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二战巴西远征军

二战巴西远征军

A1:上尉,第4步兵团,圣保罗,1943年

1934年,20世纪第一个十年中开始采用的土黄色制服被图中这种橄榄绿色制服所取代,图中展示出两种色调的“橄榄绿色”——上衣的较浅色和上衣面饰与马裤所采用的较深色。这名上尉连长拥有全套行军序列着装和装备,他穿二战前的标准常服/战斗制服,与之配备的是根据英国的设计由巴西生产的“米尔斯”(Mills)式织物装备。私人裁剪的上衣的领角上,白色丝线绣制的交叉步枪上叠加手雷图案的徽章是他作为步兵的身份象征。可拆卸的肩章牌上的三颗白色金属星徽代表了他的军衔;每颗星徽的中央为居于椭圆形背板上的蓝色珐琅质“南十字星座”图案(校官的这种星徽居于黄色金属制旭日图案徽章之上)。他的武器是一把柯尔特M1911A1型手枪,这是巴西在1937年进口的,而米尔斯式手枪套上拥有一体式的手枪弹夹袋设计。阿德里安式头盔实际上是木芯材质的,它带有皮条编成的深棕色脖带和椭圆形金属帽章,帽章采用绿黄蓝国家三色,中心的蓝色部分带有“南十字星座”图案。上衣的剪裁在海外时得到保留,只是徽章式样小有改变,但马裤、头盔、靴子和织物装备都将被替换,而金属制军衔星徽也被丝绣版取代。图中人物着装依据的资料是1942年出版的《陆军军人制服规章》(Regulamento de Uniformes do Pessoal do Ecercito)。

A2:下士,出行服,里约热内卢,1944年3月

这名下士的形象取材自巴西远征军第一梯队登上美国运输舰“曼恩将军”号时的一张照片。他穿M1934式斜纹棉上衣,左臂上佩戴的是专为巴西远征军设计的带“BRASIL”(巴西)字样的盾形章,两臂上还佩戴着蓝色军衔V字章。他穿的斜纹棉裤子的橄榄绿色相比上衣更深,裤子裤脚垂在黑色皮靴外面,这种典型的巴西远征军式样的矮腰靴采用加厚鞋尖设计。另外棕色皮腰带配平面圆形铜扣。基本上由第6步兵团所组成的远征军第一梯队登船前往海外和到达时穿的都是这套“A型”制服。随后启程登船的梯队穿的制服是“B-1型”夏季斜纹棉战斗服。

A3:巴西远征军牧师,军官版华达呢制服,里约热内卢,1944年

来自其中一支远征步兵营,委任军衔为中尉的这名牧师穿“C型”华达呢军官制服,这种服装高级士官也被允许穿着。腰带也是华达呢材质的,腰带内衬为皮革材料;军官版的暗黄铜色腰带扣中央呈现被咖啡和烟草叶(这是这一时期巴西最普通的出口品)环绕的南十字星座图案的浅浮雕。基督教十字图案绣在翻领上,肩章和船形帽上的一对白星代表了军衔。巴西远征军总共拥有30名罗马天主教牧师和12名新教牧师,这反映出了巴西的多民族起源。

二战巴西远征军

B1:步兵列兵,里约热内卢,1944年3月

在里约接受训练的这名步兵穿基本型的“B-1型”夏季斜纹棉战斗服,它包括浅橄榄绿色衬衫和裤子以及巴西版的美式“戴西·梅”(Daisy Mae)杂役帽。由于原型照片摄于“北美式”织物装备列装之前,所以他的装备仍为战前的“米尔斯”式腰带以及背后交叉的背带,两组四联装弹夹包与之搭配。黄铜色圆形腰带扣上带有字母缩写EUB(也戳印在弹药包上),这代表着这个国家的全称“巴西合众国”(Estados Unidos do Brasil)。在黑色矮腰靴之上他还穿了一对巴西远征军的三扣带帆布护腿,这种巴西造护腿与意大利的环境并不相称因而未曾使用,而美国的M1938式护腿在巴西远征军抵达意大利之后很快就装备了。士兵的武器是一支7毫米口径的M1908式毛瑟步枪,虽然是德国造但上面戳印着巴西人的盾形纹章。

