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二战德国东线盟军,波罗的海各国军队服装及单兵装备详解。

二战德国东线盟军,波罗的海各国军队服装及单兵装备详解。

A:爱沙尼亚军队

A1:代理少尉(预备役),Talpak上尉的连队,塔林,1941年8月

游击队穿着平民的服装、爱沙尼亚共和国时期军队及警察的制服或缴获的苏联红军的制服,并同时佩戴爱沙尼亚国旗三色袖标。图中这名前步兵预备役军官穿质量上好的爱沙尼亚陆军M1936式军官土黄色常服。大盖帽上带有置于步兵兵种色浅灰色布料底面上的“叠加在交叉的宝剑之上的带三只狮子图案的盾牌”图案的黄铜色徽章。上衣上展示着金色金属丝制成的代表步兵尉官身份的交叉步枪图案徽章和橡树叶图案领章;金色的编织体袖口军衔章搭配着代表预备役军官身份的之字形装饰。这名军官胸前挂着德国的6x30倍望远镜,配备P08“鲁格”手枪,手持的则是苏联红军的PPSh41式冲锋枪。

A2:副班长,瓦尔加县国民卫队,1942年6月

国民卫队(Omakaitse)穿着他们自己老旧的爱沙尼亚共和国军队、警察和防御同盟军(kaitseliit)的制服,并通常配备德国人的装备和武器。图中这名前防御同盟军的副班长穿防御同盟军质量粗鄙的M1936式征募军人用土黄色常服,并配备爱沙尼亚人的腰带和德国人的弹药包,而他携带的武器则是苏联的M1891式莫辛-纳甘栓操步枪。大盖帽上仍然保留着防御同盟军瓦尔加军团的帽徽,但其上方的爱沙尼亚国家三色帽章则已经不见了。夏季套头式上衣的设计源自沙俄时期被称作“gymnastiorka”的服装但不带肩章,它的领子上展示着10毫米直径的银色军衔星徽,胸前则佩戴瓦尔加县的徽章。

A3:警官,Petseri-Voru街区警察,1943年4月

这名民事警察副巡官穿质量上等的爱沙尼亚共和国的M1935式蓝灰色警官制服,这种装饰白色滚边的制服在1935年1月25日开始采用。采用金色脖带套(表示警衔军衔)的大盖帽的深蓝色帽墙上配置花冠环绕的国家帽章。上衣肩章带上有一颗代表警衔的扣型章,领子上的Petieri-Voru辖区的字母组合徽章搭配代表副警官的橡叶装饰;警官学院毕业徽章佩戴在胸前警徽的上方。这名警官携带的武器是德国的P08手枪。许多警察经常佩戴一种浅绿色的袖章,上面带黑色的爱沙尼亚文和德文字样以表明他们作为德国人的辅助人员的身份。

二战德国东线盟军,波罗的海各国军队服装及单兵装备详解。

B:爱沙尼亚军队

B1:列兵,第33F防卫营,彼得宫城,列宁格勒前线,1942年5月

爱沙尼亚防卫营的人员最初穿戴爱沙尼亚或德国军队的制服和徽章。军官穿着爱沙尼亚的M1936式制服并配全套徽章,士官和士兵们则往往把后者省略掉。图中这名士兵头戴德国人援助的M1916式钢盔,身穿不带领章(或军衔徽章)的征募军人版M1936式常服上衣、爱沙尼亚骑兵的野战马裤以及德国人的行军靴。他佩戴1942年3月30日开始采用的德军辅助部队(Wehrmachtgefolge)的白底黑色“Im Dienst derDeutschen Wehrmacht”(为德国国防军服务)字样的袖标,并配备爱沙尼亚军队的腰带和德国人的弹药包,其携带的武器包括一支M1891式莫辛-纳甘步枪和一支德国的M1924式手榴弹。

