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大熊的眼泪,不堪回首的格罗兹尼之战,死伤惨重还要被嘲笑。

2020/07/31 20:39 魔都特警 T大

第一次车臣战争中俄军打了一场非常吃瘪的战役——格罗兹尼之战,这场战役中俄军表现极其糟糕,本来气势汹汹的发动进攻,结果却不想作战表现令人大跌眼镜,战斗虽然激烈却是俄军付出了巨大代价,不但俄军至今不愿回首格罗兹尼之战,更成为了众多媒体争相嘲讽的对象。

一、俄军的进攻准备充足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车臣极端派系的残忍与恐怖行径,给当地平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俄罗斯也因此派出了军队进入奥塞梯——印古什地区驻扎,极端派系不断的袭击杀害俄军士兵和平民,干尽了令人唾弃的勾当。所以俄军打算来一次手术刀似的打击,一劳永逸的解决掉这些讨厌的家伙。于是制定了一个伞兵与机械化部队进军格罗兹尼的作战计划。

俄罗斯大熊的眼泪,不堪回首的格罗兹尼之战,死伤惨重还要被嘲笑。

在俄军进攻格罗兹尼之前,俄罗斯军队的态度是非常乐观甚至傲慢的,俄罗斯国防的将军们都持有麻痹乐观的态度。帕维尔·格拉切夫将军甚至认为,只要俄罗斯的空降兵小伙子们神兵天降,就能瞬间平息车臣内战甚至干掉那些威胁俄罗斯安全的极端武装分子,至多使用一个星期的时间,俄军的闪电战就能创造一个几乎不流血的胜利。时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也对“外科手术”式的打击非常感兴趣,因此批准俄罗斯联邦武装部队制定一个迅速进攻格罗兹尼的作战计划。

俄罗斯大熊的眼泪,不堪回首的格罗兹尼之战,死伤惨重还要被嘲笑。

俄联邦武装部队打算组建三个战斗群对格罗兹尼发动围攻,这三支战斗群分别是“北部战斗群”,“西部战斗群”和“东部战斗群”。其中北部战斗群下辖第81萨马拉步兵团,第90坦克师,第131机械化步兵旅和第276摩托化步兵团,这支部队由康斯坦丁·普里科夫斯基将军指挥,将从格罗兹尼北部发动进发,占领城市中央火车站,机场和总统府。

俄罗斯大熊的眼泪,不堪回首的格罗兹尼之战,死伤惨重还要被嘲笑。

而俄军东部战斗群下辖第255机械化步兵团,第74步兵旅,第33机械化步兵团,由尼古拉·斯塔斯科夫将军指挥,从城市东部进发占领城市东部高速公路和机场,堵住城市的主要出口,确保俄军控制机场获取后续的支援,而后朝市中心进发与其他部队汇合。

俄罗斯大熊的眼泪,不堪回首的格罗兹尼之战,死伤惨重还要被嘲笑。

俄军西部战斗群下辖第693机械化步兵团,第503步兵团,第237空降团,由伊万·巴比切夫将军指挥,部队将从城市的西部进发,沿着通往城市中心的高速公路前进,朝着市中心地区的火车站及周边街区前进,并最终与其他进攻部队在市中心汇合。

俄罗斯大熊的眼泪,不堪回首的格罗兹尼之战,死伤惨重还要被嘲笑。

俄军动用的部队光看番号的话都是精锐部队,实际上这些部队中虽然有一些训练有素的老兵,但是大部分都是才招募不久的新兵,许多新兵对与车臣之间的战争没有任何心理准备,更没有任何的战斗准备,很甚至不清楚自己去奥塞梯——印古什地区是去做什么,只知道去了可能会送命。于是,一些士兵因为惧怕前往冲突地区,干脆破坏了自己所在部队的装备,试图用这种方式逃避战斗,但是命令已经下发了,所以他们又不得不执行命令。

