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二战美军单兵装备详解,不亚于同时期德军。

二战美军单兵装备详解,不亚于同时期德军。

A:步兵装备,1941年-1943年 北非及意大利战场

20世纪20年代中期,美国陆军对许多M1910式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织物载具做了改进设计,其中的大部分在二战中继续使用。这些装备不仅是步兵装备的基础,而且也供其他军兵种的大多数士兵使用。在1943年之前,所有的这类装备的颜色都是茶色或是标号为9号的发“土黄色的”橄榄棕色。

A1:这名步兵仍然装备着点30口径的M1903斯普林菲尔德栓动步枪。在1942年,大多数步兵和其他的战斗部队才得到点30口径的M1式加兰德半自动步枪,而在海外部署的一些后勤支援部队一直到1944年之前仍然装备着斯普林菲尔德步枪。即使装备了加兰德步枪,1943年年末之前,各个班也仍旧保留装备一支M1903式步枪和一只M1型榴弹发射器,因为在那之后,配套加兰德步枪使用的M7型榴弹发射器才开始使用。图中这名一等兵来自第一步兵师,他背着一只满载的M1928型背包和两条毯子与一半的帐篷片段卷在一起的铺盖卷,铺盖卷内中空部分装的是备用衣物。背包上还附着M1910式挖壕铲以及装在M1910式刀鞘里的M1905式刺刀。这套包裹背在身后时可以得到M1923式步行弹药腰带的支撑,腰带上还附有M1924式急救包和M1910式水壶。

A2:这是不背背包的情况下M1923式步行弹药腰带的配置状态。依据使用者的腰围大小,刺刀和急救包会挂在从左端开始数的第三至第五个弹夹包上,水壶挂在从右端开始的第四或第五个弹夹包上。

A3a和A3b:M1923式骑兵弹药腰带的左侧末端;除了缺少末端的弹夹包,它的其他部分与步行腰带的样式相同,而空出的空间(A3a)可以装一个可拆卸的能装点45口径M1911A1式柯尔特手枪的2支弹夹的弹夹包。M1911A1式手枪被骑兵部队和伞兵部队少量保留,后者在1944年之前仍在装备手枪。

A4:带金属壶盖的一夸脱装铝制M1910式水壶、水杯以及水壶套。

A5:M1924式急救包比M1910式急救包尺寸稍长,以便装下装新的卡莱尔(Carlisle)急救止血袋的矩形铜制急救盒,而这时的急救包内还不包含磺胺药剂包。

A6:M1910式挖壕铲铲套在1928年稍作了改良,但型号编号未变。

A7a和A7b:这是不附带铺盖卷以及挖壕铲和刺刀的情况下M1928式背包的前视图和后视图。战斗序列中铺盖卷经常会被丢给连的运输单位处理。可以看出,为了携带背包,有必要将其吊带与腰带(M1923式弹药腰带、M1912/M1936式手枪腰带或M1937式勃朗宁自动步枪腰带)固定在一起。

二战美军单兵装备详解,不亚于同时期德军。

B:步兵装备,1943年-1944年西欧战场

除了一些制造细节外,步枪手的织物载具装备几乎没有变化,不过这时虽然规定使用的是发深绿色的7号橄榄棕色,但制造商仍被要求先将所有剩余的9号(偏茶色)橄榄棕色涂料用完,这也导致同样一类装备出现两种色调的情况。

B1:这名装备点30口径加兰德M1式步枪的下士系一条M1923式步行弹药腰带,腰带上支撑一只套在M1910式水壶套的不锈钢水壶以及一只M1942式急救包(图中看不见)。他的M1943式野战背包——一种稍作改进由7号橄榄棕色面料而非迷彩面料制作的丛林包——在欧洲地区有限装备。一支M1943式折叠挖壕铲固定在背包后,而一支带黑色塑料柄的M1905式刺刀(图中看不见)装在背包左侧的M3式刀鞘里。