B2:爱沙尼亚警察军士长,第1爱沙尼亚警察团,爱沙尼亚纳尔瓦,1944年7月

1943年3月开始,“波罗的海防卫营”的人员穿上了德国的民事警察(Ordnungspolizei)的制服(1936年6月25日开始采用),它们采用德国保护警察(Schutzpolizei)的棕色面饰和浅绿色滚边,但配上了波罗的海国家的帽徽和盾形章。图中这名爱沙尼亚籍士官穿质量粗糙的征募军人用常服上衣以及腰带,并搭配M1941式肩章和M1943式警察标准型鸭舌野战帽。他的爱沙尼亚M1936式帽徽采用的是炮兵的红色背板,一只M1943式爱沙尼亚“保护警察”(Schutzmannschaft,东方占领区的志愿傀儡警察,译者注)的盾形章佩戴在左臂上,它采用华丽的外轮廓装饰、斜体的三色底面和三支狮子图案;不同寻常的,德国义务役军人用领章(1940年4月2日开始采用)也佩戴在上衣上。注意上衣上,二级铁十字勋章的绶带别在纽扣孔上,左胸前还佩戴着代表三到四次负伤的德国的M1939式银质负伤章。身为排长他的武器是一支MP40冲锋枪,与之配套的是MP38/40式冲锋枪的帆布弹夹包。

B3:少尉,第4党卫队边防卫队团,纳尔瓦(Narva)前线,1944年7月

爱沙尼亚边防卫队团、“安全营”、“东方营”和“建设营”都使用标准的德国陆军制服和全套徽章。图中这名军官穿可正反两穿的M1942式冬季外套及裤子,它们采用第一版的白色/Zeltbahn 31型迷彩色面料,并配M1942式军衔臂章。虽然“保护警察”的盾形章也会佩戴,但这名少尉在穿在里面的野战上衣的右袖子上臂位置佩戴的是“德国陆军式”的M1943式盾形章。军官头戴德国的M1942式钢盔,腰系军官版棕色野战腰带,脚上穿短靴和被称作“撤退脚镣”的M1941式帆布护踝。他拥有一支在苏联北部前线普遍使用的带雕花的“沃尔霍夫手杖”和作为一名连长而配备的一只M1935式文件包、一把装在硬壳手枪套里的P08手枪和一只蔡司10x50倍望远镜。

二战德国东线盟军,波罗的海各国军队服装及单兵装备详解。

C:爱沙尼亚军队

C1:军团代理三级副小队长,党卫队“纳尔瓦”装甲步兵营,第5党卫队“维京”装甲师,乌克兰科韦利(Kovel),1944年4月

这名代理三级副小队长的M1942式钢盔上蜡贴着古北欧字母SS字样的盾形章(1943年11月1日的条令已经正式将其废除)。德军的M1936式野战上衣上配带有步兵的兵种色白色滚边的武装党卫军的黑色肩章,银灰色机缝鹰徽臂章则采用黑色毛料背板,党卫队的古北欧字母SS字样的右领章以及军衔左领章采用的则是“帝德式”银灰色丝线机织的“BeVo”式织纹图样,鼠灰色V字臂章则采用的是黑色布料背板。延续1941年的规定他在左袖口之上M1941式银灰色机织“Wiking”(维京)师袖带上方佩戴M1943式“保护警察”盾型章。人物身上还装饰铁十字勋章的绶带、黑色负伤章(代表一到两次负伤)和铜质摩托化部队版步兵突击章。他配备作为班用武器首席射手的装备,脚前方支的是一挺7.92毫米口径MG34型通用多功能轻机枪。

C2:武装党卫军代理三级小队长,第20党卫队炮兵团,第20党卫队步兵师,德国希维托舒夫(Neuhammer),1945年1月

1945年时高级士官的数量短缺造成这名下士充当起连级军士长的角色,这一点通过袖口上方的双条银色编纹环带和掖在上衣前襟里的“报告手册”来体现。他的征募军人版常服大盖帽从1939年12月12日开始采用并供士官在军营中使用,帽子上的亚光铝色鹰徽和骷髅头徽章的采用时间是1936年2月,炮兵兵种色红色的滚边则出现于1940年5月10日。这名士官的陆军版M1942式上衣上采用了士官的编纹领子镶边、武装党卫军的M1939式肩章及领章以及BeVo式编制式样的鹰徽臂章。从1942年10月开始,爱沙尼亚人佩戴上了空白图案的“非德意志人用”右领章;1943年秋开始,右领章变为非正式的“塔尔图版”(Tartu)“臂膀、宝剑加字母E”图案;1944年6月之后则出现了少见的“宝剑加字母E”图案右领章;1944年10月以后出现的是第二版的“臂膀、宝剑加字母E”图案右领章(如图)。爱沙尼亚人的武装党卫军盾形章采用自1944年6月1日,佩戴在左上臂位置,图案为水平分割的爱沙尼亚国家三色盾形图案;注意左袖口之上展示着非正式的“Estland”(爱沙尼亚)字样的M1944式袖带。另外,这名人物身上还展示着按扣式一级铁十字勋章和二级铁十字勋章的绶带。