二、不堪回首的格罗兹尼1994年12月31日,俄军开始对格罗兹尼发动进攻,极端派系并不清楚俄军的人员规模和具体进攻计划,加上俄军拥有大量的装甲作战车辆和空中优势,所以这群极端派系打算在城内顽抗,通过通讯干扰和巷战来抵消俄军装甲力量的优势,并打算使用最残忍的手段搞一个大新闻来恐吓俄罗斯。

俄罗斯大熊的眼泪,不堪回首的格罗兹尼之战,死伤惨重还要被嘲笑。

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俄军方面却出现了一些小插曲,首先进攻部队之间没有统一的协调,进攻计划直到进攻发动前一刻才下发到各个部队的司令部,战术地图还是二十多年前的老旧地图。而俄军的无线电使用的是老旧的通讯频道,这给了车臣极端分子钻空子的机会,俄军进攻部队的通讯受到了干扰。加上俄军新兵太多,很多新兵采用明码通电的方式交流,结果就是俄军两眼一抹黑直接往对面挖的坑里跳了。

俄罗斯大熊的眼泪,不堪回首的格罗兹尼之战,死伤惨重还要被嘲笑。

更令人吃惊的是俄军在进攻时出现了更大的错误,新加入作战的第19机械化师竟然一动不动,没有任何进攻的意思,而第129步兵团的进攻毫无章法,一直在市郊和极端派系拉大锯,并没有取得什么明显的战果。只有北部战斗群取得了一定的战果,他们正在沿着公路向格罗兹尼市中心稳步推进。可谁也没想到,此时正有一个陷阱等待着他们。

俄罗斯大熊的眼泪,不堪回首的格罗兹尼之战,死伤惨重还要被嘲笑。

指挥第131摩托化步兵旅的阿纳托利·科瓦钦将军并没有发现自己的通讯已经被监听,他的部队正在按照预定计划朝着火车站前进。位于该旅左翼的第81萨马拉团的侦察部队却已经遭受了伏击,他们在大桥上损失了一辆坦克和一辆装甲侦察车,整支队伍都被堵塞在了大桥上,这导致了部队在无法前进也难以后退的尴尬局面,惊慌失措的新兵们无法应对这种突发情况,结果伤亡惨重。

俄罗斯大熊的眼泪,不堪回首的格罗兹尼之战,死伤惨重还要被嘲笑。

更加糟糕的是第81团的电台也受到了入侵,敌人伪装成战役指挥部发出了一条命令,要求第81团改道前往奥尔忠尼启则广场,结果稀里糊涂的第81团在广场上遭遇了猛烈的攻击,该团所属的坦克和装甲车辆几乎全被摧毁,人员也损失过半,许多试图投降的俄军士兵也被残忍的杀害。

俄罗斯大熊的眼泪,不堪回首的格罗兹尼之战,死伤惨重还要被嘲笑。

131旅在火车站附近也遭遇了伏击,旅指挥官试图通过无线电来寻求火力支援,但由于通讯遭到了干扰而未能成功,局面非常糟糕且混乱,运送伤员的车辆也遭到了敌人的伏击,被俘的士兵几乎全部被残忍的杀害。该旅直到撤出战斗时已经阵亡了789人,损失了122辆坦克和装甲车,几乎到了濒临全军覆灭的地步。

俄罗斯大熊的眼泪,不堪回首的格罗兹尼之战,死伤惨重还要被嘲笑。

俄军的地面进攻几乎全面失利,在各进攻部队在第一次格罗兹尼战役中损失了近300辆坦克和装甲车,士兵阵亡多达1376人,失踪多达408人,许多俘虏被残忍的杀害,极端派系还袭击了许多哥萨克人和俄罗斯人定居点。许多当地的居民在这场战斗中被迫逃离了居住多年的城市,俄军也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不再发动盲目的进攻,转而使用空袭和炮击的方式围困极端派系,并准备在第二次战役中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些嗜血的疯子。

俄军格罗兹尼之战中,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表现出的惊慌失措,准备不足与战斗中的大量伤亡的情况,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使得俄军成了俄罗斯媒体的嘲讽对象。而第一次格罗兹尼之战也成了俄军不堪回首的过去,即使是没有经历过这次战斗的士兵也不太愿意谈及这场战斗。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