B2:混合了两种橄榄棕色色调的M1923式步行弹药腰带。弹药包的其中一个打开露出了加兰德步枪的完整弹夹,这里它不再需要像之前的款式一样需要用一条内置扣带固定弹夹,而是可以分隔固定两只5发装的M1903式斯普林菲尔德步枪的弹夹,当然新旧款式一直在被同时制造。腰带上还连接着M1936式背带,一枚Mk IIA1型杀伤手雷的拉杆与左背带前端的D型环固定在一起。腰带左端钩着一只M1942型急救包和一把装在M6型皮刀鞘里的M3型战壕刀,右侧则固定住一只装在M1910型水壶套里的M1942式搪瓷水壶。

B3:M1942式急救包比M1910式略长以容纳更大的野战止血袋。漆成红色被称为“沙丁鱼罐头”的容器内包括一只装磺胺药剂的封包。后期被涂成橄榄棕色的容器在背面有如图所示的浮雕式文字,比如“With Sulfanilamide(氨苯磺胺)”或是“With CrystallineSulfanilamide(晶状氨苯磺胺)”。

B4:M1942式搪瓷/钢制水壶和水杯因为有缺口后会生锈,所以很快就被废弃了。

B5:M1943式折叠挖壕铲以及铲套在1944年开始装备。套子背面的双挂钩可调节高度以便更好地与不同的背包和腰带搭配。图中所示的挖壕铲呈弯成90度角的状态,这样它可以像镐头一样来使用。

B6:散弹枪子弹包里装着12发12号弹径的黄铜套管散弹。

B7:弹药携行包可以用来装19种不同的军需品,它也有7号橄榄棕色和9号的橄榄棕色面料制作的两种版本。图中这只携行包连接着野战背包背带,背带的D型环与携行包上的弹簧挂扣连接在一起。

B8:M1加兰德步枪的弹药背囊上带有6个可以装8发装弹夹的弹夹包(注意最右边一个展露出装在硬纸盒里的弹夹)。类似的弹药背囊还有带15个可以装5发装M1903型步枪弹夹的弹夹包的版本。

B9a、B9b和B9c:1夸脱装不锈钢水壶配备人造树胶材质的壶盖、水壶帽以及M1910式水壶套。

二战美军单兵装备详解,不亚于同时期德军。

C:步兵,1944年-1945年 西欧战场

实践证明M1928式背包、M1936式野战挎包和M1943式野战包都是不堪用的,这时对一种满足各兵种和任务要求的通用野战背包的需求出现了,而新的背包系统在战争的最后几个月有限装备部队,且在随后十年间继续作为标准装备存在。

C1:作为副班长的这名中士(刚好可以看到他的人字纹斜纹棉衬衫左袖子上第4步兵师徽章的一角)在他的M1步枪上安装了一只M7型榴弹发射器。在战争接近尾声的这一时期,他成为少数配备了M1945式野战背包系统的士兵之一,从表面上看这种背包系统类似于只装备给极少数部队的M1944式。腰带上的吊带是携带这种背包所必需的。上层的“战斗包”里装的是必需品,比如口粮、餐具、洗漱用品、毯子等等;下层的“货物包”很容易拆卸,里面装的是备用服装以及作为露营装备的帐篷片段。背包外侧固定着一支M1943式折叠挖壕铲以及位于左侧的装在M7式刀鞘里的M1式短刺刀。

C2: 装备于1944年年中用于M1903式步枪的M15式榴弹发射器瞄准器以及它的帆布套子。M1步枪在晚一年装备了M7式榴弹发射器之后才能使用这种瞄准器。

C3:M1942式急救包有时也可以用作罗盘包来使用,并且尺寸足够大从而可以装硬纸盒装的野战止血包(左)。为了防水不透气,这种硬纸盒或是涂了蜡或是用玻璃纸包装。1944年年初开始,磺胺药剂包不再装备。

