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把溃逃包装成大捷:国民党贵州“独山大捷”

2020/07/14 21:50 汉委奴国王 T大

在1944年抗战末期。因为它是侵华日军深入中国腹地的最西端,也是中国正面战场的所谓“最后一战”发生地。

正因为这样,最近几十年来,独山被用于正面宣扬国民党抗战的成绩,所获地位越来越离谱。“独山之战胜利地终结了日军的一号作战”,“使横扫了大半中国的日军遭遇了侵华以来的滑铁卢”,甚至“独山的深河桥因为日军侵华战争的最后一枪、最后一站、最后一桥被载入史册,学术上称之为北有卢沟桥,南有深河桥”。

历史到底是怎样的?为正视听,实在有必要花点篇幅说清楚。

1944年4-12月,日本为了打通从中国东北到广西的路上交通线,出动50万兵力发动了豫湘桂战役。国民党军一触即溃,仅在4月18日-5月25日的河南战役中,就丢失城市38座,损失兵员20多万,随后长沙、衡阳失守。9月初,桂林、柳州相继失陷。

为追击国民党溃军、威震贵阳、获取资材,日军派出8000余人兵分三路,从广西出发孤军深入出击贵州。此时,国民党部署在贵州前线的军队,以石觉的13军、陈牧家的93军、陈依农的97军为骨干,总人数约10万人。以前线的10万大军抵挡区区几千日军,当属没有问题,何况贵州后方还有10万兵力可以调动。

然而,国民党从上到下都已成惊弓之鸟,被几千日军吓得屁滚尿流。蒋介石认为日军可能会攻占贵阳,进而威胁陪都重庆,因而制定了所谓“御而不击”的逃跑政策,以保存实力留作将来;衡阳失守后,国防部任命汤恩伯为第三方面军司令长官到贵州,而汤军主力只在贵阳前面的马场坪一带摆出要与日军决战的姿态,根本没有到黔边去真正修筑工事;张发奎作为战区司令长官,不是率部拼死抵抗,竟然是夹在难民堆中找路跑;张治中到贵阳后,不是协同进行组织抗战工作,反而主张火烧贵阳,重复在长沙的焦土抗战;在贵阳紧张时,逃跑得最早的是省政府各厅处,仅留20人,大部分已逃往毕节。甚至,连昆明的若干机构也都在准备搬迁。

上层、高层都是如此,中下层就更是惊恐万状了。12月3日,敌人尚未到达,驻守荔波县城的26军就全部撤退,并纵火烧县城;都匀炮兵学校教育长史文桂,麻江通讯兵学校教育长童元亮也于同日率所部向贵阳方向逃跑。更有甚者,独山方面第四分校主任韩汉英,身兼都匀、独山两县警备司令之职,又任黔南地区指挥官,却在鬼子还没有打进独山之前,于11月30日率部逃离独山县城,并放火烧城,三天后,独山变成一片焦土。

国民党一些人鼓吹的焦土抗战,在这一带得到了完美实施。

国民党历来害怕一旦将民众组织起来,就会动摇自己的统治地位。直到1944年11月26日,オ勉强在黔南组织了自卫军,由专员张策安兼自卫军总司令,可这位专员却在敌人还未打到独山时,就自行逃跑了。

正因为国民党从上到下惊慌失措,只顾保住自己的性命,完全置民族、国家危亡于不顾,短短两周贵州的荔波、三都、丹寨等县就失守了,日军如入无人之境。12月2日,独山县沦陷。这就是当时震惊全国的“黔南事变"。

由于一路未受阻碍,日本人占领独山火车站后,在车站狂妄写下了”无血占领“几个字,真是写尽了中华民族的奇耻大辱。独山火车站是中国铁路网延申的最末端。由于全国铁路系统已基本被日本控制,这个车站储存着从全国各地送来的二十多辆机车(包括慈禧太后专用车,十分豪华)。这些机车和周边存储物资,也都被付之一炬。国民党本以为铁路末梢会是安全的,没想到因为自己的不抵抗,日本人连这样的地方也不会放过。