B2:三级中士,里约热内卢,1944年5月

这名三级中士穿一件式斜纹棉工作外套,这是装备给远征军每名士官和义务役士兵的基本装备中的一部分;虽然是为了多种非战斗任务而配备的,但在前线它们有时也被使用。这种无领服装带三颗前襟纽扣和带扣子的一体式腰带,两条大腿前部还各有一只开口处用扣子扣紧的口袋。他还戴了一顶帽边向上折起的巴西人的“戴西·梅式”帽,在远征军离开训练营到达意大利之后这种帽子就很少看到了。注意他的“北美式”手枪腰带配的是英国的37年版腰带扣,“BRASIL”(字样)印在了野战包上,显然这是受美国产品影响的本土制造的产品。穿在矮腰黑皮靴外面的护腿是带三条绑带的深绿色版本,到了意大利之后就很少能见到它们了。

B3:义务役军人用冬季制服,里约热内卢,1944年11月

本图清晰表现出巴西远征军制服过时的特征。这名可能正准备登船的新兵营列兵戴船形帽,在出行服上衣(见图A2)外面穿“B-2型”制服中的宽松的毛料外套。几乎所有的人到了意大利之后都将外套裁短至腰部并使用额外材料给它增加了胸部口袋,让它们看起来像英国的1937年版“战斗服上衣”和美国的1944年版“艾克夹克”。虽然由粗糙的橄榄绿色厚毛料制作,但这种服装不足以保护穿着者应对意大利严苛的冬天。实际上,橄榄绿色毛料呈现出发灰或发绿的不同色调,有时甚至可怕到与德军制服的颜色相近。

二战巴西远征军

C1:二级中士,第6步兵团,意大利瓦达(VADA),1944年8月

图中描绘了作为排一级中士的这名二级中士正在瓦达训练区接受最后的考核。他穿橄榄绿色斜纹布夏季战斗衬衫和裤子,这套服装在迪斯尼动画片《西班牙三绅士》上演之后因颜色像其中的鹦鹉而得到“泽卡里奥卡”(Ze Carioca,鹦鹉的名字,译者注)的绰号。中士还得到了美国的M1式头盔、M1938式织物护腿和M1式卡宾枪,这是在欧洲登岸后从美国第5军手中得到的库存。带有“BRASIL”(巴西)字样的盾形章只佩戴在左臂上,它的下面的军衔徽章同时缝在衬衫的两只袖子上——图中这里自上而下是三条蓝色/一条白色/一条蓝色V字章加一只白色的步兵兵种徽章。士官的军衔徽章有时也以四分之一尺寸画在头盔盔壳和衬套上。他的野战装备包括巴西版的M1928式背包(在装罐头的口袋上戳印着“BRASIL”字样)和巴西远征军用手枪腰带,腰带上固定着装M1卡宾枪弹夹的弹夹包和美国的罗盘包。

C2:列兵弗朗西斯科·德·保拉(FRANCISCO DE PAULA),第2榴弹炮营,意大利,1944年9月

这名炮手——他提供给我们1944年初期败落时普通巴西士兵的代表性形象——要将写有风趣的自夸字样“A COBRA ESTA FUMANDO”(抽烟的眼镜蛇)的炮弹装填进他的105毫米口径M2型榴弹炮的炮膛中,这是对希特勒言论的回敬,并发出一个信号:将有更多的巴西士兵在欧洲战场上战斗。他戴M1式头盔,穿巴西远征军的毛料战斗衬衫,衬衫下摆掖在与之匹配的裤子里;他还穿戴着美制护腿与巴西远征军的军靴以及手枪腰带。

C3:列兵,第6步兵团,瑟奇奥山谷(SERCHIO VALLEY),1944年10月

在该团最终部署于加尔法尼亚纳(Garfagnana)地区时,第6步兵团第1营接受命令向卡斯泰尔诺沃(Castelnuovo)推进。图中这名离开集合区的士兵装备一支M1903A3斯普林菲尔德栓操步枪,这是巴西步兵最普遍装备的武器。战役的这一阶段巴西人还没有穿上他们的晚期版本的改良制服,毛料战斗服衬衫和外套只是简单地掖在裤子里。除了面料的重量,照片中两种服装最容易的分辨之处是老款上衣的长度较长并且明显地领子更尖。毯子以流行的马鞍形方式卷起。除了携带额外弹药的美国的通用多功能包以及钩在腰带上的M1943式挖壕铲之外,他的织物装备都是巴西制造的。在巴西造的靴子外绑的是美国造护腿,棕色的巴西远征军版毛料短袜袜口卷起翻在护腿外面。

