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愚:外国军队为何成了疫情沦陷区?

2020/03/14 17:39 石室施氏诗士1925 T大

来源: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若愚]

军人,在人们印象中往往是身体健壮、孔武有力,战场上能够出生入死,大灾大难发生时也能救人于水火之中。

然而,让人颇为意外的是,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有好几个国家军队人员被确诊,数以万计的军人被隔离,这些都不可避免地对部队开展训练和自身安全带来影响,乃至许多重要的军事演习被迫推迟或取消。

疫情肆虐,军人如何在守卫公众安全的同时,守护自身安全?或许,中国军队的很多做法,值得世界同行们学习。

军人并非生活在真空之中

外国军队爆发疫情情况,往往和所驻守地区疫情直接关联。

军人不能割裂于社会独自生存,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与外界有着密切的接触,新冠肺炎病毒正是通过这些接触渠道传入军营内部。由于军队大部分时间都是集体活动,空间狭小拥挤,病毒一旦扩散就极难控制,进而导致蔓延迅速。

韩国国防部动态发布本国军人感染新冠肺炎情况。截至3月10日10时,韩国军队内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为37名,其中2人已经治愈,35人正接受治疗。目前韩军内部被隔离人数为2840名,但在3月2日,韩军隔离人数最多时达9790余人。

虽然1月下旬中国疫情为全世界拉响警报,但韩军并未采取任何预防措施,依旧允许军人照常休假、外出,与外界保持密切接触。2月20日,韩国一名士兵从大邱休假回到济州海军基地后确诊新冠肺炎,成为韩军中首位感染者。仅1天过后,陆海军三军均有军人确诊。

王若愚:外国军队为何成了疫情沦陷区?

韩军加强对官兵体温检测(图/News 1)

虽然认识到疫情严重性后,韩军规定从2月22日起禁止全体官兵休假、外出、夜不归宿、探亲等,但为时已晚,病毒在韩军内部快速扩散,感染数与隔离人数逐步攀升。2月25日,韩国防长郑景斗下达指令,要求立即对发生感染的部队采取隔离和防疫措施,阻止疫情进一步扩散。考虑到疫情的风险,韩美双方宣布,推迟举行原定于3月初的美韩联合军演。韩联社称,这是美韩联合军演首次受传染病影响而延期举行。

王若愚:外国军队为何成了疫情沦陷区?

韩国大邱一处美军基地,军人戴口罩执勤(图/News 1)

在高度风险之下,驻韩美军也无法独善其身。

美军在韩国驻扎有3万军人,军事基地40余个,遍布韩国全境。驻韩美军不但出入自由,还以纪律败坏著称。2011年,由于官兵性犯罪、饮酒事故等丑闻频发,驻韩美军实施禁止官兵深夜外出的措施,直至2019年才解除禁令。

同时,大量的军属来到韩国,只有少数能在军营内居住,大部分需要在营区附近租住房屋,由美军支付相关费用。美军军人、军属与韩国社会接触密切,感染病毒的风险大增。

2月24日,作为疫情暴风眼的大邱市,首次发现有美军军属确诊感染新冠肺炎。26日,首个美军士兵也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目前,驻韩美军基地共有7人确诊。

作为疫情重灾区,意大利军队也无法幸免。

3月8日下午,意大利陆军参谋长萨尔瓦多莱·法利纳发表声明称,他本人病毒核酸检测呈阳性,目前正在自己的居所内隔离。法利纳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但需要他本人出席的工作将由另外一名将军代替。此前,在美国驻意大利那不勒斯基地中,有美国海军士兵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成为驻欧美军中首次出现病例。

这几支部队密集发生新冠肺炎疫情,应是由以下几点原因导致:

一是职业化制度赋予军官和军士更大自由。

美西方国家大多实行军人职业化制度,军官专司谋划和指挥打仗,部队管理的责任则是交给军士。所以,这些国家的军官、不值班的军士和在私企一样,开着私家车过来上班,到点就下班,除非有紧急军情,否则一概不加班。工作之余,他们活动很自由,与社会接触多。

笔者此前因工作原因,接触过美国、马来西亚、泰国等国的军官,他们均表示下班后的时间由个人支配,部队一般都不会干涉。这种情况下,一旦驻地附近疫情高发,军人容易传染病毒。