日军入黔追歼国民党军队的目的,在于确保桂柳占领地,而非占有黔南城镇。因此,当追击目的达到,日军必然撤退。早在11月26日,日军已明确将作战目标,确定为“使之追至独山附近为止,指导上要考虑避免因加大追击深度,战线扩大而对总体战略态势不利”。(《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资料长编》,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到1944年12月4日黄昏,几乎未遭遇任何抵抗的日军自行从独山退出,12月10日所有日军退出贵州全境。

而现在的宣传,则总喜欢把日本人撤退的原因粉饰为29军的拼死抵抗。

失去军队的保护,从11月26日到12月10日半月时间里,黔南人民遭受空前劫难。数十万的难民涌在通往贵阳的路上,缺衣少吃,疾病流行,死伤无数,随处可见尸体横放道旁。日军所到之处极尽烧杀奸淫、肆意掠夺之能事。独山县城的大火烧了几个昼夜,被毁古建筑及民房16000余,烧死、杀死、冻死、饿死的军民19000余人。从事后统计看,短短几天全县人口由原来的15.1万降为13.6万,减少了2.04万人。

这就是国民党政府自抗战以来推行消极抵抗政策,给人民带来的严重损失。

在日军打来时,国民党军逃跑得比谁都快,而在日军实现战略目标自动撤出之后,却又比赛吹战功。1944年12月4日,日军开始撤退。8日,汤恩伯的第一兵团孙元良军的先头部队开到独山,所有的军攻人员才陆续归来,厚颜无耻地作起了“大捷”的文章。汤恩伯军政治部印发的《黔南大捷》的小册子,充满了宣扬国军战绩的词语;副总司令张雪中在日寇退出独山后,在贵阳的新闻招待会上对记者竭力描绘战场如何“壮阔”,特别强调黑石关“激战”。实际上,当日军向黑石关进攻时,因关口狭小,中国守军把住关口,日军难于进关,于是夹杂在难民中向关上涌来,守军开枪扫射,被打死的1千多人中多数是难民。即便这样,日军还是绕过关口,最后占领了独山县城。

国民党军如此粉饰自己,真是厚颜无耻到了极致。

今天果粉们吹嘘的什么“血战黑石关”,就是从这里来的。看看吧,他们现在是这样添油加醋、肉麻吹捧的:

“虎狼之师29军与日军在深河桥不远的地区黑石关打的难解难分,全体将士充分发扬当年的大刀队精神,经过血战最终夺取了胜利,阻止了日军继续前行的铁骑,同时也击碎了日军企图从广西入贵,南北夹击国民政府的阴谋。黑石关战役也成为正面战场上的最后一战,为了阻击日军继续前行而被炸毁的深河桥称为最后一桥。深河桥,成了日军不可逾越的障碍”

这样的段子,网上随处都是,就差把抗战胜利都说成是炸毁深河桥的功劳了。有意思的是,卢沟桥爆发时是国民党29军驻守北平,结果日本人3天的进攻就拿下了平津;独山大溃逃时又是29军在前线,结果是把打死的难民同胞谎报成打死了日军。同一支队伍、相同的敌人,不变的是窝囊的味道。8年过去了,国民党“还是曾经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北有卢沟桥,南有深河桥”的确不假,只是都是屈辱的象征;独山是“最后一战”的发生地也的确不假,只是改为“史无前例的大溃逃之地”更准确。国民党汤恩伯粉饰战果,是掩盖无能。这是国民党的传统,容易理解;今天,某些人还要继续汤恩伯的调子,而且还帮着拔高了几倍,这就让人匪夷所思了。现在的主流宣传不是借黔南事变揭露国民党的腐朽无能、警示后人,而是硬把大溃逃包装成大捷报,为达到效果不惜罔顾事实、层层加码,这种做法实在令人堪忧!

为国民党抗战翻案的众多案例中,“独山大捷”实在可以堪称标本了。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热门评论

2楼 汉委奴国王
百年废物党,现在民进杂种党放狠话:见国民党一次打一次。
国民党怂了。
回复 顶11
4楼 少林高僧
类似的还有,长沙保卫战 ,薛岳成了“消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真是无耻之极。
回复 顶8
3楼 yzy96
而且国民党往往不作深入调查研究就乱说话、忙吹嘘、放嘴炮。
比如港区国安法,国民党妄加诟病说“排除香港立法会参与”。
港区国安法是全国性法律,香港立法会岂可参与?!
回复 顶7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