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抗战]仅凭机枪、步枪、手榴弹、刺刀和日军的飞机、大炮、坦克、装甲车拼杀,

2020/05/22 08:09 碧薇萍 T大

[长城抗战]仅凭机枪、步枪、手榴弹、刺刀和日军的飞机、大炮、坦克、装甲车拼杀,

在古北口长城抗战中,中国守军不仅没有飞机,没有坦克,更没有足够射程、足够数量的重炮,因而在与武装到牙齿的日本关东军面前吃了大亏。实事求是的说,在古北口长城爆发前,不仅当地的老百姓没有见过飞机坦克,而且许多中国守军的士兵也不知道飞机、坦克是个什么东西。正因为这样,在战场上才出现了士兵被日军的飞机追着跑,中国士兵冲向坦克与坦克拼刺刀的情景。自一九三三年三月十日起,古北口当地的老百姓不止一次的看到,日军的飞机不时轰轰隆隆的飞临到自家院落或中国守军工事的上空,这些飞机张着四个翅膀时高、时低,有时平飞有时斜飞,有时像狼嚎一样像地面俯冲扫射,有时又像雀鹰一样飞向天空。古北口长城内外,古北口镇的大街小巷工事被炸毁,房屋被炸塌,许多中国士兵和老百姓被炸得血肉横飞,有的地方还多次燃起熊熊大火。

河北省滦平县青石梁:东北军第二军团第一〇七师官兵,为阻击日寇向古北口进,仅凭机枪、步枪、手榴弹和日军的飞机、大炮、坦克装甲车拼杀了三天三夜,山上山下布满了中国守军的尸体。

古北口将军楼和炮筒子沟一带的长城线上,东北军第六军队第一一二师的官兵,和日军拼杀了三十多个小时,中国士兵的鲜血染红了古北口长城内外的所有山岗。

古北口城和龙儿峪长城防线光秃秃的山岭上,中央军第十七军第二十五师的士兵们在长达三天三夜的作战中,子弹打光了,就用刺刀和敌人肉搏,他们没有任何防空武器,在完全暴露的阵地上,根本无法躲避日军的轰炸和扫射。在从古北口大岭村到南关这条狭长的山谷里,中国守军在撤退中,背对日军飞机大炮的狂轰滥炸没有半点办法。有的士兵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战友被日军飞机炸伤而不能去救,以致鲜血流尽而牺牲在撤退的路上。

古北口南天门阵地,中央军第十七军第二师的官兵在与日军对峙四十五天,五昼夜之后,侥幸活下来的官兵不足两千人,第八十三师在接防第二师阵地就牺牲了几十名连以上军官,士兵的伤亡更多,乃致师长刘戡要拔枪自杀。

古北口西南大小新开岭阵地,中央军第十七军面对日军多次大规模进攻,步步为营,节节后撤,顽强坚守了二十多天,日军付出惨痛伤亡代价,所获进展也不过数十里,这与日军的作战预期已相差甚远。

据不完全统计,在古北口长城抗战中,东北军、中央军参战部队阵亡官兵在一万七千人以上,而日军阵亡人数也不少于八千人。

三月下旬,古北口的天气逐渐暖和起来,路边出了黄嫩的小草,紫丁香开遍了山野。但是,在古北口长城、山岭、坡地、路旁、河谷、院落、茶园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在战斗中撤退中阵亡将士的尸体。

在古北口东关街头坝坎下面,有四、五十名中国士兵的尸体,他们在对日军作战中被俘,日军把他们赶到这里全部用枪射死。、

古北口东关原二府衙门,有四、五十具内脏都露在外面的中国士兵尸体,他们是在负伤被俘后,被日军用刺刀一个一个活活挑死的。

古北口北门坡上的小老爷庙,古北口长城抗战第十七军第二十五师作战指挥部。小老爷庙里,住有二十多名道士,六十四岁的王明恺,是庙里的主持。在整个古北口长城抗战中,王明恺亲眼目睹了关麟征师长、杜聿明副师长夜以继日地指挥作战,广大官兵同仇敌忾,不怕流血,不怕牺牲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了王明恺主持和全体道士,使他们从诵经求仙求道的无为中,一下子回到了现实世界。面对中国守军广大官兵流血牺牲,暴尸荒山野地,王明恺很多天都吃不好饭、睡不好觉。