二是未执行隔离等防护措施。

以韩国为例,对于外出特别是休假人员返营后,虽然进行了体温检测,但只要当时体温正常即可过关,随后与其他战友一同参加训练、娱乐,病毒就会借机扩散。只有对休假返回人员,尤其是来自类似大邱市这样的重点地区,采取14天强制隔离措施,才能够有效阻隔病毒传染。

三是参与抗疫,受感染风险增大。

军队在抗击疫情方面有着技术、人员和装备方面的显著优势,是各国处置疫情的“王牌”和“底牌”。

疫情发生后,韩国派出军医、护士参与一线救灾,并安排防化兵对主要街道进行洗消作业,戴有口罩的军人在重点地区执勤。

王若愚:外国军队为何成了疫情沦陷区?

韩军防化车辆进行洗消作业(图/韩媒)

随着意大利宣布全国“封城”,该国军人也被派遣到一线执勤。

在伊朗,陆军成立“圣战基地”,举行隆重出征仪式,并派出防化分队为医院消毒,协助进行街道清理。

随着军人在一线执勤时间的延长,尤其是工作地点还是高危地区,稍有疏忽就有可能被感染。

四是参加宗教活动的影响。

很多西方国家军队都允许官兵信仰宗教,并将其作为增强官兵凝聚力和忠诚度的一种有效途径。美军的随军牧师是有编制的军队人员,可以在军队中开展宗教活动。英军在营区内建设教堂,信教军人可做礼拜。此外,很多军队还允许军人外出,到营区附近的宗教场所参加大规模的宗教活动。这些活动往往时间较长,人员密集,又有集体唱诵圣歌等环节,让风险大增。

此外,军人亲属、朋友等参与宗教活动,也为军人带来潜在风险。以韩国忠清北道某陆军部队一名士兵经历为例,他在休假期间与女友会面,而女友此前参加过邪教组织新天地教会的大邱道会——正是在这个道会中发生了大规模传染。女友把病毒传染给这位士兵,士兵结束休假回营后又传染给了一起训练、生活的同连队战友。

对疫情扩散风险的不以为然、松散的管理模式,以及营区周边社会环境的影响等,这些因素叠加起来,导致驻守在高危地区的军人,成为疫情爆发的高危对象。

中国军人防疫有经验可取

3月2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军队支援地方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有关情况。路透社记者提问:

“军营是许多人聚集的地方,为什么在军队中没有出现冠状病毒感染的病例?军方采取了什么措施防止病毒传入军营内?这些措施跟平民采取的措施有什么不同?”

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卫生局局长陈景元介绍了我军的一些经验做法。综合军队媒体近一阶段的宣传,军方在抗击疫情方面的措施,可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严格控制人员外出和交流。

对中国军队特别是基层部队的干部骨干来说,必须与战士实行同吃、同住等“五同”,只有周末和节假日才能按比例外出。相较于外军的管理模式,这是一个接近“封闭式管理”的状态,但这也为隔断疫情向军营传播提供了一道“制度防火墙”。在此基础上,疫情发生后,他们进一步控制人员外出,积极调整训练工作安排,减少集会聚集等集体活动。

二是搞好防疫教育和制度落实。

疫情发生后,中央军委迅速启动应急机制,成立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建立军队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联防联控工作机制,对疫情防控和支援地方工作多次进行研究部署。部队及时开展防控知识培训,组织学习《防控方案》等文件,搞好体温检测、公共场所消毒、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等措施。

前几天,有个班长被隔离14天后做空翻的视频引发网友关注,从这个细节中我们也可以看出,各级部队对落实探亲休假、出差人员归队后的集中隔离制度是很严格的,避免病毒携带者传染更多官兵。

王若愚:外国军队为何成了疫情沦陷区?

“空军在线”教大家做抗疫健身操。截图自抖音

三是通过保持训练来增强免疫力。

保持适当的运动强度,是预防新冠肺炎的重要措施。3月9日,空军官方抖音号“空军在线”推出一则视频《看警卫兵如何跳抗“疫”健身操》,三位戴着口罩的空军战士演示了展腹开合跳、动态平板支撑、俯卧升合跳、花式俯卧撑等动作。

现在,大规模集体化的活动受到调整,更适合开展这种可分散组织的体能训练,也更有利于提高官兵身体素质。

四是强化营区管控,管好军属和退役军人。

中国军队与外军的一个很大不同,就在于部队营区内一般都设有家属院,家属与军人在营区内集中居住,而非像外军那样资助在营区外租住房屋。长久下来,营区内居住着大量的转业军人,如何管好这些人就成了疫情防控的一个难点。

