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两军夹江上,泸定决分晓”之红军左纵队

福建省长汀县宣成乡下畲村杨成武将军故居,珍藏着一份由时任红一军团军团长林彪下达给红四团团长王开湘(黄开湘)、政委杨成武的作战命令:

“两军夹江上,泸定决分晓”之红军左纵队

1965年8月6日杨成武将军在《解放军报》上发表文章《飞夺泸定桥》,关于这份命令是这样说的:“第二天(1935年5月28日),为了赶路,我们(红4团)比原来命令规定的时间提前一小时开饭,5点钟,天未明,就出发了。走了几里地,军团部的通信员骑马从后面追上来,递给我们一份命令,上面写着:王、杨:军委来电,限左路军于明天夺取泸定桥。你们要用最高速度的行军力和坚决机动的手段,去完成这一光荣伟大的任务。你们要在此次战斗中,突破过去夺取道州和五军团夺鸭溪一天跑一百六十里的记录。你们是火线上的英雄,红军中的模范,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完成此一任务我们准备祝贺你们的胜利。林、聂”

这份命令中提到的“军委来电”指的是《朱德关于红四团应乘胜追击直下泸定桥致林彪、刘伯承、聂荣臻电》

A. 昨二十七日二十时电悉。

B. 我四团今二十八日应乘胜直追被击溃之敌一营。并迎击增援之敌约一营,以便直下泸定桥。二师部队迅速跟进,万一途程过远,今日不及赶到泸定桥,应明二十九日赶到。

C. 刘、聂率第二团亦应迅速追击北岸之敌一营,以便配合四团夹江行动。

朱二十八号一时半

仔细阅读这些资料,品味将帅之间的互动:

28日1时半,林彪收到朱总司令的电报后,手写了这份作战命令,将“29日赶到泸定桥”改成“29日夺取泸定桥”;命令是由通讯员骑马送到的,说明林彪的军团部就在红四团后面不远(田湾);命令是5点多送到的,说明是准备在红四团出发之前送到,给时间开动员会的。署名“林聂”,“聂”的笔迹和其他字是一样的,而此时聂帅与刘帅一起,在右路纵队,不知道有没有通知他。

接到命令后红四团经过25小时的急行军,先头部队(一营1连)于29日6时许到达并占领了泸定桥的西桥头,16时,红四团向东桥头发起攻击,17时许,红四团夺下泸定桥,19时,红四团占领泸定城。

21时,林彪报捷《林彪关于红四团已攻占泸定桥致朱德等电》:“朱主席,刘、聂、董、李:我四团于今晨六时赶到泸定桥附近,于十七时攻占泸定桥,敌向天全退去,余另告。

军委26日发布《朱德关于我军夺取并控制泸定桥渡河点以取得战略胜利的部署》命令,将红军分为左右两路纵队沿大渡河前进时,对泸定桥的防守情况并不是很清楚,甚至做过最坏的打算:“假如两路不能会合,被分割了,刘聂就率部队单独走,到四川去搞个局面。”林彪的左纵队更大的作用是万一攻不下泸定,就作为先锋进攻康定。29日晚军委纵队在摩西宿营(摩西有两条路,一条去康定,一条去泸定),21时接到林彪报捷电报,22时召开摩西会议,会议的第一个决定就是:红军不去康定。

红四团在具体战术上又是实施的呢:

29日6时,红四团先头部队进至泸定桥河西街及观音阁后山,将敌县长宋孝特民团一部缴械,占领了泸定桥的西桥头,与东岸敌军进行对射,敌军伤亡50余人,使敌人不能继续拆泸定桥上的木板(已经拆了一半)也不便修建工事。

