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早的藏羚羊照片,没想到是出自纳粹德国以科考为名的猎杀

2020/06/27 14:27 魔都特警 T大

世界上最早的藏羚羊照片,没想到是出自纳粹德国以科考为名的猎杀

被视为华贵象征的沙图什,自从人们知道每条披巾上凝着至少三条藏羚羊活的生命,便成了嗜血和贪婪代名词

藏羚羊是如今动物保护领域中一个经常被提及的重要主题。从沙图什带来的灾难,使这一古老的物种面临灭顶之灾,最终又在人类良知唤醒下,使藏羚羊从绝灭的边缘重新焕发生机。

这是一个让人们感情复杂的故事。

世界上最早的藏羚羊照片,没想到是出自纳粹德国以科考为名的猎杀

舍勒尔一行在青藏高原

舍勒尔博士是世界著名的动物学家,但是他的这次考察得到了纳粹政府的支持。因此,在世界博物史上,人们常常将这次考察视作政治对科学的玷污。对于这次考察的目的也有很多传奇的说法,有人认为这是希特勒派出人员到喜马拉雅山地区寻找雅利安人先祖的行动之一。

然而从现实政治的考虑,如果没有宣传方面的需要,这个理由未免太过牵强,除非希特勒是个疯子(当然他也的确是个疯子)。可能更加现实的理由是纳粹德国试图寻找一个能够从北方威胁或至少牵制英属印度的基地。所谓探险队便是和当时西藏地方噶厦政府进行接触,以寻求这种可能的触角。

不过在整个接触过程中,西藏地方政府表现得十分谨慎,他们对于德国人的入境始终疑惑重重,尽管双方周旋良久,但最终也没有与纳粹建立什么有效的联系。

世界上最早的藏羚羊照片,没想到是出自纳粹德国以科考为名的猎杀

而这张“最早的藏羚羊”,显示当地人的疑虑并非没有道理

在这支所谓探险队进入西藏时,西藏地方政府对他们也提出了很多要求,其中之一便是要遵守当地的宗教习惯,尊重高原上的各种生灵。舍勒尔博士等人在进入这块雪域的时候,也的确是许诺遵守这一规则的。

然而,正如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德国人并没有遵守这一承诺——这头藏羚羊正是遭到他们射杀后拍摄的。在这支探险队留下的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有大量射杀当地野生动物制作标本的记录。

世界上最早的藏羚羊照片,没想到是出自纳粹德国以科考为名的猎杀

这是一头被舍勒尔考察队射杀的野牦牛,据说身高达到两米,是所有野牛之中最为高大的

在野牦牛的身上,依照欧洲狩猎者的习惯放置着射杀它的那支.75口径来福枪,而最初的藏羚羊照片也是一头被射杀的个体,很可能也是这种武器的牺牲品。

从上面的照片中可以看到,这是一头成年藏羚羊。射杀的时间大概在春夏之间,这是因为从这头藏羚羊的皮毛,可以看出其正处于褪毛期,但并未转到夏季的状态。

实际上在西藏并不乏猎人的存在,即便是关于藏羚羊,自古以来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猎杀的记录。在通往上北高原藏羚羊繁殖区的道路上,考察人员曾经发现过数十个环形的陷阱。

世界上最早的藏羚羊照片,没想到是出自纳粹德国以科考为名的猎杀

这种所谓环形陷阱便是当地猎人设置,用于杀藏羚羊的特殊地障

他们会在藏羚羊迁徙的必经之路上设置这样不引人注目的障碍,而且留出狭窄的出口。当藏羚羊遇到障碍,不得不从狭窄出口脱出之时,便给使用弓箭的猎手提供了机会。

世界上最早的藏羚羊照片,没想到是出自纳粹德国以科考为名的猎杀

传统西藏狩猎者是使用弓箭的,遭到近代武器射杀的藏羚羊,照片上是可以证实的第一头遭到舍勒尔们射杀的高原动物,对这种远距离即可夺取生命的武器猝不及防。

藏区猎人对藏羚羊的猎杀行为是古代人求得生存的一种手段。这时猎人对于猎物通常抱有强烈的感恩之心。就如鄂伦春族射杀黑熊之后,还要为其举行祭祀活动有着同样的意味。由于人数很少,使用的武器简陋,所求亦有节制,在传统藏区,尽管有猎手射杀藏羚羊,但是对其整体生态不会有大的影响。

