达到一个平衡。近代的欧美,形式不同,但并没有本质的不同,因为工业革命的先行,使欧洲生产力领先,使欧洲国家有了掠夺别的地区国家的能力,于是贩奴隶,搞殖民地,到后来的势力市场倾销,原材料掠夺,技术壁垒,再到美帝的金融控制,可以说到今天为止,发达国家一直在掠夺其他国家,以满足自己国民的需求。就是说,民主并没有带来自身的可持续性。从另一方面,中国历史上的改朝换代,根源有二,一是中国两千多年,生产力的发展很小,二是每一个朝代,都会形成利益阶层,这个阶层不受限制,必定会扩张,在生产力没有进步的情况下,社会财富必定会越来越集中,导致另一部分 人不足以生存,于是造反。西方对此的认识,是发明了累进所得税,这是政府通过税收来约束一部分人,用来补偿另外的一部分人,很大部分的缓和了阶级矛盾。但是根本上,还是社会生产力的巨大进步,使社会财富极大丰富,在发达国家能让最穷的一部分人也没有饿死的威胁,所以西方社会没有造反的冲动,可惜这不是民主的功劳,相反,民主的形式--选票必然导致一个结果---各政党必定要想办法满足尽可能多的人的需求(这大盖也是民主鼓吹者们最吹嘘的地方),于是一个国家生产了一百份财富,却要消费一百零一份,不幸的是,这个事实一直被凯恩斯的财政理论掩盖了,反正现在的结果是,西方主要国家国家债务全部很重。他们希望,在经济复苏的时候能还上,这好比一个烂赌鬼,总想赢钱的时候还债。最后裤子输光。第三世界的崛起,使发达国家不再容易掠夺,安逸的生活使创造的热情降低,欧美国家,正在民主的光环下沉沦,在下一个大浪到来的时候,被拍死在沙滩上。
回复 顶10
3楼 u1900
不值一驳,“社会内部的稳定、繁荣是一个政府是否合格的衡量标准”??这本来就是个伪命题,
不患寡而患不均,古人2000年前就阐述得很清楚的道理,为什么今天还有很多文盲不能理解??
回复 顶6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