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原创]红三军团在湘江战役中的艰苦战斗

红三军团在湘江战役中的艰苦战斗。

(1)、新圩之战

新圩是红军的侧翼,是红军通往湘江的咽喉要道,守住这个咽喉,几万红军才能安全度过湘江。按照中革军委的构想,新圩之战红三军团应派出两个师的兵力防守,中革军委11月27日17时的命令:三军团行动如下: (1)五师主力应进到新圩地域,其一个团则进到苏江地域,主力应确实进占马渡桥。如灌阳尚未到有桂军在一团以上时,便应进占马渡桥。 (2)四师为先头师,有准备三军团及后续兵团前出到界首(不含)、兴安(含)地带的一般任务为(及)目的,四师应派队到界首、兴安地带侦察渡河及公路两旁的工事与兴安敌情,并派出有力的警戒部队以抗击之。(3)六师于水车为三军团的预备队。

根据这样的部署,红三军团派出红五师14、15两个团在新圩正面防守,13团在右侧翼苏江防守。红六师在水车做为红三军团的预备队,这就有问题了,红六师到底是做为红五师(新圩)的预备队?还是红四师(界首)的预备队?想来把这个机动的权利留给了红三军团。但是把红六师放在水车这个具体位置上(水车位于新圩的东北方,新圩的右翼),那么中革军委还是倾向于把红六师做为红五师的预备队。但是红三军团对于红六师的实际使用,似乎没有把红六师赋予更多的战斗任务,而使他们拥有更多的主动权。

28日清晨,桂军开始向新圩防线进攻,只投入三个团,当天下午红五师的一线阵地即被突破,29日,桂军更是投入了所有预备队,七个团一起上。红五师两个团根本招架不住。此时,红三军团如果想稳住阵地就必须投入预备队。立即派上在苏江的红五师13团加入新圩战场,立即命红六师从水车前出苏江侧翼对桂军进行侧击,减缓桂军对红五师的正面压力。或者命令红六师从水车立即赶到新圩正面战场,协助红五师防守。六个团对抗七个团,或许能勉强支撑的住。但是红三军团却没有这样做,只是在给红五师的命令中要求红五师坚守阵地三天。两个团对抗七个团,坚守三天,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但一个援兵没有,连自己的13团也给调走了。直到30日,红五师两个团都快打光了,红六师18团才上来替换下红五师,但为时已晚,桂军已经像决堤的洪水冲过了新圩,很快把红18团围住并吃掉了。

而红六师18团能接替下红5师,也是一个挺令人费解的事情。按官方资料显示,红18团是在30日下午才接防的红六师阵地,但实际是从文市到新圩的道路早在30日清晨就已经被桂军给封闭了, 30日清晨,红八军团在隔壁山一带遭遇了桂军的截击,据说这是一股绕过新圩红五师防线的桂军,此时,红五师还在新圩以北的板桥铺虎形山一带构筑环形工事,集中兵力死守,经过三天的战斗,红五师两个团已经伤亡殆尽,兵力不足千余人,既然桂军已经突破红五师防线何不趁势包围红五师并吃掉他们,就像第二天他们包围并吃掉红六师18团一样,七个团全歼半个团根本没有什么问题。放着眼前的肥肉不吃,却舍近求远跑到文市附近的隔壁山去阻击红八军团?难道桂军得到了什么情报,将有一支弱旅通过?那里的油水比红五师更多?能拦住红八军团去路,想来这股桂军人数不少,战斗力不差,至少应该也有两个团的兵力,桂军完全可以先吃掉红五师,再阻击红八军团,时间足够用。但桂军却采取了一个奇怪的战术,对红五师只攻不围,却分兵去文市方向阻击红八军团?或许还有一种解释:文市方向既是红军撤退下来的方向,也是中央军追击的方向,桂军既不喜欢红军入桂,更不喜欢中央军入桂,所以提早派兵堵住中央军的追击去路。虽然也说得通,但又带出了另外一个问题:红18团是怎么冲破这些狙击线顺利与红五师接防的呢?而且似乎狙击阵地不止一处,从红八军团所遇到的敌情来看,桂军在文市的隔壁山是一道阻击线,在新圩的古领头一带也有阻击线。难道他们是跟在红八军团的后面冲过来的?如果真的是30日下午红18团才与红五师才有接触,为何桂军单单围住了红18团,却轻易放走了红五师的余部呢?所以红18团在30日下午才接防红5师的阵地的说法是有问号的。或许红18团接手红五师的阵地是在30日凌晨?如果是在凌晨,那么所有的疑问都可以迎刃而解了,这个时间,桂军士兵刚刚睡醒,正在准备向红五师阵地发起新的进攻,趁这个功夫红18团才得以顺利接防,红五师才得以从容撤退。但是,史料明明记载的是30日下午3点红18团才赶到新圩与红五师接防。真相只有一个,如果是上午,为何记载为下午?如果是下午,红18团又是怎么冲过狙击线的?。