C3:空军助理员,第127混合防空营,拉脱维亚里加,1944年10月

这名年仅16岁的空军辅助志愿兵穿蓝灰色的“飞行希特勒青年团”(Flieger-Hitlerjugend)的制服(1943年1月26日开始授权使用),它包括一顶野战鸭舌帽、一件带装饰浅蓝色滚边的黑色肩章的套头式上衣和一条宽松的裤子,上衣上装饰非正式渠道获得的机织纳粹空军的胸前鹰徽,裤子采用带口袋盖并用纽扣扣紧的口袋和束腿;此外,还要加上纳粹空军的M1935式征募人员版腰带以及短靴。波罗的海各国的人员佩戴他们自己国家的青年组织的布制帽徽;左上臂上还佩戴盾形臂章,但作为出行服时它被带有帽徽图案的国旗色彩的袖标所取代。爱沙尼亚人在帽子上佩戴爱沙尼亚青年团(Eesti Noored)带宝剑图案的菱形帽徽,帽子左侧的上翻帽边处佩戴狮子图案徽章,上衣上配“德国陆军式”的爱沙尼亚人的M1943式盾形臂章和带菱形帽徽图案的蓝黑白三色袖标。拉脱维亚人佩戴的是拉脱维亚青年组织(Latviju Jaunatnes Organizacjija——LJO)的“太阳加星星”图案的菱形搪瓷帽徽、拉脱维亚的“德国陆军式” M1943式盾形臂章和深红/白/深红色袖标(同样带有菱形帽徽图案)。最后立陶宛人使用的是立陶宛青年组织(Lietuvos Jaunyste Organizacija——LJO)的菱形帽徽,上面采用白色的“Vytis”冲锋骑士的图案,同样的图案还出现在盾形臂章和黄/绿/红三色的袖标上。一些爱沙尼亚的托德组织(德国纳粹的一辅助组织,译者注)人员根据1944年9月30日的命令可能还使用了带黑色“ESTLAND”(爱沙尼亚)字样和其下方的三只金地黑色狮子图案的白色机织盾形臂章。

二战德国东线盟军,波罗的海各国军队服装及单兵装备详解。

D: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的军队

D1:少尉,芬兰第200步兵团,东爱沙尼亚Karevere,1944年8月

这名爱沙尼亚籍少尉穿芬兰人的蓝灰色M1936式野战制服,戴匈牙利造的德国M1935式头盔。上衣肩章带上佩戴一枚军官版的老旧黄铜色狮徽,领角上直接钉着一枚黄铜色军衔圆章,绿色和灰色的领章则被去掉了。相比德国的版本小一些的非正式的爱沙尼亚盾形章佩戴在左上臂位置,图中展示的是斜线样式版本。这名排长携带一只望远镜盒,一把M1935式9毫米口径Lahti手枪以及一支高效的M1931式Suomi冲锋枪。

D2:下士,里加警察,拉脱维亚,1943年

巡逻中的这名民事警察警官穿他所拥有的拉脱维亚共和国的警察常服。帽子采用浅蓝色帽墙和巨大的银色金属帽徽,但上衣上缺少了爱沙尼亚共和国时期的警衔领章、肩章和袖口编纹装饰,此时展示的只剩下了左袖口上方“保护警察”的M1942式等级徽章。他的拉脱维亚警察的腰带和交叉背带共同支撑着装德国P08式手枪的手枪套。