C4:1942年到1944年制造的塑料的或“乙基纤维”的水壶,但由于不够坚固耐用并且在寒冷天气中会爆裂,这种水壶被停止装备。图中的铝制水杯握把收回呈锁住的状态。

C5:放在水杯加热座上握把展开的不锈钢水杯;加热座和杯子的截面都为“腰子”形,加热座的座身侧面和背面的中心一圈有五个彼此间隔的大孔洞。黑色“Fuel-Tablet/Ration Heating/Size A”(燃料片/口粮加热/A号)字样印在燃料片的淡黄色盒子上,每个盒子里装4个可掰开的2x1英寸(5厘米x2.5厘米)燃料片。

C6a、C6b和C6c:这里展示了M1910式镐子装在M1910式镐套里以及从镐套里拿出后的样式。

C7:1944年版的新的弹药携行包与早期版本的不同之处是一体式背带末端采用了D型套环,与之搭配的是新的采用弹簧扣别的通用功能携行背带。

C8:早期装备的只能装人员杀伤手雷的三联装手雷携行包。

C9:晚期生产的三联装手雷携行包尺寸扩大,可以装尺寸更长的发烟手雷和化学手雷,比如图中所示的M15型白磷烟雾手雷。

二战美军单兵装备详解,不亚于同时期德军。

D:自动武器装备 欧洲战场

美国陆军使用了多种步兵自动武器,其中包括了点45口径的M1928A1、M1和M1A1型汤普森冲锋枪以及M3“黄油枪”冲锋枪、点30口径的M1918A1和M1918A2勃朗宁自动步枪以及点30口径的勃朗宁机关枪(M1919A4和M1919A6式风冷机枪以及M1917A1式水冷机枪)。步兵营中的三支步枪连每支都有两挺M1919A4式或之后版本的M1919A6式轻机枪,而营的武器连则有八挺M1917A1型重机枪。冲锋枪装备给伞兵、游骑兵部队、一些车辆驾驶员以及宪兵而没有配发给步枪连,尽管部分步枪连设法获得了一些。美国陆军还装备了一些特殊的织物携行装备、背包和罐子来携带上述这些武器的弹药。

D1:在大衣上展示“五级技师”军衔徽章的这名勃朗宁自动步枪操作手背着他们班仅有的一支M1918A2型勃朗宁自动步枪;而一些班设法得到了更多些的自动武器。同样的道理,虽然伞兵班和装甲步兵班都未得到授权装备勃朗宁自动步枪,但一些班还是设法得到了它们。这名自动步枪手系M1937式勃朗宁自动步枪弹药腰带,腰带上附M1936式背带;腰带上可以组合上12个装20发装弹夹的弹夹包,但标准负载是8个,外加两个装自动步枪备用配件、辅助工具和油瓶的包。勃朗宁自动步枪的弹药手携带两只弹药携行包(参见图B7和C7),每个包里可以装10个弹夹。

D2:这是战争初期采用的9号橄榄棕色M1937式勃朗宁自动步枪弹药腰带,一只英国造M1942式急救包和一只装水壶的英国造M1910式水壶套附在上面。

D2a:这是一种装在腰带口袋里的重要配件,用来将5发装弹夹装填进弹匣的工具。

D2b:另一样重要的配件是装备用零件的M1918式皮包。

D2c和D2d:用来装小的和易碎的配件的两种信封式布包,尺寸分别为3x3英寸(7.62x7.62厘米)和5x3英寸(12.7x7.62厘米)。

D2e:3盎司油罐,不算上面的黄铜油嘴,高宽厚尺寸为3.75x2.5x0.75英寸(9.5x6.35x1.9厘米)。

D3:M1917A1式重机枪班的班长会携带这种M1917式机枪测角仪及其皮套,皮套可以穿在班长的手枪腰带右前方。测角仪可以在机枪进行长距离间接射击时测量高度角。

D4:M1910式“战壕斧”实际上是种“小斧头”(hatchet)——斧头(axe)为双手操握,“小斧头”(hatchet)则是指单手操握的斧子类工具。这种工具通常用来清理射击区以及挖机枪阵位时刨除植物的根茎。M1910式斧子套分为图中所示的美国造(左)和较粗糙的英国造(右)版本。

