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疫情弥漫:看一场美国超级党争?

2020/05/20 09:49 方敏本尊 T大

[face=宋体]

[原创]疫情弥漫:看一场美国超级党争?

[/face]

疫情弥漫:

看一场美国超级党争?

作者:方敏

2020年430日,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长迈克尔·梅勒姆(Michael Melham)向外界表示,自己在201911月就已感染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也显示,他已拥有新冠病毒抗体。梅勒姆的这一说法令许多人感到吃惊,因为美国今年120日才报道首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比梅勒姆提到的感染日期晚了两个多月。

[face=宋体]

[原创]疫情弥漫:看一场美国超级党争?

[/face]

(耿直BOY?: 美国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长迈克尔·梅勒姆)

尤其54日,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在接受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专访时称,几乎可以肯定新冠病毒来自自然界,并非起源于实验室的人为制造或蓄意操纵。福奇同时表示完全不能理解“有人把新冠病毒带进实验室,又从实验室泄露”说法的逻辑。

[face=宋体]

[原创]疫情弥漫:看一场美国超级党争?

[/face]

(美国钟南山:安东尼·福奇)

在美国强力向中国就疫情起源“甩锅”之时,在美国政治右翼保守派势力推动,谋求向中国谋求“追责”之时,这些声音,貌似在表明西方科学界一定程度上向特朗普政府的“甩锅”立场,展现了一波“反突袭”似的“正义”与“公理”。

对此,中国的知识界兴起一股意识流:看看,中国要相信这个世界还存在“正义”与“公理”,不能一竿子打到一船人。

只是有个问题,这些“正义”与“公理”,究竟是穿越过怎样的路径才来到了世界的阳光之下?

安东尼·福奇的“人设”。

世界看得见,从加入美国抗疫领导小组那一天起,安东尼·福奇似乎就跟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意见相左,以至于尽力凸显科学态度的福奇与迷信政治操作解决一切问题的特朗普之间逐渐走向对抗性博弈。

2020年2月乃至3月初,福奇与特朗普对抗的方向集中在国家是否要采取严格的隔离措施以及限制个体社交距离这个方向。

[face=宋体]

[原创]疫情弥漫:看一场美国超级党争?

[/face]

(安东尼·福奇的这个小眼神,简直了!)

这次对抗的结果:代表科学声音的福奇完败。

美国走向“唯心”的——新冠疫情与美国无关——的道路。在维系经济秩序与重视公民公共卫生安全的两项选择中,特朗普主导美国选择了尽力维系国家的经济秩序。

于是,美国走向与大规模疫情剧烈“遭遇战”的道路,抗疫物资短缺、医疗资源被挤兑、感染人数与死亡人数疯狂攀升,美国迅速成为全球抗疫的“震中”。

或者说,美国在全球抗疫版图中遭遇一场决定性的大溃败。

2020年4月,福奇与特朗普对抗的方向又辗转于国家是否要尽快开放,全面终止戒严措施让经济得以重启。

福奇明确主张美国应当基于科学的评估来引导国家经济重启的步调,而特朗普政府则是一群激进的“经济挂帅”主义者,不惜公开煽动民众对抗掌握开放实权的各州政府。

从当下美国已经超过16个州宣布经济重启计划的局势来看,安东尼·福奇的坚持已经不可避免地面临又一场失败。

政治压制科学,一如中世纪的宗教压制科学,这就是今日的美国现实。

科学指引被全面压制话语权之后的美国会是怎样?

2020年514日,被称为美国疫情“吹哨人”的免疫学家、前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发展局局长里克·布莱特在国会作证时表达了他对美国疫情的深切担忧:2020年,美国将迎来“现代史上最黑暗的冬天”!

[原创]疫情弥漫:看一场美国超级党争?