桂军占领了新圩,红军左侧翼通往界首的湘江道路完全被桂军掐断。本来红军还算顺利的局面顿时逆转。

(2)、失联的部队:

①红五师13团。中革军委11月27日17时的命令, 三军团五师主力应进到新圩地域,其一个团则进到苏江地域,主力应确实进占马渡桥。如灌阳尚未到有桂军在一团以上时,便应进占马渡桥。按照这个命令,红五师14、15团进占到新圩以南枫树脚地区,红13团进驻苏江地区。苏江位于水车地区的南边,从当年红军司令部手绘的一张湘江地域地形图来看(此图现保存于北京军事博物馆内),确有一条从苏江到灌阳山路。留下13团驻守苏江也是为了防止灌阳的桂军包抄过来。

11月28日,桂军7个团在新圩展开全力攻击红五师14、15团,而苏江方面却无战事,13团却也无了声息,既没有参与新圩正面阻击,也没有从侧翼侧击桂军。直到30日,红五师因伤亡惨重撤出新圩,向西往湘江边撤退,才在湘江渡口界首的东南渠口“巧遇”红13团,从苏江到渠口约有60公里,13团因何到的这里,何时到的这里?没有任何记载。一个团不可能私自行动,只有接到命令才可能行动的,是红五师的命令还是红三军团的命令?纵观红三军团总部的移动路线,红十三团很可能做为保卫部队被红三军团首脑机关带到渠口的。前有红四师在界首,后有红五师、红六师在新圩,红三军团军团部还觉得不保险,一定要带走红13团保驾?也许红三军团也有自己的苦衷,此时军委一纵队、军委二纵队二万余人都要从界首过江,这些人的安全都要指望着红13团了?

②红六师17团。新圩之战,按最初计划红三军团应该投入两个师,红五师和红六师。红六师是做为预备队而使用的。但是这个预备队却显得飘忽缥缈,在新圩之战最关键的时刻,红六师只派了一个18团接应红五师,另外两个团却不明位置,先说17团,整个湘江战役历史文献中提到红六师17团的文字非常少,只有一句话,大概意思就是让红17团归还建制。红17团离开建制到底去做什么?不得而知。但是红六师18团一直是红三军团的后卫团,红16团居中,红17团应该是先头团有侦查任务,离开主力去探路了,他们从哪里来又去了哪里?在湘江战役中打了几场仗?伤亡多少?仗肯定是打了,但都没有记录下来,据说红17团伤亡很大,但在哪儿伤亡的,不得而知。

③红六师16团。在湘江战役中,每个军团、每个部队都在与敌人拼死战斗,他们大都伤亡惨重,很多部队全军覆灭。但有一个神一样存在的团,他们过湘江的时候,未减一员,这个部队就是红六师16团。

