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郝柏村去世

据“中央社”消息,台湾前行政机构负责人郝柏村30日去世,享年102岁。

郝柏村(1919年8月8日-2020年3月3日),字伯春,汉族,1919年8月8日出生在江苏省盐城市盐都区葛武镇郝荣村,台湾当局一级上将,曾任台湾地区“行政院长”,参谋总长等职。其子郝龙斌为前任台北市长。

郝柏村乃陆军官校十二期炮科毕业,之后随即加入抗日战争,参加过1938年的广州之役及1939年的皖南战役。后又随孙立人所率领之中国远征军38师赴缅甸作战,战胜后转进印度休整。1948年于国共内战之辽西会战(辽沈战役)期间,他从锦州前线被召回,成为蒋中正总统的侍从官。郭寄峤上将为其岳父。

1958年金门炮战(八二三炮战)发生时在金门担任第9师师长,奉命率部戍守小金门(烈屿)有功,因而获颁云麾勋章与虎字荣誉旗,并升任金门防卫司令部司令。1977年4月,晋升陆军二级上将,调升副参谋总长。1978年6月,掌伪陆军总司令。1981年12月由蒋经国晋任一级上将,并调升台湾参谋总长,在职八年。参谋总长原来两年一任,因种种特殊情况一再延任,成为历任在职最久的参谋总长。

生平履历

郝柏村先生1919年出生于盐都葛武镇郝荣。6岁起在本庄净土庵读私塾三年,后又到尚庄小学和盐城县立第二小学念书。13岁小学毕业后考取盐城中学读初中。1935年,16岁的郝柏村考取了常州中学高中部。因家境不十分宽裕,他便放弃了念高中的打算,来到南京,报考不需缴纳任何费用的黄埔军校。经初试和复试,郝柏村被录取为军校第12期新生。当时军校分步兵科和炮科,郝柏村分在炮科。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军校由南京迁到庐山,不久又迁到武昌,因形势逼人,军校加快了教学步伐,黄埔军校第12期学生于1938年元月提前举行毕业典礼,毕业后放假两周,郝柏村回到家乡,休息两周,返校后被分到湖南宁陵炮兵学校,学习由苏联援助的火炮使用技术。

此次一别家乡整整60年,一个甲子,他都没有机会回家乡一趟。

1940年,郝柏村炮校学习结束后,分在炮兵14团5连任代理连长。先后驻防在湖南邵阳、广西兴安一带。1944年,又被派到重庆陆军大学第20期学习,学习结束后,升任炮兵14团参谋主任,随部队先后驻防郑州、徐州,于1948年初调防沈阳。辽沈战役前夕,郝柏村奉命离开部队,到南京-待命,后被分配去陆军196师任上校参谋长,驻防湖南衡阳。

渡江战役前夕1950年春,郝柏村由香港辗转来到台湾,凭个人资历,在炮校谋了个教员职位,两年后升任炮兵学校总教官。1954年,被送到陆军大学将官短训班培训一年,结业后,被分到第三炮兵任上校指挥官。1958年8月升任第九师少将师长兼战地指挥官,戍守小金门。后又被送到台湾“三军联合参谋大学”将官班深造,旋又被派往美国陆军参谋大学深造,1963年回台湾,出任陆军第三军副军长。1964年4月晋升金门防卫部中将副司令。同年10月,台湾举行阅兵,伪指派郝柏村为阅兵总指挥官。第二年,郝柏村接替胡琏,出任侍卫长。

1981年10月,郝柏村任参谋总长,晋升为一级上将。在1986年3月召开的国民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会委员,是中常委中唯一的一位职业军人。1988年1月蒋经国逝世后,郝柏村被留任参谋总长。1990年初春,被提名出任“行政院长”,兼任国民党-改革策划小组副召集人,“国家统一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在任三年多。

1993年8月,郝柏村当选为国民党中央副主席,任资政。

退休以后,郝柏村多次来大陆祭祖、省亲、旅游。

1999年4月3日13时05分,郝柏村先生偕夫人郭莞华,率儿子郝龙斌、郝海婴及孙女郝汉祥一行12人搭乘华航班机离开台北,经香港转港龙KA810班机抵达南京,开始了他阔别家乡61年以来的首次返乡祭祖扫墓之行。