据“国防大学”微信公众号透露,他们对所有居住在营区内的人员实行“一户一证、凭证出入”、“逢车必检、逢人必查”等制度,每日定时对营区环境及电梯、走廊灯公共区域进行防疫消毒。

笔者一位已转业的朋友,居住在南方某部队营区,他介绍说这个部队对所有人员都实行同样严格的政策。

他们第一次建立把所有住户都纳入其中的微信群,上班人员每天要通过小程序进行申报,持“红证”出入营门;不上班人员持“蓝证”,每天可两次下楼倒垃圾、买菜,但不可离开营区,也不能在院子里散步玩耍。就连营区内超市的地方工作人员,都关在院子里不让随便进出。

那位朋友笑言,军校毕业20多年,没想到又过上排队领外出证外出、上次超市比出国都兴奋的“军校式”生活了!

中国军队这些严格管控的做法,其实归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把风险想得更严重些,把困难想得更艰巨些,把防护做得更细致些,把管理搞得更严格些,就能够有效防范疫情的传播。

打赢“信息病毒”同样是场艰巨斗争

2月17日,国内多家新闻媒体刊发了山东舰党委坚持疫情防控和训练试验两手抓、两不误的新闻,介绍了他们如何在大抓军事训练的同时,严格落实“封闭式”管理、宣传防疫知识、组织全舰卫生进行大整治消杀灭等活动。文章的末尾专门提及,“目前,山东舰官兵无人感染新冠肺炎,各项训练试验工作正按照预定计划稳步推进。”

王若愚:外国军队为何成了疫情沦陷区?

国产航母山东舰进行训练(图/环球时报)

这个看似寻常的报道,其背景是此前有邪教媒体在境外发布消息称,“山东号有官兵确诊新冠肺炎,全舰数百名军人被隔离”。权威新闻媒体的报道,正是对这则谣言的回应,是更高层次的“辟谣”。

新冠肺炎是社交媒体时代爆发的第一场疫情,人们获取疫情信息的主要渠道从传统媒体转移到了社交媒体,在更加便捷获取信息的同时,大量的虚假信息乃至别有用心的谣言夹杂其中、扰乱人心。

对于中国军人而言,抗击疫情的战场有两条战线,一个是狡猾、凶残的新冠病毒,另一个则是这些汹涌而至的“信息病毒”。

前段时间,类似“解放军专家接管P4病毒实验室”、“军队对武汉实施军管”、“军方有意制造病毒危害社会”等信息在自媒体上广为流传,危害着军队军人的形象,甚至动摇人们的抗疫信心,造成社会心理恐慌。中国军网专门开设“涉军疫情辟谣平台”,就连沉寂已久的“钧正平”微信公众号都出来发声,对这些恶意信息谣言进行批驳。

王若愚:外国军队为何成了疫情沦陷区?

中国军网专门开设辟谣平台

对于各个国家的政府和军队来说,如何应对与疫情如影随形的“信息病毒”,同样是一个难题。

比如,在疫情爆发后,社交网络上就流传“美国军人运动员参加武汉军运会不是为了拿奖牌,而是大街小巷乱转,蓄意传播病毒”、“美国民众忙着屯枪”等信息。日本电视媒体播发新闻,认为美国去年冬起爆发的大流感造成1.4万人丧生,其中很可能就有新冠肺炎病人,内地多家媒体以“新冠肺炎可能起源于美国”进行宣传,以此回击“中国肺炎”的污名化做法。

随着形势的急剧恶化,伊朗加大了对信息传播的管治力度。伊朗议会一名发言人宣布,任何被发现传播新冠病毒疫情谣言的人员,将被判处1到3年监禁并处以鞭刑。随后,伊朗网络警察就宣布逮捕24名涉嫌传播谣言的人,另有118人被短暂拘留并受到警告。

一手持消毒水、体温计对付“疫魔”,一手敲击键盘对付“喷子”,或许将成为多个国家军人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常态。

(注:本文参考综合了环球时报、中国网、海外网、中国军网、“国防大学”、“空军在线”等相关报道。)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https://www.guancha.cn/wangruoyu/2020_03_14_541561_s.shtml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