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绝望之下的绝唱——论“孙杨案”

2020/03/10 11:16 cr361 T大

“孙杨案”细节公布后,不少朋友对WADA律师的表现表示赞赏,认为孙杨一方发挥很失败,有人进而认为这是败诉的原因。其实,以法治观点看,法庭不是辩论赛,律师的辩论、提问虽然看点多、热闹,但是问题并不在这里,不必过于解读。

第一,法庭是讲证据的地方。辩论再热火,最终看的还是证据的扎实程度、适用程度。

第二,普通人毕竟不是律师、外交家、政客,在遇到诘问时难免心慌,语言组织不可能那么到位;普通人很难做到有过目不忘,时过境迁的事儿不可能记得一清二楚,在法庭上遇到伶牙俐齿的律师出现一定的混乱是正常的。

那么问题出在哪儿?

先举个例子:话说某地规定,居民携带单位证明、居委会证明、居民身份证、户口证件可以到劳动部门领取一笔补助。于是,70%的居民携带携带单位证明、居委会证明、居民身份证原件、户口簿原件前往领取,但是有30%的居民由于种种原因(多数人是出于侥幸心理,个别人是有特殊情况)只携带了两个证明、居民身份证复印件,某日,杨某因而受到办理人孙某的阻拦,杨某经交涉,自认证件不全而退回。纠纷发生一个月后,法庭裁决孙某所为合法。杨某的单位上诉至上一级法庭,一年后上一级法庭裁决,杨某证件齐全、孙某刁难杨某。

这次所谓的“仲裁”,其实是“两堂会审”。WADA的以下三个逻辑主导了法庭:

第一个逻辑是,2018年的那次药监的授权“视同于”合规。

第二个逻辑是,现在发布的这个决定,“视同于”原规定(也是这样规定的),因而对2018年的那次药监生效。在那个例子中,也就相当于,不是“从今天开始,居民只需携带两个证明和居民身份证复印件(即可以)”,而是从一开始就是如此,以前那些携带4个证件(都是原件)的居民呢?纯属“吃饱了撑的”?

第三个逻辑是,今天法庭认为“居民只需携带两个证明和居民身份证复印件”合法,“视同于”一开始大家也都在心中认为“两证+一个复印件”是合法的。既然孙某明明知道(!!!)杨某的证件是齐全的,却不给杨某办理,就是故意(!!!)“刁难”。

对“孙杨案”来说,其实在那“三大逻辑”(包括若干个“视同于”的)前提下,其实只有一个证据决定了官司的胜负,这个证据就是“2018年9月4日的那次药监,以杨女士为首的检测组没有取走血样”!至于法庭(仲裁庭)听证的那么多所谓的“辩论”,对于官司的胜负的意义近乎于零!

大家想啊,“以杨女士为首的检测组没有取走血样”这一证据,铁证如山。有此证据,(在三大逻辑之下),WADA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因而它根本不需要回答任何问题!实际上,在仲裁中,孙杨一方的确提问一些问题,包括孙杨本人也提出了一连串发问,但对方根本不予理睬——人家用不着理睬!您想想,假如WADA回答问题,假如三位药监人员出庭做了对WADA有利的证据,会不会也被孙杨的律师诘问得张口结舌?肯定的。孙杨一方庭审被动,就是因为被置于“自证清白”的受审判位置,而不是因为辩论技巧、证据、记忆力什么的。

这一次WADA是下了血本的。为了孙杨,他连国际泳联也告了,也为自己、为CAS留下了一些后遗症。如此疯狂到底为什么?以我看,是因为一场“苦恋”。长期以来WADA对孙杨是“关爱有加”的,药监频度达到将近一周一次!可惜的是,这种死追猛打式的“追求”,换来的是双方的疲惫不堪。孙杨累了,烦了,倦了,才有这次对药监资质的较真。WADA也累了,高密度的“约会”,带来的是一次次的失落、失望、失败感,从失望到绝望,它终于痛苦地领悟到,如此“单恋”注定是不会有好结果的,这样的“约会”已经进行了200次,但即使再加上100次、1000次,它也不可能得到它想要的结果!这次药监资质冲突,是它“亲近”孙杨的唯一一次机会!

人生如戏,仲如不中也是戏。这场“苦恋”以这种戏剧性的方式结束,对双方来说也可能是最好的解脱吧?只不过,“做不成恋人还可以做朋友”永远是童话,WADA如此冲动,绝世一吻之后,连与孙杨的哪怕一次“约会”都成奢望了,自然是“从此孙郎是路人”。

苦也!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