放大图:第1远征军步兵师在1944/45年冬天使用的“吸烟的眼镜蛇”图案臂章。这种臂章由几家大多来自佛罗伦萨的地方制造商制造,各家的产品在细节上都有一些容易辨别的不同之处。他们有时也使用丝绸和金银线材料制作的特别为出行服使用的华丽版本。

二战巴西远征军

D1:埃尔纳尼·埃罗萨·达·席尔瓦(ERNANI AYROSA DA SILVA)上尉,第6步兵团,意大利巴尔加(BARGA),1944年10月

图中的埃罗萨上尉在浅橄榄绿色斜纹棉衬衫(全开襟并用纽扣扣紧)外面穿未经任何修改的军官版毛料上衣。徽章仅限于绣在肩章上的三颗军衔星徽和左臂上的“BRASIL”(巴西)字样盾形章。相对较深的橄榄绿色毛料战斗服裤子普遍装备给各级别军人。他配备的手枪腰带和手枪套属于“北美式”织物装备,此外还搭配着美国的M3型军刀。靴子是美国1943年版双扣别军靴的巴西制造版;与美国的原始版不同,巴西远征军的版本增加了加厚鞋尖设计。军官们有时会在头盔上加上军衔星徽,最初是绘成白色的,之后根据1945年3月的规定改为蓝色;不过,之后的战争中两种颜色的这种标志一直同时存在。

D2:勃朗宁自动步枪手,第1步兵团,Torre di Nerone,1944年11月

依据美军的装备编制表,每个12个人的巴西班装备一支勃朗宁自动步枪。在前线的第一次交火中前进占领阵地的这名黑人勃朗宁自动步枪枪手穿美国的M1938式大衣,这种大衣1944年末开始被巴西远征军广泛使用以弥补巴西后勤部门在提供合适的冬装问题上的失误;注意它与穿在里面的发绿的“橄榄绿色”制服形成颜色的对照。他还采取了将泥巴糊在M1式头盔上的伪装措施,头盔下面是一顶保暖用的国内织造的巴拉克拉瓦式套头毛线帽;另外他的鞋具为美国的带四条扣带的织物鞋面套鞋。织物装备部分为巴西制造——比如水壶套和急救包,但勃朗宁自动步枪的弹药包腰带则是美制的。

D3:巴祖卡(Bazooka)反坦克火箭筒操作手,第1步兵团,蒙泰卡斯泰洛(MONTE CASTELLO),1945年2月21日

来自第1步兵团的这名巴祖卡操作手拥有日本血统;他装备一台M1A1式火箭筒、自卫用的一把M1911A1式手枪和一把M3型军刀以及Mk II型手雷。在巴西人的毛料制服外面他穿M41“牧师式”野战夹克——这里出现了早期的使用师徽臂章的实例——与夹克搭配的是美国的M1938式护腿和巴西远征军的黑色军靴。这是美国和巴西元素最有代表性的组合,意大利战役中的穿着大都如此。

二战巴西远征军

F1:少尉飞行员,巴西空军第1战斗机中队,比萨,1945年

根据生于弗吉尼亚州诺福克的一位巴西外交官后裔,后备飞行员阿尔贝托·马丁斯·托雷斯(Alberto Martins Torres)少尉的一幅照片描绘了此图。1943年7月31日,驾驶一架PBY卡塔琳娜水上飞机的他击沉了已经被美国海军的一架PBM“水手”(Mariner)水上飞机和一架巴西空军的洛克希德哈德森飞机击伤的德国潜艇U199号。在意大利他完成了99次战斗任务,这是巴西飞行员的最高记录。

和巴西远征军陆军一样,巴西航空人员的穿着也混合了美国和本国的服装,但在最冷酷的冬天他们的大多数飞行着装都是来自美国。B-10型飞行夹克非常流行,但图中穿在巴西造飞行外套外面的是B-3型夹克,鞋子则是美国陆军的翻毛野战鞋。人物右侧的放大图是左胸前佩戴的第1战斗机大队的“Senta a Pua”徽章,相当于巴西人的金质飞行员飞翼章。徽章上展示一只战斗的鸵鸟图案——据说这种鸟能吃掉任何东西;下方的文字“Senta a Pua”是一句口号,大意为“狠狠的打”。托雷斯可能是这一时期仅有的徽章上带有高射炮弹爆炸图案的人。他的左袖子顶端是展示黑色“BRASIL”字样的土黄色底黄绿两层边的弧形铭条章。飞行员的围巾为飞行小队的标志色;最初这支中队拥有四支小队,之后因为人员伤亡减少到3支。