D5a和D5b:装M1928A1型汤普森冲锋枪的50发装弹鼓(D5b)的背包(D5a)。这种背包配有背带和可以穿腰带的环套,不过早期装备的这种背包由于来自商业库存所以缺少背带。战争中,50发装弹鼓被逐渐淘汰,因为它与M1式或M1A1式汤普森冲锋枪并不匹配。

D6:这种5联装冲锋枪弹夹包可以装M1928A1式汤普森冲锋枪的5只20发装弹夹;这些弹夹包也可以装M1或M1A1式汤普森冲锋枪所使用的30发装弹夹。

D7:可以装M1式或M1A1式汤普森冲锋枪以及M3式“黄油枪”(它们的弹夹与汤普森冲锋枪的不能互换)的3支30发装弹夹的三联装冲锋枪弹夹包。

D8:带背带的弹药包可以装6支汤普森冲锋枪或M3型“黄油枪”的30发装弹夹。

D9:织物材质的1英寸(2.54厘米)宽机枪和弹药织物携行带,它带有可调节扣别和方格形调节扣,可以用来携带机枪、弹药箱和7夸脱装的M1和M1A1型水箱。弹药箱和水箱两端的手柄末端可以用背带挂住然后用肩背方式携带,在装载弹药和水时,弹药箱和水箱会垂在臀部位置,然后用手稳住。每名轻机枪和重机枪的弹药运输员都会装备一条这样的背带。

D10:M1型弹药背包正好可以装3枚60毫米或81毫米口径的迫击炮弹或是两箱M1型弹药箱,每只箱子里可以堆叠进一条250发装弹链。机枪弹药运输员会装备2只这样的背包,但通常一只包里只装一个弹药箱,以为如果满装,四箱弹药箱的重量会达到88磅(约40公斤)。

D11:M1型弹药箱和伸出箱子的250发装点30口径的机枪弹链;弹药箱的长宽高尺寸为10.75x7.25x3.75英寸(27.3x18.4x9.5厘米)。机枪织物弹链在1944年末之前都是白色的,之后采用的则是橄榄棕色。这种可拆卸的金属弹链最初是供飞机使用的,但地面部队在1944年年末也开始得到这种装备。

二战美军单兵装备详解,不亚于同时期德军。

E:步兵军官装备 欧洲战场

这里展示的大部分装备虽然是供军官们携带的,但实际使用并不限于军官,因为许多特种士官和士兵也会拥有同样的物品。

E1:战争早期的这名第9步兵师的少尉(注意他头盔上的黄色竖杠和野战夹克左袖子上的臂章)装备点45口径的M1911A1式柯尔特手枪,手枪装在位于右胯部的M1916式手枪套里。三种样式的双联装弹夹包中的任何一种都可以佩戴在M1936式手枪腰带或左轮手枪腰带的左前方;这名军官佩戴了一只老式的M1918式弹夹包,战争中这种装备一直在使用。必要的装备、个人物品以及口粮都装在M1936式野战背包里。图中的角度让这种背包隐藏看不到,但可以看到它的背带挂钩穿过肩头与M1936式背带前端的D型环扣在一起。

E1a:手枪腰带左侧末端固定的一只“M1912式”双联装织物手枪弹夹包,它在整个战争期间都在使用。

E1b:位于本图底部的这种M1923式手枪弹夹包是战时的标准装备,它带有单个按扣,按扣位于两只弹夹口袋中间的位置。

E2:1942年至1943年,点30口径的M1式卡宾枪取代手枪成为大多数军官使用的武器。这名第36步兵师的中尉(注意头盔上的白色竖杠和位于另一种采用侧开口口袋盖的野战夹克上的臂章)在手枪腰带上佩戴两个早期式样的双联装卡宾枪织物弹夹包,而他的卡宾枪的枪托上还固定着第三个这样的弹夹包。依据兵种不同,装备卡宾枪的个人会配备一到五只这样的弹夹包。另外,这名军官还在背带上固定一只TL-122B型手电筒。

