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穆和沸沸扬扬的“素书楼”事件

2020/07/07 18:13 高跟凉鞋配网袜 T大

1989年,时任立法委员陈水扁及台北市议员周伯伦质询政府财产遭钱穆不当占用,要求钱穆搬家,改设立纪念馆。为避嫌,钱穆于1990年5月主动迁出素书楼,另觅居所,离开时幽默的说:“活的不许住,还没死就要做纪念馆引起社会议论。钱穆也在迁出素书楼3个月后,于同年8月30日,在台北市杭州南路寓所过世。

钱妻胡美琦于钱穆逝世二十周年撰文强调:“当年两位蒋总统礼贤下士,定要由政府盖素书楼,他们不是随便作此决定。宾四接受政府的礼遇,也经过了一番深思。‘素书楼事件’的发生,有关政治领袖人物的智慧,以及中国传统‘士’人的风格气节,这不是一件小事。我有责任详细说明。”指素书楼本因经济考量,由朋友介绍购买一块靠近东吴大学的坟地,再由胡美琦兄长胡美璜底下的工程师负责建筑新宅。但事后总统蒋中正得知此事,透过蒋经国表示建筑素书楼的规划理当由政府负责,要求胡美璜交出建筑设计图,并对胡美璜说后续之事不需要再过问。于是钱氏夫妻已无法推诿政府筹建素书楼的事务。钱穆搬离素书楼之后卧病在床,胡美琦对钱穆说:“我们自己该要辨明的是民国72年以前没有契约时的两点理由,一是为两位去世的蒋总统争清名。我们认定素书楼是国家宾馆,不是台北市政府的宿舍。当年两位蒋总统是公开兴建素书楼的,二十年来不是没有民意代表,但从没有异议,这一段时期自属合法。时代变了,这表示礼贤下士的时期在台湾已经结束。所以我们只有搬出素书楼,才能替两位去世的蒋总统表明当年建宾馆并不为私。一是为你,人活着必该要有尊严。借用契约于(民国)81年一月到期,报上说某议员表示到期还要再议论。那时你九十八岁了,难道还要再受一次他们呼名唤姓的羞辱吗?素书楼再好,也不值得了。”。

自钱穆迁出后,素书楼闲置年余,最初交由台北市立图书馆管理,于1992年1月6日正式将素书楼辟为纪念馆。后由于素书楼年久失修,台北市政府于2001年进行修缮工程,随后将素书楼转交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管理,台北市政府文化局于2001年12月31日将素书楼改名为钱穆故居。而素书楼事件在日后无论在陈水扁竞逐台北市市长,还是中华民国总统时,都被选举对手指斥他“残酷不仁”的事证之一。民国九十九年(2010年),时任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在钱穆逝世20周年纪念会上,以总统身份向胡美琦为素书楼事件中台北市政府的做法致歉,并肯定钱穆的清白。

1990年8月30日,钱穆逝世,生前曾对胡美琦说:“自古以来的学人,很少有及身而见开花结果的。在今天讲文化思想,似乎不像科学家的发明,不论别人懂与不懂,即可获得举世崇拜。因为科学有一个公认的外在价值。而讲文化思想,只有靠自己具有一份信心来支持自己向前,静待时间的考验来给予公平的裁判,而且他会使我们的生命充满了意义、具有了价值。”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