D3:下士,第21F“利耶帕亚”(Liepaja)拉脱维亚防卫营,红村(Krasnoye Selo),列宁格勒前线,1942年4月

“拉脱维亚防卫营”的人员最初穿戴原拉脱维亚陆军的制服和徽章。这名下士穿的是土黄色的征募军人M1932式土黄色步兵夏季野战服。德国提供的原捷克陆军的M1933式头盔的左侧蜡贴着德国警察的鹰徽。俄国式的套头上衣采用表示军衔的步兵的樱桃红色领章。拉脱维亚人的棕色腰带上支撑着德国的黑色弹药包和一把1908/13式刺刀。这名士兵的武器是一支M1891式莫辛-纳甘步枪。

二战德国东线盟军,波罗的海各国军队服装及单兵装备详解。

E:拉脱维亚的军队

E1:拉脱维亚警察中尉,第25F“阿巴瓦”(Abava)拉脱维亚警察营,普里皮亚季(Pripyat)沼泽地,1943年5月

这名中尉穿M1936式德国警察军官常服。他的野战帽的上翻帽边带有代表军官身份的银色滚边,帽顶的接缝处则展示代表德国保护警察(Schutzpolizei)的浅绿色滚边,帽徽则是拉脱维亚陆军的版本。德国人的中尉军衔肩章连同拉脱维亚人的步兵“Virsleitnants”(拉脱维亚军队中对应中尉的军衔)军衔领章一起佩戴,左臂上则佩戴M1943式拉脱维亚“保护警察”盾形章。

E2:代理下士,第5拉脱维亚党卫队边防卫队团,白俄罗斯Borkovichi,1944年5月

拉脱维亚边防卫队团和建设营的人员穿标准的德国陆军的制服和徽章。图中这名作为首席机枪手的士官扛着一支MG34式机枪。他戴一顶带有德国的鼠灰色帽徽的M1943式野战帽,穿带有M1940式徽章(包括带步兵的白色滚边的单色肩章、鼠灰色领章、胸前鹰徽和军衔V字章)的M1942式野战上衣。注意“德国陆军”式样的M1934式拉脱维亚盾形章采用的是顶端带尖头的款式。系腰带的M1943式裤子的裤腿处用织物护踝箍在短靴外面。

E3:中尉,第12夜间攻击大队第1中队,叶尔加瓦(Jelgava),中拉脱维亚,1944年8月

这名中队长穿1935年3月1日开始采用的纳粹空军军官的蓝灰色飞行制服。大盖帽上装饰铝色丝线制成的滚边和脖带以及铝线手缝的帽徽。飞行上衣上展示着飞行部队的黄色领章,领章上出现的是铝线缝制的军衔徽章,领章和领子的镶边则都是铝色丝线制成的。铝色丝线织就的平纹肩章置于黄色底衬上,上面的镀金色扣型章代表军衔。胸前的鹰徽也是铝制丝线制成,这是纳粹空军的标准徽章。我们的主人公还在左胸前飞行员飞翼章下方佩戴拉脱维亚陆军航空团的胸徽。“德国陆军式”的盾形章佩戴在右臂上(“保护警察”的版本也在使用)。爱沙尼亚籍的志愿人员佩戴的则是“纳粹空军式样”的M1944式爱沙尼亚盾形章。

二战德国东线盟军,波罗的海各国军队服装及单兵装备详解。

F:拉脱维亚军队

F1:军团三级副小队长,拉脱维亚党卫队军团第3营,Verkneye Selo,列宁格勒前线,1943年3月

这名下士戴装饰M1935式蜡贴徽章的M1942式头盔以及野地灰色的套头毛线帽,穿德军的M1942式宽领大衣。大衣的肩章为党卫队的带步兵白色滚边的黑色M1940式,领章从1942年6月1日开始被允许佩戴在大衣上,空白图案的“非德意志人”右领章是1943年2月26日开始采用的并在1943年3月11日被“三条腿的卐字”图案领章所取代。顶端水平的M1943“德国陆军式”拉脱维亚盾形章佩戴在大衣右袖子上。作为一名班长,除携带标准的步兵装备外,他还配备了一支6x30望远镜,而他的个人武器则是Karabiner 98k栓操步枪。