29日上午红四团大部队陆续到达,中午红四团在沙坝天主堂(离西桥头1公里)召开战前会议,制定了作战方案:

a. 2连连长廖大珠带22名突击队员,持冲锋枪或驳壳枪、腰缠10来颗手榴弹、背着马刀冲锋在前。

b. 3连连长王友才带3连背着枪,腋下夹一块门板,边爬,边铺桥,边冲锋。

c. 后继部队跟进冲锋。

d. 三营长曾庆林指挥全团所有的轻、重机枪,布置在西桥头后面的观音阁石栏,压制敌军火力,掩护夺桥和铺桥行动。

e. 二营火力封锁对岸安乐坝(敌38团二营驻地)到泸定城之间唯一的小路。将一部分机枪布置在上田坝(离西桥头2-3公里)的山坡上,对安乐坝守军和有可能从冷碛、龙八埠来援的敌军实施火力控制。

f. 三营7连用门板和竹竿绑扎木排,尝试能否漂流渡河。

g. 29日下午16时前,红一军团特务营在陈士渠营长的带领赶到泸定桥,带来红一军团部的轻、重机枪,交三营集中使用。教导营受命前出烹坝,阻击打箭炉(康定)方向可能来援之敌。

说明:

1. 左纵队行军序列为:红四团、红一军团军团部、红二师主力(欠红五团,实际是二师师部和红六团)、红五军团。军团部就在红四团后面,林彪是一个非常善于学习的军事指挥者,红一团在安顺场渡河的经验他肯定有注意到,集中火力也是我军的传统。因此28日林彪给红四团下达夺桥的命令后,他安排了军团教导营携带军团的所有能带的轻、重机枪支援红四团,并在烹坝阻击打箭炉(康定)方向可能来援之敌。

2. 7连是否渡河:据7连老红军吴清昌说“7连60多人在泸定桥下游2公里处河面较缓的地段,用门板和竹竿绑扎木排划了过去,随后向泸定城发起攻击”。敌38团三营负责守东桥头的连长饶杰也说“红军看到我们守桥甚严,于是遣一部从下游水堡处找到一支船渡江,抄在我营后面,截断我营与团部的电话联系,从而使我腹背受敌”。对岸敌军的机枪连与迫炮连在泸定桥南侧河岸边的乱石堆(正对沙坝河滩这个附近唯一可能渡河的地点),敌38团二营在泸定城南2公里的安乐坝,泸定桥战役开始后才撤退的,因此即使7连从下游过河也难以给敌军太大的威胁。

3. 据说红一军团炮兵连和特务营一起到达并参加了泸定桥战役,但是安顺场渡河时炮兵连的炮弹已经用完,姑且存疑。

29日红四团做好准备后并未立即发动进攻,估计有两方面的原因:

1. 敌24军136师4旅38团先头部队(饶杰连)于28日傍晚到达时在泸定城头插了一个团的旗帜,38团第三营(周桂山营)、一个机枪连(机枪4挺)和一个迫击炮连(迫击炮4门)于28日二更到达,三营布防在泸定城内,38团团长李全山率第二营(李昭营,曾与红四团先头部队在大渡河两岸打着火把并行一段时间后,28日晚12时在甘露寺路边客栈宿营)于29日上午进至泸定城南的安乐坝驻防(晚于红四团一营,早于红四团主力)。红四团以为敌军城内有一个团,城外也有一个团。

2. 红四团接到命令是:“军委来电,限左路军于明天(29日)夺取泸定桥”,他们并不知道这个命令是林彪发出的,只知道左路纵队和右路纵队是一起行动的,认为右路纵队也会在29日白天赶到,这样才有时间配合夺桥。29日4时前,红一军团特务营到达,告知红二团在海子山遇阻(教导营曾用机枪协助红二团攻克石门坎)。没有选择,只能冒险夺桥。

29日16时,10名司号员同时吹响冲锋号,百余挺轻、重机枪,上千支步枪在中央红军最精锐的部队——红四团战士的手上一起向敌军开火,2连连长廖大珠带22名突击队员扶着桥边的栏杆,踩着摇晃的铁索,向敌人冲去,喊杀声震天。刘文辉的第24军是川军中装备较差的一支,和刘湘作战失败才退守汉源的,38团也非24军主力,哪里见过这样凶猛的攻势,东桥头上唯一的一挺机枪(地方狭窄)被红军多处火力完全压制,其他的机枪、迫击炮早就被重点照顾,敢露头的敌军立即被消灭,38团顿时损失惨重。38团团长李全山在与第4旅旅长袁镛(袁国瑞)通电话时得知,旅部被红军进攻正准备撤离,这边红军眼看就要过桥了,他的团部及二营在泸定城南2公里的安乐坝,本意是阻击对岸的红军援军,结果反被红四团二营火力封锁守,无法支援泸定城,因此只得安排三营垫后,团部、二营、机枪连、炮兵连一起撤向天全。三营营长周桂山见团长先走了,随后也跑了。守东桥头的饶杰连的士兵惊慌失措,纷纷从桥头工事中钻出来,撤至泸定城内。