E2a:手枪腰带的左侧末端安装了两个后期版的M1式卡宾枪弹夹包/步枪弹药包,每一个可以装2支15发装卡宾枪弹夹或是2只8发装的步枪弹夹。这种包的底端有两个隐约可见的孔眼,可以看到一只M1942式急救包的双挂钩通过这种孔眼与其中一个弹夹包连接在一起。

E3a:配有最初版背带且包盖盖上的M1938式文件包,包的尺寸为11.5x9英寸(29x23厘米)。

E3b:包盖打开的M1938式文件包以及里面带铝制边缘袋子的网格地图套。这只包搭配后期版通用功能背带。

E4:本图底端位置的这只可卷起来的帆布地图包是装备给参谋军官的。

E5:装备给军官和大多数高级士官以及准尉的M1938式透镜磁罗盘及其防水防毒气包。

E6:装备给步枪连的班长和副班长以及通信员、驾驶员和所有伞兵的充液体的腕式罗盘。

E7a-E7e:美国陆军装备了14种型号的双筒望远镜。步兵和炮兵部队通常使用的是:6x30倍的M3型(E7a)和M13型(E7b),与它们搭配的是M17型望远镜盒(E7c);7x50倍的M17型望远镜(E7d)则使用M44型望远镜盒(E7e)。

E8:从左至右的手电筒依次为:金属制的7英寸(约18厘米)长的TL-122A型(20世纪30年代);最常见的TL-122B型(1943年);TL-122C型以及TL-122D(都是1944年装备)。这些手电筒都使用2枚BA-30型D号电池。使用者经常会把Lucky Strike牌香烟盒上的红色商标裁下来装在TL-122C型手电筒上作为临时的红色滤镜使用。

二战美军单兵装备详解,不亚于同时期德军。

F:丛林装备,1944年 太平洋 东南亚及缅甸战场

尽管美国陆军在大战前在巴拿马和菲律宾有丛林作战的经验,但很快他们就意识到自己的准备是不足的,无论是所罗门群岛、新几内亚还是其他的南太平洋和西南太平洋岛屿莫不如此,于是新的丛林特种装备被匆忙开发出来,其中一些根本不适合前线使用。另外,按新的生产标准生产的野战装备采用了可以更好地防潮以及防霉变与防真菌生长的材料和生产工艺。

F1:图中的几个迹象表明这名第24步兵师的中士正在进行战场训练而非实战,比如人字斜纹布衬衫的黑色颜料画上去的军衔徽章之上是全彩色的师徽,而头盔不是裸露的M1式钢盔(尽管有些人在上面用漆料涂上了伪装迷彩)而是装上了由带子固定的迷彩套子。士官的M1A1式汤普森冲锋枪并非步兵的制式武器,它在近距离内非常有效,但面对浓密的灌木丛和竹林则欠缺穿透力,并且它的枪声可能会被误认为是日军轻机枪发出的声音。1942年开发的丛林包的指定名称为M1943式野战包,但它在装载能力、耐用性和舒适性方面存在很多问题。装在M6式刀鞘里的一支M3式战壕刀与一把装在套子里的M1943式组合功能挖壕铲都固定在背包上。中士的手枪腰带上携带着一只三联装的冲锋枪弹夹包、一只M1942式急救包和两只M1910式水壶(从图中的角度上述大部分物品都看不到)。另外,中士的茶色织物装备还被胡乱涂上了一些绿色颜料。

F2:M1944式防蚊头罩也被狙击手拿来作为伪装装备使用。M1942式防蚊头罩则通过两端的拉绳收紧,其中顶开口可以下拉箍住头盔或帽子的边缘。

F3:丛林吊床在1943年开始装备;它带有一套防蚊网和一面遮雨棚,而后者的四角可以绑在水平切平的树枝上。这种吊床与包含附件在内的帐篷片段(pup tent)的重量差不多,搭建的时间也与搭一个帐篷的时间相近。当然它并不适合在前线使用,因为睡在上面的人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从里面出来,这是很危险的。