F2:中尉瞭望员,巴西空军第1联络和观测中队,意大利SUVIANA,1945年2月

这名陆军炮兵中尉是11名作为第1联络和观测中队的航空瞭望员的人员之一。图中他穿美国的A-2型飞行夹克和美国的飞行外套,伞具连接着S-5型坐式背包降落伞。他的船形帽上的两颗星代表了他的军衔。“纳塔尔”式靴子在顶端和脚背位置带有扣带;源自民用版本的这种靴子在巴西远征军的军官中间流行起来还要归功于最初带头使用它们的在巴西的美国陆军航空队的飞行员们。

F3:一支步兵排的医务兵,意大利MONTE SOPRASSASSO,1945年3月

根据美国陆军的方式,各师的每支步兵排都配备一名医务兵来为伤员提供及时的救治。他还负责检查冻伤和战壕足的伤病情况,这两种伤害在1944/45年冬天的亚平宁战场上非常普遍。虽然图中看不到,但他的头盔上手绘了4只带红十字图案的白色圆盘,左袖子上普遍佩戴的“BRASIL”(巴西)字样的盾形章之下钉着巴西制造的红十字袖标。毛料上衣被裁短了,裁下的部分改作成了两只胸前口袋。这种改良最初只是在意大利女裁缝帮助下的个人行为。罔顾师指挥官最初的反对,这种裁剪做法逐渐流行起来,到了1945年3月它已被整个巴西远征军正式采用;随后,作为对制服标准化的一项努力,在利沃诺的军需后勤仓库生产出类似这种改良款式的制服。人物的毛料裤子是带有两个前兜的巴西远征军标准的冬季制式,他的鞋具则是早期的带4条扣带的美国造全橡胶套鞋。野战装备包括了巴西造手枪腰带和水壶以及美国造的医疗包和背带。

二战巴西远征军

F1:少尉飞行员,巴西空军第1战斗机中队,比萨,1945年 根据生于弗吉尼亚州诺福克的一位巴西外交官后裔,后备飞行员阿尔贝托·马丁斯·托雷斯(Alberto Martins Torres)少尉的一幅照片描绘了此图。1943年7月31日,驾驶一架PBY卡塔琳娜水上飞机的他击沉了已经被美国海军的一架PBM“水手”(Mariner)水上飞机和一架巴西空军的洛克希德哈德森飞机击伤的德国潜艇U199号。在意大利他完成了99次战斗任务,这是巴西飞行员的最高记录。 和巴西远征军陆军一样,巴西航空人员的穿着也混合了美国和本国的服装,但在最冷酷的冬天他们的大多数飞行着装都是来自美国。B-10型飞行夹克非常流行,但图中穿在巴西造飞行外套外面的是B-3型夹克,鞋子则是美国陆军的翻毛野战鞋。人物右侧的放大图是左胸前佩戴的第1战斗机大队的“Senta a Pua”徽章,相当于巴西人的金质飞行员飞翼章。徽章上展示一只战斗的鸵鸟图案——据说这种鸟能吃掉任何东西;

二战巴西远征军

G1:担架手,第1医务营,蒙特塞(MONTESE),1945年4月

这名士兵属于担架排的一名成员,师属医务营有三个伤员集中连,这些连队中的担架排各有9支四人组的小队。图中担架手戴着只在前后两侧显示红十字标志的头盔,穿毛料战斗衬衫和裤子、美国造护腿和巴西造的黑色皮靴,装备美制医疗包和背带。4月中旬在蒙特塞的战斗中,由于巴西人师的伤亡接近500人,使得这些连队的表现非常抢眼。