王明恺想,中国士兵为国捐躯,他们谁没有父亲母亲、兄弟姐妹,谁没有自己的家乡。每每想到,王明恺不禁泪如雨下,于是,他用自毕生积蓄雇佣了十几名群众,带着自己的徒弟们,把中国士兵的尸体抬到有土的地方掩埋起来。

一九三四年的清明节快要到了,王明恺想,我们这些活着的人们应该对那些在古北口长城抗战中壮烈牺牲的英雄进行祭奠。于是,他就找到了古北口商会会长刘沛然,去国民党北平军分会要来平、津、沪各界群众为支持古北口长城抗战募集的资金,他俩又同古北口镇有名望人士郝子仪、周辅臣、李光枕、李芳圃、张雅轩等共同研究修建“古北口长城抗战烈士公墓”。

根据国民政府北平军分会的要求,王明恺等人带领当地群众,配合第十七军官兵把能找到挖掘出来的第十七军二十五师五百多名阵亡将士的尸体集中起来。徐庭瑶军长指挥派专人,采购上好木材,雇用当地木工赶制了五百具棺材,当地有许多老人,受阵亡将士精神感动,主动把自己预制的棺材捐献出来收殓烈士的遗骨。边收殓、边集中、边装运。在王明恺等人的带领号召下,当地征集了一百多辆马车,往返十多天的时间,才把五百具装进棺材的阵亡将士遗骸运到通县。

一九三四年四月五日,北平通县的火车站,以王润波团长灵柩为首的一列运灵专车正准备开向安徽蚌埠。在通县火车站,北平各界人士为五百烈士举行了隆重的悼念活动。在天津,在德州,在济南,在济宁,在徐州沿途各站,当地各界人士和群众都举行了公祭悼念活动,列车走了一个星期才抵达蚌埠。蚌埠各界在车站举行隆重的返灵活动。安葬抗日阵亡将士这天,蚌埠举行了规模空前的追悼会,与会各界人士和广大群众想起一个多月前,大家在这欢送第二十五师官兵从蚌埠开往前线时,全师官兵生龙活虎,斗志昂扬,现在却运回来五百具棺材,无不痛心疾首,痛恨日军侵略中国国土,残害中国士兵的野蛮暴行。

在追悼会上,徐庭瑶、关麟征、黄杰、刘戡、杜聿明、郑洞国、粱凯、张耀明等将领肃目而立,徐庭瑶发表了第十七军抗日阵亡将士祭文,蚌埠市军政领导向阵亡将士家属发放了抚恤金。

古北口南关,在将第十七军五百具阵亡将士遗骸运走之后,王明恺等人又把没有运走的阵亡将士遗骸和东北军第一〇七师、一一二师阵亡将士的遗骸集中,在大花楼山下道路右侧挖了一个直径十八米的大坑,往里放一层尸骨,盖上一层苇席。一共堆了三层尸骨,盖了三层苇席,然后从远处运来好黄土,修起一座高十米的坟。坟前立了一座高二点五米,宽零点五四米,厚零点一五米的纪念碑,正面上书古北口宿儒何佩衍先生书写的“癸酉年古北口战役阵亡将士公墓”,纪念碑的背面记载着古北口战役及修墓过程。在烈士墓前面院门槛上上书“大好男儿争光明月;精忠魂魄气壮山河”对联一副,门上坎有“铁血精神”四个铁方大字门匾。

烈士公墓建成以后,在墓前的南北大道上,每当有车马行人路过,都会自然地停下来,向阵亡将士默默地致哀。据古北口的老人们讲,在日军占领古北口的十三年里,日军部队每次路过烈士公墓,都会便步慢行,他们不敢惊动那些壮烈牺牲的中国将士。更对中国阵亡将士表现出一种肃穆敬仰之情。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