F4:这是带有织物内衬由合成橡胶制成的1942年版充气浮囊,它是又一种在实践中毫无效用的“好点子”产品。这种成对装备的物品尺寸为14x8英寸(约35.6厘米x20.3厘米),同时带有6英寸(15.2厘米)长的充气管,在穿越溪流时它们被塞在衬衫里以提供浮力。然而,它们很容易在衬衫里来回串位置,或者干脆从衬衫里“跑”出去;实际用途上,它们更多是作为充气枕头或吉普车的坐垫。

F5:防水火柴罐,2.68英寸(约15.2厘米)长,可以放约20根火柴。这种装备在任何战线上都可以使用,但在热带战场上的使用最多。另外还有一款罐子帽上带有指南针的版本。

F6:TL-194型丛林手电棒,4.5英寸(约11.4厘米)长,使用一节电池。它可以被用来标记战线后方的踪迹以及关键位置点,比如指挥所和补给点。

F7:早期版本的2夸脱装可拆卸“丛林水壶/水壶套”:左图为背面,展示用来固定在腰带上的挂扣,右图为正面,螺旋水壶帽已经打开了。

F8:拥有22英寸(约59厘米)长闪亮刀刃的M1939式砍刀及其皮刀鞘。实践证明这种过长过宽的砍刀并不适应浓密的丛林环境。

F9:采用人造树脂内衬的防水丛林食物袋,收纳状态时尺寸为12x8英寸(约30.5厘米x20.3厘米)。它与丛林包和背包一起配发,用来保证食物和个人物品的干燥。

F10:18英寸(45.7厘米)长的M1942式双刃砍刀及配套的帆布制、塑料制和皮制刀鞘。每支步枪班、机枪班和迫击炮班都会配发一把。

F11:可卷起的M1型个人丛林急救包,未卷起时尺寸为22x9英寸(约55.9厘米x22.9厘米);它必须卷起来装在背包里,所以使用不是很方便。这里面的其中一些药物数量过多,结果就是很多在使用之前就已经过期了。

F12:较轻的尺寸为4.75x4.25x2.4英寸(12.1x10.8x6.1厘米)的M2式急救包,它通常固定在腰带后侧便于取用的位置。

二战美军单兵装备详解,不亚于同时期德军。

G:各种各样的特种装备

G1:1944年末开始供应的带防水套的绰号“木乃伊袋”的睡袋。

G2:军事警察的皮腰带组合,其中包括M1916式驻军腰带、背带、手枪套挂带、M1916式手枪套以及弹夹包和急救包。

G3:M2式弹药包——一种前后带口袋的罩袍式背心。每个弹药包可以携带3枚81毫米口径迫击炮的炮弹(如图所示),也可以携带4枚60毫米口径迫击炮的炮弹或是4枚60毫米口径巴祖卡火箭筒的火箭弹,再或是250发装的子弹箱。

G4: M6式携行包,可以装3枚60毫米口径的巴祖卡火箭筒的火箭弹。1944年最初装备的版本只靠按扣闭紧包盖。

G5:装在水壶套里的M1917式水壶的正面(上)和M1941式水壶的背面。它们主要装备给机械化骑兵、坦克部队和自行火炮部队,可以挂在车辆的行李架上。M1917式水壶还有用织物背带取代皮带的版本。

G6:M1938式钢丝钳和钳子套;钢丝钳可以抗5000伏的电压。

G7:有6种尺寸的矩形“特种任务防水包”,它们用来装可以保护通信器材的装备、医疗用品或是两栖行动中使用的炸药。图中的例子尺寸为12x7.5x7.5英寸(30.5x19x19厘米)。

G8:行李包,士兵的“旅行箱”,平整后尺寸为37x18英寸(94x46厘米)。

G9:M1932式餐盒搭配M1926式餐具。战斗中大多数士兵都只是简单地携带一只勺子来吃他们的K号和C号口粮。

G10:装备给山地部队和极地部队的1942年版背包的背面(左)和正面(右),与之搭配的是钢管框架。

G11:M1926式救生腰带是美国海军采购的,之后则提供给做两栖攻击的部队。它可以通过两只二氧化碳罐进行部分或完全充气,同时也可以用嘴吹来作为备用的充气方式。本来是要求穿在腋下的这种装备往往只是围在腰部,因为用前一种方式,全副武装的士兵可能会因为头重脚轻而翻倒无法站立,从而面对溺毙的危险。