以下是红三军团六师敌工科长吴西回忆:一九三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红三军团六师十六团接受了在灌阳县城东北阻击敌人(该团应该是在28日接替了红五师十三团的苏江阵地。),第16团扼守的山头不高, 远近都是丘陵, 无险可凭。好在山林茂密, 灌木丛生。富有山地作战经验李寿轩团长, 率领全团一到此地, 观察过地形, 就下令伐木, 做木桩鹿砦, 构筑工事。两天来, 为迷惑敌人,该团一营、二营曾出击佯攻灌阳城外。其余队伍两天两夜地修筑工事,两天后一条由无数棵削尖的木桩交织成的鹿砦障碍工事筑成了,足有一里多路长。天过中午(该回忆未说明哪天中午,按时间推算应为29日中午)桂军果然一窝峰地拥来了。他们轻装上阵,行动迅速,桂军占领了山下的路口, 却没有立刻来攻山。他们先派了一个侦察连, 摸索着爬上来。爬到鹿砦前, 就停下卧倒了。桂军的侦察连可能看出红军早有准备, 不敢或不愿轻举妄动。直到黄昏时分, 他们也没有正式地向第十六团发起过一次进攻,最后灰溜溜地掉转屁股回去了。(28日,桂军七个团进攻红五师的新圩阵地,可能也分出了一小部分兵力向新圩的东北泡江地区做试探性进攻,过了泡江向北就是水车,水车向北就是文市。但桂军没有把主力放在泡江,侦知泡江方向有红军的防守部队时,侦查部队也就撤退了。)吴科长接着回忆道:桂军刚走(时间应为29日夜),红八军团62团团长马良俊、政委王贵德率部赶到泡江与16团接洽。16团交接完毕,便向湘江方向迅速前进。(红16团在泡江防守,一方面阻止桂军从苏江进攻水车,另一方面就是接应红八军团,接到红八军团后,他们应该掩护着红八军团向湘江转移,而不是扔下红八军团拔腿向湘江跑。即便军团没有明确的命令,在接应到红八军团后,红16团也应该向师部和军团部请示下一步行动。此时他们红五师正在不远的新圩流血,如果红16团能趁着夜色连夜赶到新圩,必定可以与红18团并肩作战,挽救被围的命运。)但红16团却不顾一切的往湘江赶路了,由于是夜晚,沿途没有飞机轰炸, 天色渐渐发亮时便到了湘江。 侦察排奉命下水探测水情,发现水很急, 最深的地方齐胸,大家一个挨一个便涉过了湘江。部队过湘江后,红五军团参谋长刘伯承见到16团又惊又喜地说:“三军团部以为你们被敌人拦阻不能过江了。军委转来三军团的两份电报, 正在查找你们的下落呢。部队伤亡怎么样?”“报告首长,”李寿轩团长说:“我团无一伤亡。”李寿轩团长把该团执行阻击任务的经过向刘伯承同志作了简要汇报, 并遵照刘伯承同志的指示向三军团首长彭德怀、杨尚昆同志发报:“13团无一减员渡过湘江……”

(3)、界首之战。

界首阻击战斗也叫光华铺阻击战,是湘江战役著名的三大阻击战场之一。界首是一座古圩,位于广西兴安县城以北15公里的湘江西岸,是中央红军过湘江时最重要的渡河点。

1934年11月27日下午,红一军团二师四团抢占界首。红四团抢占界首后,奉命增援脚山铺,遂将界首防务移交三军团四师。 27日晚,三军团四师先头部队到达界首,开始架设浮桥。 28日,红四师三个团全部到达界首,在界首附近的湘江两岸布防。谢嵩团长、苏振华政委率红十二团留守河东江南渠口。邓国清团长、张爱萍政委率红十一团前出到石门及西北地域布防。沈述清团长、杨勇政委率红十团在湘江西岸界首南面光华铺一带布防。

光华铺是界首至兴安间桂黄公路边的一个小村庄,位置是过了界首渡口往南5公里的地方。村北是开阔的水田,另三面是起伏的山丘。 29日,红十团团长沈述命令三营营长张震率部在光华铺南面布防,以两个连在正面向兴安县城方向构筑工事,机枪连和另一个连作预备队,团主力部署在渠口渡附近高地,团指挥所设在渡口附近的小高地上。

国民党方面,桂军在兴安驻有15军43师128团(冯璜),发现界首渡口被红军占领,又急忙从平乐调一个师的兵力(15军45师的133团、135团,15军43师127团)赶往兴安加强守备,以防止红军攻占兴安威胁桂林。

