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儿女经》

2020/02/14 16:18 丝袜美腿高跟鞋 T大

一九五三年,香港长城电影公司摄制了一部名叫《儿女经》的影片,编剧署名黄笛,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画家黄永玉。

一九四八年起黄永玉就在香港生活。他搞木刻,搞美术,也搞电影编剧,是一个自学成材的多才多艺的人。他在《大公报》和《新晚报》的副刊担任业余美术编辑,又在长城担任业余编剧,还参与编辑《长城画报》。

黄永玉创作《儿女经》,是以他的邻居严庆澍的家庭生活为素材的。黄永玉说:“写这部戏的动机是来自我一位好友身上,一天到晚吵个不

休,前因后果,未始不是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我想,弄一部以孩子教育问题为中心的戏出来一定是蛮有意思的,就大胆向袁老总(袁仰安)和

一些友好提出来。”

剧本经名导演陶秦整修,并由陶秦导演,拍成了一部社会写实与伦理主题相结合的“王牌之作”,当年十分轰动。

香港电影资料馆编撰的《香港电影大全》,对《儿女经》有如下点评:

五十年代香港“左派”阵营的电影,都有着一套严格的创作主导思想,概言之,就是“主题先行论”。《儿女经》要探讨的,是家庭中孩子

的教育问题。

故事说在报馆工作的颜兴堂(苏秦),生有七个孩子,整天要为生活奔波,晚上还要写稿来帮补家计。妻子(龚秋霞)单是家务就应接不暇

。七个儿女都有缺点:长女大明(石慧)念的是私校,染上了贪玩虚荣的毛病;次子二毛喜拆修机械;三毛好吃零食;四牛野蛮好斗;五弟虎儿

(黎小田)与六弟龙儿终日嬉戏,爱把墙壁涂得花斑;最小的女婴客满则整天啼哭。

影片难得的地方是充满趣味性极强的生活细节(如五、六弟用铅笔刨来刨筷子),七个孩子的戏安排得流畅生动,丰茂的枝叶衬托着鲜明的

主线(大明渴望要买一辆脚踏车)。美中不足的是结尾流于教条化,张叔叔(平凡)的“导师”和“救星”身份简化了整个问题,完全掉进“主

题先行论”的窠臼。

此外影片也未能摆脱某种原始的反富人情绪。当然贫与富有其生活上的矛盾,影片亦不乏敏锐的笔触,但在下半部带出唾弃资产阶级生活的

讯息时,也不免同时否定了弹琴跳舞等活动及年轻人自发的思想感情。因此,影片所标榜的健康生活方式,其实是十分褊狭的。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