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大

兴平元年(194年)三月爆发“长平观之战”西凉集团大败亏输致使“遂、腾走还凉州”,不久李傕下诏赦免了马腾集团(《资治通鉴》:壬申,腾、遂勒兵屯长平观。邵等谋泄,出奔槐里。傕使樊稠、郭汜及兄子利击之,腾、遂败走,还凉州。又攻槐里,邵等皆死。庚申,诏赦腾等。夏,四月。以腾为安狄将军,遂为安降将军。)。韩遂一听“以腾为安狄将军,遂为安降将军。”估计当时气乐了(这里面的信息量太大了)-----------好你个李傕,人家南郭处士滥竽充数知道不吹出声来,你小子(李傕应该比韩遂低一辈)倒好吹得呜呜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头草驴(黔驴技穷)。

虽说自卖官鬻爵起这高官显爵就没啥光宗耀祖的用途了,可再怎么说也算是“一个萝卜一个坑”,至少还能拿出来充充面子、摆摆排场吧(曹嵩躺枪)?但是经你这么一折腾(正如《后汉书》“会天子遣使者段训增虞封邑,督六州事;拜瓒前将军,封易侯,假节督幽、并、青、冀。”记载的一般,明显跨越了“一个萝卜一个坑”的底线。),好家伙直接“烂大街”!

得,跟他这种人就不谈什么“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类约定俗成,“安降将军”就安降将军吧,至少还能证明我韩遂已不再是草寇(两年前的192年即初平三年,《三国志》:“初平三年,遂、腾率众诣长安。汉朝以遂为镇西将军,遣还金城,腾为征西将军,遣屯郿。”PS:汉代这四种将军头衔从大到小排序为:四征、四镇、四平、四安。),可你封我这么个“安降将军”是什么鬼?如果说你李傕真的信不过马腾(东施效颦,想仿效蔡邕、董卓、王莽、吕布跟我掉书包呢!?那我得好好教教你怎么玩,不然可真的会被人瞧扁了去。PS:韩遂本名韩约,字文约。光和元年即178年,九月,金城太守殷华在任上去世.,韩约因为是殷华的故吏,于是与江英等追送殷华的遗体到遐邱,刊石纪念其功勋~~~文采可刊石,武可统十万雄师,视张温、皇甫嵩为草芥;李傕,呵呵,连独当一面在董卓眼皮子底下带几万人马侧击酸枣的资格都没有,李傕、郭汜等四人加一起在皇甫嵩等人眼里的分量还不及一个贾诩。),帮我找个理由替你除掉他,那可真行不通-----------这不是陷我于不忠不义吗(杀了他这么个“征西将军”,我还怎么活?百死难赎其咎~~~难道你也不肯征西、难道、、、、、、)?!这不是现阶段用得最多的离间计吗(无聊)?!这不是“鹬蚌相争渔人得利”最初级的版本吗[当马腾看到“以腾为安狄将军,遂为安降将军”恐怕会比我更警惕,甚至借故想方设法“欢送”我去益州~~~他跟刘焉已经造过反了,有机会自然不妨再来一次,一旦我主力进入渭水南岸的祁山附近,他们前后一包夹,我只怕死得比曹嵩更冤(人家那是为了摆脱困境,我这算是“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退一万步就算马腾没想法,刘焉账面上就有十来万人马,据险而守我怎么玩?靠荆州刘表?得了吧,“长平观之战”打了那么久,益州汉中郡的房陵、上庸、西城三县就在他嘴里、汉水的东岸,他有没有去分君忧、清君侧,191年就在那囔囔“焉有似子夏在西河疑圣人之论”,谁看不出来他和刘虞一直都是照着刘焉的葫芦在画瓢。再说,我有那么傻吗?我在凉州已经耕耘两三年了,从官吏、乡绅、郡望到管治凉州境内的羌人都已经有所成效、、、、、、他李傕鼓吹的“香馍馍”,那个遥封重许打下来也不属于自己的益州,我根本就不屑一顾!]!?

表面上看很吻合董卓“以德服人之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持政理念,实际上“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胆小如鼠无能至极----------如果不怕马腾兴风作浪,自然让他去收复益州,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如果怕马腾兴风作浪,那更应该派他去益州,二虎相斗也好、同流合污也罢,反正朝廷对益州鞭长莫及,何况防益州远比防凉州容易,渭水、秦岭前后两大险阻远比六盘山这一处强[从祁山一带去关中,后面不但有渭水,还有陈仓所在的六盘山脉,除此之外出汉中就剩那几条荒废了的栈道(不加修缮根本就不能让大军团使用,至于监视这种小事就算不交托刘表,他也会就像191年那次告警一样办得妥妥的。)。PS:蜀地自黄帝时期起就是流放罪犯的地方,前文有细述];反之,如果让马腾得到凉州,他跟刘焉的胆子岂不更大,实力岂不更强,战线(防线)岂不拉得越长、、、、、、

这种安置方式不也正是“驱虎吞狼(借刀杀人的加强版)”之计吗?跟赵岐处理刘虞的那个策略如出一辙。如果照那个方案来推理,刘虞的死是不是跟李傕有一定的关系(换句话说朝廷当时有几套招安的方案,马日磾遵循的那套是上策,受袁术牵制马日磾不得已让赵岐脱身出去实施中策,但是赵岐实际上走的是李傕私下交付给他的下下策~~~遥封重许的权宜之计。PS:马日磾跟袁氏关系非同一般,李傕怕他节外生枝、、、、、、)?!如果他跟刘表平定了益州,那刘表势必在世人和其他皇亲国戚眼中成为刘宏、袁绍、袁术、何苗、王允、牛辅的同类。

可汉室的江山社稷如今却只剩刘焉、刘表这两根顶梁柱了[《典略》:(是时,西州少谷,腾自表军人多乏,求就谷于池阳,遂移屯长平岸头。而将王承等恐腾为己害,乃攻腾营。时腾近出无备,遂破走,西上。)会三辅乱,不复来东,而与镇西将军韩遂结为异姓兄弟(一山不容二虎,李傕埋在凉州的罪恶种子早晚会发芽的)。]!就像191年那次告警一样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