战斗从11月29日晚上开始,到12月1日中午,界首渡口失守,红军败退。

①、红10团的苦战。

首先从双方力量对比上,红四师三个团,后来又加入红五师13团,陆陆续续还有从新圩撤下来红五师15团和14团余部一千余人。共计四个半团。28日,红四师三个团全部到达界首,在界首附近的湘江两岸布防。红10团、红11团过江防守,谢嵩团长、苏振华政委率红十二团未过湘江,留守江东渠口(渠口为界首附近的小高地)。红五师13团到达界首的时间不明,但是这支部队应该是随着红三军团指挥部而移动的,29日,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已经到达距离界首渡口不到100米的“三官堂”,红五师13团也应该在差不多同一时间到达。红13团也在渠口布防,这样在29日,渠口就有两支红军部队,一支是红四师12团,一支是红五师13团。两支部队布防有重叠。

桂军:29日前驻守兴安的15军43师128团(冯璜),可能还有一个独立团。充其量两个团。30日上午桂军45师韦云淞部赶到兴安。兴安县的桂军增至四个团。

四个团对四个团双方兵力对比1比1,红军并不占弱势。

29日晚,桂系15军43师一部(史料未说明具体兵力,但应为一个团.)向光华铺发动攻击.当时,红十团的布防是这样的:三营前出到光华铺以南布防,一营、二营收缩到界首渡口布防。这样的布防是有问题的,光华铺距离界首还有五公里,三营孤悬于主力以外五公里的地方,一旦被敌人围住,主力救援不及,就有可能被敌人吃掉的危险。最好的布防方式应该是一个营挺在前面,一个营留守界首,中间地带再摆一个营,这样布防的好处是两相呼应,中间的一个营可以前后救援。或者一个营防守界首,把其余二个营都摆在光华铺,构筑环形工事,占领四周制高点,做梯次防御也可以。但十团却偏偏摆了一个一支部队突前,两支部队收缩的布防,中间没有接应的部队,这明显是临时防御的架势,没有为长期防御做打算。但是不论是临时防御还是长期防御,红三军团也应该对眼前的对手保持高度警惕,刚刚在昨天28日灌阳的新圩,桂军进攻三个团,红三军团防守的两个团,只一天的时间,桂军就突破了第一道防线,给红军造成很大伤亡。可见桂军战斗力相当凶悍。但可惜的是,红十团乃至红四师,对桂军的战斗力和向前突破的决心都低估了,防御不充分,兵力布置不恰当。

29日晚,桂军一个团的部队绕过了红十团三营在光华铺的防线,他们先登上光华铺附近的小山包,走山路直插界首渡口。直到离界首渡口很近的地方,才被十团主力察觉,双方随即猛烈交火。三营此时才发现桂军绕到了后面,只好放弃阵地向渡口主力靠拢,夹攻桂军,敌我在黑暗中激战,双方兵力几乎相当,都没有工事做依托,来回拉锯。本来打夜战是红军的拿手好戏,没想到桂军打起夜战来更是得心应手,他们不但顶住了红10团的三个营的夹击,还攻势不减的竟二次进攻到距离三官堂红三军团指挥部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并一度占领渡口。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正在三官堂,但是,倔强的彭德怀拒绝撤离,红10团只能硬抗。