(在众议院投诉特朗普玩忽职守的“忧虑者”里克·布莱特

这样的前景,不光是克·布莱特的忧虑,也在安东尼·福奇的预测之中,或许就整个世界而言,预见美国疫情2020的冬天反弹,更意味着预见全球抗疫合作、人类战胜病毒努力的一场大挫折。

其实,从美国抗疫领导小组诞生之时起,特朗普启用安东尼·福奇,也许并非是想集合科学家的眼光来辅助美国抗疫,更多的,可能是欲以科学的冠冕来作为政府经济政策的“背景板”使用。

只是没想到,美国疫情的火头因政府的懈怠而愈演愈烈,也让特朗普政府一群“嘴炮”级官员日渐被烧烤到焦灼。

作为事务性官员的安东尼·福奇,被迫面对这群“猪队友”之时,能够怎么办?

固然,世界不应对美国抗疫领导小组成员,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博士的专业精神、科学态度与人品表达质疑。

一个猜想:安东尼·福奇或许并不介意他所代表的科学的声音成为政府政策的“背景板”,这应该是事务性官员最起码的觉悟,毕竟要从政府预算中拿薪水,就得为政府的政策“消灾”。

现实是,特朗普政府不靠谱的政策方向却让安东尼·福奇感到了一层现实的威胁:自己36年来的经营、历练才构建出科学领域专业、权威和责任感的“人设”,会因给最多4年后继政治生命的特朗普被动“背书”而垮塌,很现实,福奇不得不考量其间的“值与不值”。

自1984年里根时代起,迄今福奇已经是美国的6朝老臣,党争经历得多了,能够始终屹立不倒,必有其独特缘由。

特朗普凭什么认为自己可以挟持安东尼·福奇的意志?

很明显,共和党右翼保守派政客们太过自大。

所以,安东尼·福奇针对来自特朗普政府的压力,表现得决绝:借由副总统彭斯新闻秘书凯蒂·米勒(Katie Miller)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契机,直接“撂挑子”将自己自我隔离。

自我隔离之后,安东尼·福奇就正式视频接受了美国参议院有关新冠疫情听证会的质询。

[face=宋体]

[原创]疫情弥漫:看一场美国超级党争?

[/face]

(接受国会质询的安东尼·福奇)

听证会上,福奇全然不管特朗普会不会不快:如果过快重新开放,美国人将经历“不必要的痛苦和死亡”,正式打脸特朗普政府主导的美国经济重启计划。

特朗普政府的“独”所引发的后果。

5月3日,法国巴黎北部塞纳-圣但尼省两家医院的危重症科室负责人伊夫·科恩(Yves Cohen)表示,法国至少在去年1227日就已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团队在对去年12月至1月之间所采集到的肺炎患者的核酸检测样本进行PCR血清学重新检测时发现,其中有一例COVID-19呈现阳性反应。

[face=宋体]

[原创]疫情弥漫:看一场美国超级党争?

[/face]

(伊夫·科恩)

一下子将新冠病毒在法国存在与发展的时间线推到了20191227日之前。

意大利知名医学专家朱塞佩·雷穆齐(Giuseppe Remuzzi)说,最早一些家庭医生,在201910月、11月、12月就看到了新冠病毒,因此新冠病毒已经存在了很长时间。“这意味着在我们知道中国的疫情暴发之前,病毒至少就已经在意大利的伦巴第北部地区传播起来了。”

[face=宋体]

[原创]疫情弥漫:看一场美国超级党争?

[/face]

(朱塞佩·雷穆齐)

这件事情表明,意大利新冠病毒存在的时间线,似乎已推到中国大规模疫情爆发之前。随着时间线的前推,必然带来一个后果,美国指责中国,乃至意图陷中国于全球围攻困境的所谓“道义”理由就立不住了。

这些来自欧洲的声音表明,欧洲固然没有全面发力反抗美国的选项,但不妨碍欧洲有意愿聚集众志反抗无厘头的特朗普。

或者,更确切来说,特朗普政府的政治、经济、军事政策已经威胁到欧洲既定的生存样态,因此,欧洲选择借由应对新冠疫情的全球“大义”对世界发出一个信号:欧洲反感由特朗普领导的美国。

或许,有人会质疑笔者的这个论断,认为结论牵强。

没关系,有件事情或许可以作为一个笔者论述的一个佐证。

2020年514日,国际一流期刊《柳叶刀》刊发评论:2021年元月入主白宫的美国总统必须要理解真正的公共卫生而不是只重视两党政治。

《柳叶刀》借此为新任总统画了个像,但这绝非美国在任总统特朗普!