F2:武装党卫军一级小队长,第34党卫队步兵团,第15党卫队步兵师,奥斯特洛夫,俄罗斯西北部,1944年9月

进行野战见习的这名候补军官在肩章带上套着非正式的团的黄色肩章套。他的服装上装饰着铝色丝线机织的帽徽、领章和臂章。军官式样的黑色天鹅绒领章采用铝线制成的镶边,其中左领章上附带两颗扣型章和两条条纹章,这代表了一级小队长的军衔。1943年2月起这个师开始佩戴空白图案的右领章,1943年3月11日之后使用的是“三条腿的卐字”图案的右领章,1944年秋之后则是“太阳加星星”图案的右领章。带帽舌的M1943式野战帽的帽顶带有军官的铝色滚边;征募军人的M1942式野战上衣做了部分改进——这在德国地面部队中经常可见——包括加上非正式的军官版品质的深绿色衣领。“德国陆军式”的M1943式拉脱维亚盾形章1943年9月1日被“保护警察”的盾形章或所谓的拉脱维亚军团版的盾形章(如图)所取代,后者采用复杂的形状并在顶端条框内显示“LATVIJA”(拉脱维亚)字样;后来这些徽章的佩带位置移到了左袖口之上,而从1944年4月15日之后又被改到了左臂鹰徽下方佩戴——而这一位置在1944年6月1日又被要求用武装党卫军的盾形章占据。

F3:武装掷弹兵,第43党卫队步兵团,库尔兰,1945年4月

M1943式野战帽上佩戴着鹰徽和骷髅徽章机织在一个底面上的帽徽。M1943式野战上衣上佩戴M1940式肩章、铝色的机织鹰徽臂章和少见的M1944式武装党卫军的拉脱维亚盾形章,后者左上角显示白色的“LATVIJA”(拉脱维亚)字样,而其黑色背板则是为了悼念里加城陷落于敌手。拉脱维亚军团在1943年2月时使用的是空白图案的右领章,当年3月11日就被“三条腿的卐字”版右领章所取代(党卫队拉脱维亚旅和第19党卫队师也佩戴)。这名士兵佩戴本地制造的“KURLAND”(库尔兰)字样的袖带,这是1945年3月19日开始授权给那些参加库尔兰战役的人员的一种荣誉。右臂上展示了一条M1942式坦克摧毁章的他除了配备步兵装备外还携带一支Panzerfaust 30型反坦克火箭发射器。1945年1月15日第43团获得了“辛里奇·舒尔特”(Hinrich Schuldt)荣誉头衔,以纪念第19师的这名在1944年3月15日阵亡的德国师长,之后第42团也被命名为“Voldemars Veiss”团,这是1944年4月17日阵亡的拉脱维亚籍团长的名字,但是并没有相应的袖带被授权使用。一些拉脱维亚的“托德组织”人员根据1944年9月30日的条令可能佩戴了一种蓝色的机织盾形臂章,图案为左侧的白底红狮和右侧的红底白色狮身鹰首怪兽,最上方则为金色的“LETTLAND”(拉脱维亚)字样。

二战德国东线盟军,波罗的海各国军队服装及单兵装备详解。

G:立陶宛的军队

G1:警官,维尔纽斯市警察,1942年

这名巡逻中的民事警察警官身着深蓝色的立陶宛共和国警察礼服,系德军的棕色军官腰带,配装在手枪套里的P08手枪。红色帽墙的大盖帽上的黄铜色八角型帽徽带有冲锋的“Vytis”骑士图案的国家标志。独特的“枪骑兵式”上衣装饰红色滚边,肩章上黄铜色字母徽章代表了维尔纽斯警察辖区。警官们佩戴拉脱维亚陆军的军衔徽章来替代1940年以前的金色波浪形条纹装饰之上的金色六角星警察徽章。注意民用警察还佩戴“保护警察”的袖标。