2001年7月,郝柏村率领廿多位台湾高级退役将领赴桂林旅游,其中包括五位上将,多位中将,是-访问大陆最高级退役将领团。

2005年10月,郝柏村来江苏省扬州、盐城两市访问。在扬州这座古城,道出了其心声“踏进扬州就能感受到这座城市的生机与活力,扬州变化太快了,真可谓一天一个样!”,郝柏村离开部队来到上海,旋即又来到重庆,在重庆附近的一个县城的永川中学当半年教员。

另外它的史迹还有杀害大陆渔民的刽子手!郝伯村,李登辉

1990年7月21日前,26名福建渔民乘坐“闽平渔5540号”渔船开到台湾海峡与台湾渔民做小商品贸易活动。台湾军警突然赶来将正在进行进行贸易活动的26名渔民抓获。

1990年7月21日下午,台湾军警在宜兰县澳底,将26名福建渔民用黑布蒙住双眼,强行关进一米来高、三米见方的船舱内,并用六寸长的全新圆钉将船舱顶盖钉死,还在船舱顶盖压上重物。然后让船自然漂流到福建沿岸,由于船舱空间狭小,缺氧缺水且闷热异常。最后25名福建渔民相续被活活闷死,仅剩林里诚一人。

1990年7月22日清晨,福建平潭县澳前镇光裕村渔民发现搁浅的“闽平渔5540号”渔船,撬开船舱后,发现25具尸体和奄奄一息的幸存者林里诚。

消息传出后,引起海峡两岸各界关注,民众愤慨,要求台当局追究查办。但台当局除对事件的发生表示“甚为遗憾”外,却对事件发生的责任百般推卸。但正如台湾舆论所指出的,其说词自相矛盾,很难令人信服。并强调说,惨案的发生是台当局不合情理的“大陆政策”所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刚开始要求台湾当局道歉并严惩凶手,但两项要求均为台湾当局所拒绝。1990年8月15日,李登辉在国民党中常会上称,“台湾民众应理解国军执行遣返大陆偷渡者的用意和执行任务的辛劳,给予他们所应得到的支持”。台湾原“行政院长”郝柏村在答记者问时,称是大陆渔船自己撞到军舰上的,因此不存在责任问题,台湾没有一点责任。

据不完全统计,仅福建省,从1990年至1994年5月,沿海渔民在海上从事正常生产或航行时,遭金马守军枪炮击,共被打死四十六人,打伤一百一十二人。另一项统计显示,自1989年以来,台军警在遣返大陆私渡去台人员时,闷死、撞船淹死大陆人员计四十六人;在台湾海峡大陆一侧强行拦截抓扣大陆作业渔船达223艘、渔民三千一百六十人,有20艘作业渔船及生产设备被扣留,直接经济损失达1000万元以上。

回复 顶4
首页社区中国历史
分享:

回复楼主:

热门评论

10楼 汉委奴国王
他除了活的年纪令人羡慕外,上对不起党国,下对不起人民。
回复 顶15
4楼 zyzno1
他在金门期间,把大陆的渔民像沙丁鱼罐头一样塞进船舱,只开一个小洞,造成了不 止一起血案,犯有反人类贼。
回复 顶10
6楼 汉委奴国王
他在花园口的演讲,侮辱了被蒋匪害死所有的无辜中原人。
回复 顶9
5楼 zyzno1
当年大陆给他面子,让他来访问,在参观花园口决堤的旧址时,老不要脸还大肆宣传决堤的“伟大意义”,就是蒋家一条狗,活了一辈子没明白国民党为啥会输,视人民为蝼蚁。人民也会把他们掀翻在地,让他们不能翻身。
回复 顶7
17楼 右武卫将军
这老头是果粉老祖宗,跑到大陆来大放厥词,诬陷中共不抗日,却闭口不提自己老家江苏盐城就是新四军血战收复的。
回复 顶7