其实红10团没必要硬抗,江对岸的渠口就有两个无仗可打的部队,红四师12团早在28日就已经到达,红五师13团在29日当天随着军团指挥部到达。此时三官堂红三军团指挥部处于被攻击当中,情况万分危机,彭德怀完全可以命令两个团中的任何一个团或两个团立即向敌人发动反击,即使彭德怀没有想到,红四师师长张宗逊也应该命令红12团向渡口的敌人发动攻击,夺回渡口,并命令已经渡过湘江向北边布防的红11团立即调头夹击包围桂军。桂军一个团,我拿出三个团来对付你,胜利的天平肯定就会向红军倾斜,甚至把这股敌人就此吃掉,也不是没有可能。即使吃不掉敌人,也足以把桂军击溃。虽说情况危急,但是歼敌的大好机会就在眼前。可惜的是,不论是师长张宗逊还是军团长彭德怀都没有想到调动其他兵力消灭这股桂军,可能在红军首长的眼里,进攻桂军并不多,一个团的红军完全可以挡的住敌人的一个团。可惜的是,红10团却没有挡得住敌人疯狂的进攻。究其原因,与红10团在光华铺仓促防守有一定关系,他们没有对周围制高点进行控制,使桂军轻易爬上旁边的小山,绕过防守阵地,直奔渡口,打了红10团一个措手不及,为夺回渡口,红10团最后只能放弃光华铺阵地,向渡口冲击,在黑暗中打了一场混战,桂军有备而来,红10团仓促迎战,在黑暗中可能敌我不辩,无法放开手脚,导致伤亡惨重。30日晨,虽然红10团最后击退了来犯桂军又夺回了光华铺,但红10团团长沈述清在冲锋的过程中中弹牺牲。诚然,红军一个团,桂军也是一个团,兵力差不多,仗打成这样确实不应该。界首向北约30公里的脚山铺,红一军团的六个团在林彪的带领下抗击湘军的三个师又一个旅、四个补充团和三个保安团,却打的有声有色,攻防有法,鏖战三天,给湘军以重创后主动撤离。也有人说,桂军比湘军战斗力强一点,其实要说战斗力,各地方军阀都差不多,在军阀混战的年代,如果谁的军队战斗力太差的话,早就被淘汰出局了,而且湘军是大团编制,一个师足有一万到一万两千人(桂军的编制每个团约三千人。)湘军又有多架飞机助阵。所以要说战斗力,湘军比桂军强多了。。

②、激战中的界首渡口

战机稍纵即逝,受到重创的红十团还没来得及喘息,30日,桂军的三个团的援兵就已经赶到了,此时兴安的桂军兵力已经达到了四个团。30日上午,在光华铺方向两个团的桂军向光华铺蜂拥而来,红10团接着陷入苦战,接替沈团长的第四师参谋长杜中美中弹牺牲,红十团政委杨勇腿部被弹片击中受伤。红10团被迫放弃光华铺向界首渡口撤退。此时,彭德怀急调在红10团北边布防的红11团和在渠口布防的红12团火速向界首靠拢增援红10团,向光华铺全力反击。但为时已晚,三个团对两个团,红军仍然进攻吃力,费了半天力气,也没能夺回光华铺,只勉强在光华铺和界首之间构筑了第二道防线。此时桂军却越打越顺手,第三个团悄悄渡过湘江直接向界首东边渡口扑来。红三军团防守的界首渡口受到全面攻击,彭德怀只能动用最后一个团---红五师第13团对桂军进行反击,红军局面十分被动,完全就是被动挨打局面。

红军虽然被动,江东、江西打成一锅粥,但是红军还能勉强稳得住战线,如果及时调整部队,几个师相互协作,守住一个渡口还是不成问题。然而,渡口却在第二天12月1日彻底就丢了。12月1日,红五师13团在湘江东岸等来了红五师14团、15团余部,但是合兵一处后他们没有继续留在东岸,而是向西过了江。这样,红三军团红4师和红5师都到了江西岸,留在江东渡口抗击敌人接应后续红八军团的,理论上只有红6师,红6师18团已经在新圩被围,16团在没有得到任何命令的情况下已经悄悄过了湘江,只剩下红17团。所以,在12月1日上午,在界首湘江以东渡口如果仍然有成建制的红军主力的话,只能是红六师17团。那么很可能更糟糕的是,在那个上午,红17团也早就过了湘江,界首东岸已经没有成建制的红军队伍去阻击桂军,哪支队伍过江,哪支队伍组织临时狙击部队,打完就走。在界首渡口没有专门委派队伍防守,或者委派了,队伍没有坚决执行命令,所以没到中午,界首东岸很快就丢掉了,东岸一丢,江西岸的红4师很快也吃不住了劲,有被桂军包围的危险,所以没等军团下令,红4师自己组织撤退了。界首彻底被桂军占领。界首的丢失直接导致了一个严重的后果就是直接切断了红八军团过江的道路,12月1日午后,红八军团才赶到界首,但界首在中午已经被桂军占领。红8军团被迫改道下游12公里处的凤凰嘴过江,最终被从新圩冲过来的桂军44师打散。