G2:列兵,第9战斗工兵营,蒙特塞(MONTESE),1945年4月

依照美军的编织装备表,巴西师中配备了一支战斗工兵营。正在对蒙特塞镇和临近山地进行突击作战的这名突击工兵操作的是营中三台SCR-625型扫雷器中的一台。他的头盔左侧蜡贴着工兵徽章——蓝色的“城堡”图案(见右上方放大图)。在普通的巴西造服装外面他穿的是美国造冬季战斗夹克和带前护裆的套裤。巴西师中的步兵和战斗部队人员钟爱夹克一类的服装,但这些服装并不容易得到,因为后方部队总是将最好的物品最先挑走。这名士兵在这件野战中并不常见的夹克的左上臂位置缝上了他的师的徽章。

G3:三级中士,宪兵连,福尔诺沃(FORNOVO),1945年4月

巴西师的宪兵排由圣保罗平民警察部队中招募的志愿者组成。当巴西远征军后备队抵达意大利后,宪兵的规模扩大为一个连,增加的人手从新补充的兵员中招募。M1式头盔上展示着宪兵的特有标志(见人物左下方的放大图):环绕两侧和后部的红色条纹、右侧美国第5军的徽章和前端白色字母“PM”(宪兵)之间的巴西彩色国旗徽章。他的冬季战斗夹克和双扣别靴子都是美国制造的;从美国夹克上方露出的巴西造毛料上衣的领角上可以看到浅灰色的交叉的手枪图案的兵种徽章。“抽烟的眼镜蛇”图案徽章佩带在左臂蓝色军衔V字章和美国造深蓝色底白色“MP”字样袖标之上。他的武器是一支M1式卡宾枪和一把M1911A1式手枪,后者装在美国造M1916式皮制手枪套里,手枪套则挂在巴西造手枪腰带上。

二战巴西远征军

H1:少尉,出行服,佛罗伦萨,1945年3月

在佛罗伦萨,处于非任务状态的这名少尉排长穿相比军官版上衣长度缩短至腰部的夹克和美国的双扣带靴,戴船形帽。白色丝线刺绣的军衔星徽出现在肩章和船形帽的左前方。他刚刚从意大利当地的街头商贩手中得到他的“抽烟的眼镜蛇”图案的左臂臂章。像常服那样,兵种徽章——比如步兵的就是步枪与手榴弹组合的图案——有时候绣在上衣领角上。

H2:步兵下士,巴西圣保罗,1945年8月

这是1945年夏举行的归国阅兵式上巴西远征军老兵的典型形象。根据阅兵规章他们戴钢盔,穿斜纹棉衬衫和毛料裤子,配备轻便装备。穿在一件轻质棉衬衫外面的斜纹棉战斗衬衫重新裁剪成美国的“艾克夹克”式样。师徽、军衔V字章和美国铜星奖章及其略章都出现在他的身上;二战期间总共有163名巴西人赢得了这种奖章。战争末期开始,新入伍的军人也开始佩戴美国第5军的臂章,这之前,这只是反对这样做的唯我独尊的军官们享有的一项特权。另外,下士的V字军衔章也画在钢盔上。

H3:列兵维森特·格拉塔戈里阿诺(VICENTE GRATAGLIANO),第6步兵团,圣保罗,1945年

维森特·格拉塔戈里阿诺(1919年-2007年)是巴西远征军征募的几千名巴西青年中的一员,图中表现的是他回到家乡时的形象。他所穿的改良版出行制服与之前提供给巴西远征军的版本几乎完全不同。橄榄绿色外套短的像件夹克,上面展示着他于1945年1月和3月作为勃朗宁自动步枪枪手在行动中所获得的银星奖章的略章。无图案的黑色纽扣被带有南十字星座浮雕图案的军官式合成材料纽扣所取代。格拉塔戈里阿诺还完好无损的保留着他的一条冬季战斗服裤子,作为出行服来使用的这条裤子与巴西远征军的黑色皮靴和美国的M1938式护腿相搭配。他胸前露出的白色T恤分为带袖和无袖的两种,颜色则还包括棕色、橄榄绿色、灰色和黑色。总共有30名巴西远征军成员赢得了银星奖章。战争临近尾声时巴西人开始得到他们自己国家的奖章:一级和二级的战斗十字奖章(Cruz de Combate)、授予伤员和阵亡将士家属的流血勋章(Medalha de Sangue)以及普遍授予各级别军人的战役奖章。大多数巴西人只是在战争后多年才得到了与战斗相关的奖章,因为正规军对从平民中征募的义务役军人的奖章授予极为限制。

回复 顶1
首页社区军事动漫
分享:

回复楼主:

热图推荐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