最新评论

45楼 汉委奴国王
在1987年的3月7日这天,一艘迷了路的越南渔船被海风吹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比较特殊,它就是这金门,蒋匪军向这艘船扫了几梭子航炮过去,最后渔船开始倾斜,漏水,这时候渔船上的人出来了,站在船头招手大喊,用不标准的汉语和台湾方面喊话,这时候岸上的守卫司令官,看到这个情况后,马上就下令停止了射击,然后就让台湾的士兵去到船上搜查,后来上去一看,果然发现这艘船就是一艘渔船,并没有啥特别之处,当时渔船上的动力系统坏了,也就只好随着洋流到处漂流,最后就到了金门岛附近。于是台湾方面就把这艘船的人全部带上了岸,关进了岛上的看守所,当时的这艘渔船的船长在台湾方面射击海炮的时候,被打伤了,但是台湾方面并没有进行救治,而是把他一同关进了看守所。最后几天后,那个船长居然在看守所里死去了,这可让当时的台湾当局为难了,毕竟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死去的,而且是在台湾的看守所里,最后台湾金门海防司令部决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全部杀死,这样就没人知道了,最后渔船的将近20人,全部被杀死,奄奄一息被活埋的,挣扎哭喊的被命令以圆锹击杀,并焚毁船身后掩埋。其中还有四名妇女(含一位孕妇)及六名儿童,郝柏村之后出版的《八年参谋总长日记》,他在书中提及当时这些格杀勿论的政策都是台军故意而为之,当时小蒋和蒋仲苓等曾下令、准许或容许虐待战俘或平民。郝柏村在日记中记载,“...(该案)不会立即烟消云散,仍是处理棘手,且看半年后能否平息。”
  现场的钟姓旅长被依教唆杀人罪判刑一年十个月、刘姓营长被依共同连续杀人罪判刑一年十个月,李姓连长与张姓连长则被依共同杀人罪判刑一年八个月,但都被缓刑三年,关几天再回役或退役,薪水照拿。高层则全都没事。
回复 顶2
44楼 汉委奴国王
在1987年的3月7日这天,一艘迷了路的越南渔船被海风吹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比较特殊,它就是这金门,蒋匪军向这艘船扫了几梭子航炮过去,最后渔船开始倾斜,漏水,这时候渔船上的人出来了,站在船头招手大喊,用不标准的汉语和台湾方面喊话,这时候岸上的守卫司令官,看到这个情况后,马上就下令停止了射击,然后就让台湾的士兵去到船上搜查,后来上去一看,果然发现这艘船就是一艘渔船,并没有啥特别之处,当时渔船上的动力系统坏了,也就只好随着洋流到处漂流,最后就到了金门岛附近。于是台湾方面就把这艘船的人全部带上了岸,关进了岛上的看守所,当时的这艘渔船的船长在台湾方面射击海炮的时候,被打伤了,但是台湾方面并没有进行救治,而是把他一同关进了看守所。最后几天后,那个船长居然在看守所里死去了,这可让当时的台湾当局为难了,毕竟是在自己的地盘上死去的,而且是在台湾的看守所里,最后台湾金门海防司令部决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全部杀死,这样就没人知道了,最后渔船的将近20人,全部被杀死,奄奄一息被活埋的,挣扎哭喊的被命令以圆锹击杀,并焚毁船身后掩埋。其中还有四名妇女(含一位孕妇)及六名儿童,郝柏村之后出版的《八年参谋总长日记》,他在书中提及当时这些格杀勿论的政策都是台军故意而为之,当时小蒋和蒋仲苓等曾下令、准许或容许虐待战俘或平民。郝柏村在日记中记载,“...(该案)不会立即烟消云散,仍是处理棘手,且看半年后能否平息。”
  现场的钟姓旅长被依教唆杀人罪判刑一年十个月、刘姓营长被依共同连续杀人罪判刑一年十个月,李姓连长与张姓连长则被依共同杀人罪判刑一年八个月,但都被缓刑三年,关几天再回役或退役,薪水照拿。高层则全都没事。
回复 顶4
加载更多评论

热图推荐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