世界上最早的藏羚羊照片,没想到是出自纳粹德国以科考为名的猎杀

一名藏区的传统猎手

从这个角度来看,西藏地方政府对于德国人的承诺约束,在于劝阻其不要进行无谓的杀戮,这是当地习俗所不支持的。对于西方人把狩猎作为一种竞技性的活动进行,当地的人是不太能够理解的,因为这超出了不得不杀的范围。

被射杀的藏羚羊,似乎带着迷惘和对世间的无限留恋。

之所以要发这样的感慨,并不是老萨矫情,而是因为藏羚羊这种动物给我们带来的深刻感触。在人类对地球逐步开发的过程之中,很多野生动物在和人类的竞争之中渐渐消亡,而藏羚羊本来是一种可以和人类相安无事的动物,它们并无任何与人竞争的问题,其生存地域已经退到了高山深谷的尽头——藏羚羊生活的阿里地区海拔在5000米以上,这完全是一个不适宜于人类生存的地方。

世界上最早的藏羚羊照片,没想到是出自纳粹德国以科考为名的猎杀

但你不得不钦佩这种动物,它们能在这种很多物种根本不能适应的环境之中,生长出强健的体魄,甚至可以在海拔6000米的地方高速奔驰20公里,而无需减速。这种运动能力,即便是人类最好的运动员,也无法达到。

选择了一块人类难以生息的弃土,藏羚羊和人,本难以有交集。但人还是来了,带着单纯的贪婪——甚至,不惜自身的生命来完成莫名的杀戮。

曾经看过公安人员审问偷猎藏羚羊犯罪者的记录,他们承认到达藏羚羊生息的地方进行偷猎,本身就是一种玩命的游戏。他们自己也随时面临着水肿、肺充血和脑猝死等危险。然而这些人依然可以冒着生命的危险来干这件勾当。

他们与传统猎手完全不同,通常都是选择藏羚羊繁殖季节,利用此时羚羊群集中,而且怀孕的母羊行动迟缓这一特点,进行围猎和捕杀,用自动武器来对付这些高原的精灵。

完成杀戮之后,屠杀者也很可能因为激烈的动作而引发问题,以致无法带着猎物离开——曾有多个偷猎者带着满车的羚羊皮倒在高原上,和饿死的小羊一样成了兀鹰的食物。

这不得不让人感到深深的无奈。

在绝域中生息繁衍的藏羚羊,本来可以给我们带来对生命的敬畏,而在这场生死搏斗中,人类完全愧对万物之灵的称号。他们所求的无非财富,而今天的世界是一个多元的空间,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获得财富,尤其是当一个人不要命的情况下,这份染血的财富和付出,甚至多少有些不成正比。

所以,猎杀藏羚羊才成了一个让我们觉得对人对羊来说都是悲哀的事件。

当然对藏羚羊来说更是如此。它们的命运让我想起了茶馆里王掌柜的那句话:“我呢,做了一辈子顺民,见谁都请安、鞠躬、作揖。……那些狗日当官的活的都有滋有味,为什么就不让我吃个窝窝头呢?”

藏羚羊,就是世界上最安分的“顺民”了,但还是因为御寒的这身皮毛被人惦记上遭到追杀。人到了那个份上是要革命的,而羚羊到了那个份上,依然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世界上最早的藏羚羊照片,没想到是出自纳粹德国以科考为名的猎杀

好在随着人类的反省,藏羚羊的命运终于出现了转机。我们得说,这不是藏羚羊的幸运,而是人类的幸运。因为我们终于知道了如何拯救自己的心灵。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