突击队员们冲过最后一段桥面时,敌饶杰连拖后的虎班放火点燃了城外的木板(从桥上拆下来的),突击队员冒火冲入城内与敌军博斗。这个时候敌军才缓过神来,刚才的火力攻势太吓人了,现在这种肉博的方式才是他们熟悉的战斗模式,一度还压制住了突击队,被红四团后续部队三连主力冲击,败下阵来。17时许,红四团夺下泸定桥,19时,红四团占领泸定城,并派三营沿河警戒。22时许,红四团三营的排哨与右路纵队的红三团遭遇,看到“俘虏”后才知道是友军到达。

飞夺泸定桥是红军长征时期的经典战役,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多年来的宣传侧重于22勇士的大无畏英雄气概,因此受到了很多人的质疑。实际上此战胜利的关键不在夺桥和夺城,而在于红四团先头部队经过25小时急行军240里山路(网友实测,什月坪到泸定桥的距离是194里),在敌38团刚到泸定城后就赶到了泸定桥西,使敌人无法做好守桥准备。胜就胜在这个“飞”字上!

夺桥战斗中红四团的战术水平也得到了很好的体现,集中全部火力,突然一起向敌人开火,完全压住了敌38团,使敌军连开枪都难,这才在较小的损失下取得了泸定桥战役的胜利。2连连长廖大珠和22名突击队员,在拆除了桥板的铁索上,扶着桥边的栏杆,踩着摇晃的铁索,向敌人冲去,虽然没有冒着敌人的弹雨,但是说他们具有大无畏英雄气概难道有错吗?

飞夺泸定桥也是几个部队协同配合的结果,右纵队红一师牵制了敌4旅第10团和第11团,使得敌军无法增援泸定,攻占第4旅旅部所在地龙八铺更是让敌38团下定决心撤退。

30日,林彪(有说是周恩来6月2日颁发的,但2日红四团已经离开泸定城)根据军委命令,在泸定桥边将军委授予的奖旗、每人一套列宁装及军团奖励的一本笔记本、一支钢笔、一只搪瓷碗、一只搪瓷缸子、一双筷子等奖品(当时最高的奖尚)颁发给夺取泸定桥的英雄们。

31日夜,红四团第二营副营长黄霖率第六连从悬崖上攀葛附滕,登上桌子山,居高临下向垭口守军敌第24军第4旅第10团谢洪康部主力发起攻击,经激战,以伤亡30余人的代价,缴枪200余支,俘敌200余名,攻占川康要隘飞越岭,彻底打开了脱离大渡河峡谷的通路。之后红四团成了红军的先锋,6月13日红四团与红四方面军先头团会师,9月17日攻占腊子口。

1979年10月,聂荣臻同志为大渡河纪念馆题词,写下了这么几句:“安顺急抢渡,大渡勇夺桥,两军夹江上,泸定决分晓。”

1985年夏,中共中央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杨成武在北京会见江西省电台《红军之路》采访组时,挥毫题诗:“无边风雨夜,天堑大渡横,火把照征途,飞兵夺泸定”

细品林彪的作战命令与报捷电报,慢慢品……

附:红军左、右纵队进军图

“两军夹江上,泸定决分晓”之红军左纵队

回复 顶1
首页社区中国历史
分享:

回复楼主:

最新评论

17楼 少林高僧
右纵队呢?
回复 顶0
16楼 八路军冀南军区
神兵天降
回复 顶0
加载更多评论

热图推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