针对这个论点,全球舆论界的一个理性的解读结论是这样:这是欧洲科学界对今日美国“反科学”疫情应对政策的不满。

更深层次的解读也可以是这样:来自英国乃至整个欧洲对美国2020大选特朗普连任期许的一种阻击信号。

近段时间,同样有来自《自然》以及《科学》的声音为美国CDC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站台,为备受行政打压、失去公共卫生安全话语权的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撑腰打气。

客观来说,这些全球顶级期刊选择为科学的权威性站台,本质上也间接揭穿了美国右翼保守派政客向世卫、中国胡乱“甩锅”的真相。

而这一切,或许只是出自这些发声者自身利益博弈的考量,也可以说西方科学界也需要尽力维持自己所塑造的“人设”——失去专业、权威和责任感的科学界,本质上也失去生存的土壤。

有鉴于此,面对西方科学界对中国抗疫成就的“意外站台”,公知们实在不必急匆匆忽悠国人对他们心存敬畏或感激涕零。

以上,尽管还不够导出“欧洲反对特朗普连任”的定论,却足够作为一个认识的方向性指引。

而另一件事却恰恰可以作为今天欧、美“跨大西洋伙伴”关系现状的旁证:

2020年514日,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商业台电视采访时称:中国占美国的便宜,如果切断与中国的一切联系,美国每年可以省下5000亿美元。

[face=宋体]

[原创]疫情弥漫:看一场美国超级党争?

[/face]

(5月14日,特朗普接受福克斯商业台电视采访)

重点不在这个莫名其妙的5000亿,重点是采访中特朗普话锋一转称:占美国便宜的并非只有中国,美国的欧洲“盟友”同样在“剥削”美国,而美国只是让“北约”盟友们每年多掏几千亿美元出来(几千亿足够欧洲伤筋动骨了),却招致了他们无理的反对,言下对此深怀不满。

不言而喻,特朗普获得连任,其实就意味着欧洲兜里的钱,就要面临被特朗普硬生生掏走的巨大风险。

另外,单边主义、贸易战、汽车关税威胁,疫情之间无底线抢劫属于欧洲的资源,以及美联储无底线的量化宽松政策,美国不带限制前提的印钞,其中被薅羊毛的铁定也有欧洲的份额。

特朗普主导的美国市场明确拒绝向欧洲开放利益不说,“美国优先”其实也意味着美国追求全球利益美国独享。

据此,独掌权柄、独享利益之心爆棚的美国会迎来怎样的“盟友”?

很明显,欧洲主体意志是这样:特朗普政府反对的,我们欧洲要支持。

美国既往“盟友”们有志一同:让特朗普政府去唱独角戏!

面对来特朗普的现实威胁,欧洲当然会生出“在被抢劫之前把特朗普赶走”的想法。

(字数限制,后文见续)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热门评论

15楼 中国人你要自信
我们自己有至少7个200年以上的统一历史时代,每朝末几代君王都有4大特征之几或全部......
克林顿虽美帝到达最巅峰,但白宫拉链门,特朗普封口门......
小布什无敌寂寞过度使用国家力量,发动两场战争......
奥巴马政治小清新一股清泉想改革腐朽陈旧官僚体系,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8年执政几乎一无所获白白浪费任期......
特朗普政治屌丝本想强行内外改变陈旧体制,但退群潮,国无信不立,众叛亲离愈发严重,包括内部各州和联邦政府之间......
突如其来新冠全球大流行,所有方向都始料未及......
国家综合实力,管理能力,执行能力,社会效率,国家社会稳定性,人民自我管理能力,民族精神意志等等等等,新冠疫情统一标准之下无比回避的必须考验比较一番,孰优孰劣一览无遗......
重要的是,信息时代,作假更难......
中国自古文明经验......美帝已经到纣无道众而伐之的前夜了......
回复 顶6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