回复 顶6
首页社区中国历史
分享:

回复楼主:

热门评论

80楼 清风过客
先来看看你在下面各楼的发言——
22楼 大兵susu ...不要像小丑一样跳来跳去地。或者你去抄党史过来也行
43楼 大兵susu 一个内蒙小地方党媒,其权威响力有多大呢?...这样漏洞百出的资料可信吗?
67楼 大兵susu 一个算术都不会做的家伙,拿出几个互相矛盾的数据在充大头,甚至把“白冲洗”的也抬出来作证据。
69楼 大兵susu 无知之徒,你懂什么是宣传工作,什么叫做“重大决策”?什么是学术研究?...你又拿什么“权威”来压人
呵呵,你以为你凭着网络流氓似的叫骂声,就能把别人吓住了?
你要不是在这79楼继续跳脚蹦跶,我还没打算和你耍得无赖较真,真叫一个给你脸你却不要脸!
首先,你在这儿胡扯得全部是网络上的个人观点,哪怕这些个人是学者公知专家教授,只要这类观点没取得官方的认可采信,就不具备权威性和公信力,你再怎样忙乎也鸟用木有!
其次,是你在22楼让我“抄党史过来”的,转发了党媒观点,你又拿地域等级来嘲笑党媒“漏洞百出”。
转发了人民网的观点,你又讥讽是“互相矛盾的数据在充大头”。
现在你又开始喊冤叫屈拿“权威”来压你了。
那么你说说,网络上铺天盖地众说纷纭,到底以哪种说法为最接近真实历史的史料呢?难道像你这样找那些即符合你味口又编造的最像的?
找党媒也是你先提的,找来党媒你又百般挖苦,比如你在这儿发言——你那所谓的错漏百出的资料,还有脸在辩数字“相互矛盾”也关你的事,普天下的人都不懂你!去拿一个“漏液”的所谓资料在这里丢出丑,竟然还想把自己撇清!
试问,我自己什么也没说,仅仅是粘贴了党媒的资料,你挖苦党媒关我的事吗?
我要是反问你,你又要说我拿权威压你,没准还要说我替你上纲上线,把自己装扮成楚楚可怜的受害者,这就是你说的“撇清”吗???
你问什么是宣传工作,今天就替你这冥顽不化之辈好好上一课。
简明扼要的说: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促进理想信念、价值理念、道德观念提供思想保证、舆论支持、精神动力和文化条件。
为什么要驳斥你在2楼的胡说八道,因为你借着湘江之战的失利,趁机扭曲历史吹嘘桂军抹黑红军,完全和上面所列背道而驰。
你问什么是重大决策,截图里说得很清楚,“确保党中央关于宣传工作”,就是刚刚在上面简明扼要说的,可开窍了???
至于你扯出的“学术研究”,如果不是自然科学而是社会科学方面的研究,这和研究者自身的三观休戚相关。
胡适之算是现代学术研究的翘楚之一,因为他的三观有问题,所以他的研究成果是为蒋家王朝服务的,当然你会喜欢。
所以,学说研究不能成为否定主流意识的幌子,更不能成为主流意识的绊脚石。
最后提醒你一句:你若拿不出“桂军威武红三军团无能”的权威性截图证据,你在这即便耗干了口水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回复 顶20

最新评论

140楼 大兵susu
二渡赤水也是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掩护中央纵队长征摆脱国民党三十万大军的围堵之战。那为什么红军没有设立一系列的阵地去狙击来敌呢?也和湘江战役那样,打了不到五天时间的仗,结果黔军的八个团,中央军两个师被歼。你不会想想,经过湘江战役的重大损失后的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难道面对的敌人是怂包吗?难道摆脱敌强我弱的战略态势了吗?
这才是教会你什么是灵活机动战争艺术最典型的战例;这才是以极小的代价,打破敌军重兵围堵封锁“出色”的战术指挥。
你只懂背书,贴图,唱高调!
回复 顶0
139楼 大兵susu
不要背书和贴图,谅你“腹中空空”也说不出红一军团和红三军团密切配合作战的具体战例。
回复 顶0
加载更多评论

热图推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