G12:M1935式铺盖卷是装备给军官的,但许多装甲战斗车辆的乘员也得到了它们。展开后,铺盖卷的尺寸为76x28英寸(193x71厘米),卷起时,它的直径依据里面装的睡袋、毯子和服装的多少而异。铺盖卷两端的折叠袋可以用来存放备用衣物、洗漱用品和个人物品。

二战美军单兵装备详解,不亚于同时期德军。

H:战斗医务兵的装备

医务人员在他们的左袖上佩戴带有日内瓦红十字和戳印号码的白色袖标,同时携带特别的身份识别卡。在意识到袖标不够显眼后,1943年中期,西西里岛的医务兵的头盔上开始出现白色背景的红十字。这些标记直到战后才成为正式的官方标记,当时并没有标准的样式、大小或位置的规定;白色背景可能是方的,也可能是圆的,或者只是简单地画出日内瓦十字的白色轮廓,而全白色头盔上画红十字的情况也是存在的。另外在太平洋战场上,为了避免日本人的蓄意攻击,医务兵很少展示红十字头盔标记或袖标。

H1:这名1943年时第1装甲师的四级技师携带医务兵装备,其中包括了M1932式医疗包,图中它们因为底部被绳带束起而形成较短的结构;这些医疗包通过M1920式背带(这些背带有时也被丢弃掉)支撑,末端织物材料的窄条鞍型环背带穿过医疗包上角的扣带和背面的环套。另外背带前端还别着一只TL-122C型手电筒。在地中海和欧洲战场上的医务兵、担架手和其他得到日内瓦公约保护的医务人员通常不配备武装,但他们是被允许保护自己和自己的伤员的,所以这名医务兵携带了一只M1911A1式手枪。在太平洋战场,大多数医务兵都会携带手枪或M1式卡宾枪。

H2:这是大约1945年时的一名五级技师,他在袖子上展示着第75步兵师的臂章,并拥有与图H1人物相同的医疗装备,不过因为绳带打开的缘故,他的医疗包展开并呈现出完整的结构,这也是这种包最常见的携行状态。大多数物品都装在医疗包的内置口袋里,官方规定的物品表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所变化,实际上大多数医护人员是根据自己经验要求所需物品的。大多数医务兵还携带了一只额外的水壶以便为伤员提供足够的用水。医疗包内的典型物品展示在下方的图中(部分但并非全部)。医疗士官和医务军官也拥有类似装备,但军官们只有一个背包。

H3:较短的右手的医疗包里可能包括了8只野战止血包、2条担架携行带和一册紧急医疗标签以及一支笔。

H4:延展状态下的右手医疗包可能包含氨醑、碘酒棉签、胶布、12卷3英尺x12码(7.6厘米x11米)尺寸的纱布卷、3条三角绷带、剪刀、钳子和安全别针。医疗包里面还经常装额外的止血包、止血带和吗啡注射器。

H5:12个单位装的车载急救包箱,每四辆非装甲车辆就会配备一个,它的尺寸为11x4.5x2.5英寸(28x11.4x6.4厘米),里面包括各种纱布、止血袋和绷带、烧伤和眼伤敷料套装、碘酒棉签、氨醑、剪刀以及镊子。所有装甲战斗车辆则都配备一套24个单位的这种装备。

H6:士兵们会装备一个带有8个或12个3.5x2英寸(8.9x5.1厘米)磺胺药剂(如图所示或被称为“负伤药片”)的盒子,它们搭配大量的水可以减少伤员的感染机会。

H7:包含针头的0.5格令吗啡注射器是标准的紧急麻醉注射设备;盒子的长度为2.5英寸(6.4厘米),上面印有“Solutionof Morphine Tartrate/WARNING: May be habit forming.”(酒石盐酸吗啡溶液/警告:可能会成瘾)字样。

回复 顶0
首页社区军事动漫
分享:

回复楼主:

热图推荐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