G2:一等兵,“保护警察”,1943年2月

1942年6月1日开始一些立陶宛的民事警察装备上了德国的“保护警察”的黑色制服,也就是德国普通党卫队M1934式制服的改进版。野战帽上佩戴立陶宛共和国警察的小的黄铜色八角型帽徽,上衣拥有德国保护警察的绿色领子、翻袖和口袋盖,并且只在左袖口翻袖紧上方展示银色的编织体军衔杠。这名警察还配备了德国人的行军靴和立陶宛人的腰带及交叉背带,并携带一支缴获自苏联人手中的7.62毫米口径托卡列夫SVT40型半自动步枪。

G3:一等兵,第7F防卫营,奥斯特罗戈日斯克(Ostrogozhsk),俄罗斯南部,1942年6月

最初立陶宛防卫营的人员穿着原立陶宛共和国陆军的M1934式土黄色制服,图中这名一等兵在服装上展示着代表步兵的金黄色装饰物。帽子上采用步兵的黄色滚边和黄铜色的M1934式三角形帽徽。肩章和袖口滚边以及领章都是步兵黄色的;黄铜色的“迪米纳斯柱”领章则根据德国人的条令被移除。这名士兵使用清洁如新的立陶宛造德国M1909式装备,并配备德国的M1931式帆布干粮包、行军靴和M1924式手榴弹,而他的武器则是一支M1891式莫辛-纳甘步枪

二战德国东线盟军,波罗的海各国军队服装及单兵装备详解。

H:立陶宛军队

H1:立陶宛警察上尉,第255F立陶宛警察营,白俄罗斯莫吉廖夫(Mogilev),1944年4月

这名立陶宛人穿M1936式德国警察的军官常服;配立陶宛军队M1934帽徽的帽子的上翻帽边上装饰象征军官身份的白色滚边。上衣采用波罗的海国家部队通用制式的无装饰领子,但是爱沙尼亚和立陶宛人经常会佩戴德国陆军的领章,拉脱维亚人经常会佩戴原来本国军队的领章。盾形臂章是立陶宛人的M1943“保护警察”式,这个营的军官还用装饰着对应的立陶宛军衔星徽(图中为上尉)的德国保护警察的棕色肩章替代德国的M1936式肩章。

H2:上士,第308立陶宛特种部队(LVR)营,Grauziskaia山谷,1944年5月

这名LVR步枪班的成员穿德国警察的M1942式野战制服,而德国陆军的M1942式和立陶宛军队的M1934式制服也在使用,并且有时在同一支部队中几种制服会同时穿着。M1943式警察野战帽的警察鹰徽上方是铝制的M1936式黑白红三色帽章。上衣采用制式的“波罗的海各国人员通用”的无装饰物的领子和M1941式肩章;外形复杂的M1943“德国陆军式”盾形臂章上同样可见铝色的“LITAUEN”(立陶宛)字样。本图人物在M1936式警察腰带上配备德国的弹药包,身背标准的Karabiner 98k栓操步枪和棕色的M1931式帆布干粮包。立陶宛的“祖国防卫部队”(TAR)人员穿着德国警察或陆军的以及立陶宛军队的制服;“建设营”人员则穿德国陆军的制服。根据1944年9月30号的条例,立陶宛的“托德组织”人员佩戴一种水平分割的黄绿红三色盾形章,红色部分上机缝着白色“迪米纳斯柱”图案,上方绿色部分上展示着金色的“LITAUEN”(立陶宛)字样。

H3:少尉,“金牛座”司令部,立陶宛解放军,1948年4月

一直反抗着苏联占领的波罗的海国家的游击队使用的是本国或德国的制服和徽章以及民用或缴获自苏联的物件。这名拉脱维亚少尉戴一顶苏联红军的M1940式军官大盖帽,但配的是拉脱维亚的M1934式帽徽;一件立陶宛人的M1934式野战上衣的领子、袖口和肩章上装饰着炮兵兵种色黑色的滚边,领章和肩章上的军衔徽章则不见了。另外,少尉还拥有着德国人的行军靴和腰带以及一支MP40式冲锋枪和对应的帆布弹药包。

回复 顶1
首页社区军事动漫
分享:

回复楼主:

最新评论

2楼 煤气和大米bb
轻武器还是二战年代比较合理,那个年代主要靠火药作为弹药
回复 顶0
加载更多评论

热图推荐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