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刚宣布不对伊朗动武,佩洛西就要限制总统战争权,美国党争无处不在

2020/01/10 09:51 旁观霸气测漏 T大

特朗普刚宣布不对伊朗动武,佩洛西就要限制总统战争权,美国党争无处不在

1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抵达会场准备发表电视讲话|

美国总统特朗普8日上午讲话未提及对伊朗进行军事报复,美伊对峙出现缓和,不料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当天下午即宣布,将于9日就一项旨在限制总统战争权力的《战争授权法案》进行表决。

鉴于民主党人控制众议院,因此该法案将顺利过关,但在共和党人控制的参议院前景并不清晰。即使参议院通过,特朗普可行使否决权,如再要通过则需要参议院三分之二(即67名)议员的同意,这如同弹劾案一样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马修·韦克斯曼认为,民主党人推动限制总统战争权力,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为一种政治工具,借此批评总统。

特朗普刚宣布不对伊朗动武,佩洛西就要限制总统战争权,美国党争无处不在

1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华盛顿白宫发表电视讲话|

特朗普:民主党人的又一个骗局

佩洛西8日宣布,众议院将推进《战争授权法案》,以限制总统有关伊朗的军事行动。该法案将于9日递交全院审议。她表示,众议院还在考虑其他法案,包括废除2002年伊拉克《军事力量授权法(AUMF)》,以及禁止向未经国会批准的针对伊朗的军事行动提供资金。佩洛西称,总统应当与国会合作,立即有效缓解紧张局势,防止进一步的暴力,“美国和世界承受不起战争”。

特朗普9日上午通过社交媒体呼吁众议院所有共和党议员投票反对《战争授权法案》。他提醒人们,佩洛西此前急于推动众议院就弹劾案进行投票,而在决议通过后却从未将弹劾条款送到参议院,“这是民主党人的又一个骗局,是对总统的骚扰”。

由前中情局分析师和国防部高级官员、密歇根州联邦众议员艾丽莎·斯洛金等提出的这项法案规定,除非国会对伊宣战或新通过“特别法案授权”,总统应终止使用美国军队参与针对伊朗的行动。法案中提到的另一例外情况是,如果美军面临迫在眉睫的袭击,总统可以对伊朗使用武力。

佩洛西8日声称,特朗普上周批准“定点清除”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但这一行动未与国会磋商。声明指出该行动严重加剧美国与伊朗紧张关系,从而让美国的军人、外交官和其他人员面临伊朗的威胁。

在参议院,民主党参议员蒂姆·凯恩和迪克·德宾上周也提出《战争授权法案》。该法案要求总统在法案通过30天后取消敌对行动,除非国会正式对伊朗宣战或通过新法案授权总统对伊使用武力。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指出,为遏制美国与伊朗的冲突,国会民主党人还试图动用1973年通过的《战争权力法》。该法规定了总统和国会在战争权力上的分工,包括总统随时要向国会通报军事决定,国会有权在某些情况下暂停总统发起的军事行动。

特朗普刚宣布不对伊朗动武,佩洛西就要限制总统战争权,美国党争无处不在

1月8日,美国华盛顿白宫|

议员:白宫未证明暗杀苏莱曼尼是合理的

8日早些时候,白宫官员就特朗普政府为什么必须暗杀苏莱曼尼的原因,向部分议员做了闭门汇报会。但几乎所有参加汇报会的民主党议员和部分共和党议员批评白宫令他们失望。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在推特上说:“白宫在有关伊朗问题的参议院汇报会上有如此多的重要问题没有解答。参议员们的问题一旦开始变得困难,他们便离席而去。”民主党众议员贾亚帕尔对记者们说,在杀死苏莱曼尼的问题上,白宫没有提出原始证据表明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威胁。

共和党参议员迈克·李8日出席汇报会后激烈抨击特朗普政府,成为国会山的重磅新闻。李指责白宫官员没有充分通报情报,证明杀死苏莱曼尼的决定是合理的,并称此举引发了美伊危机。李批评此次汇报会可能是他在国会9年生涯中参加过的最糟糕的会议。李称:“我们一遍又一遍被告知,这次行动是必要的,苏莱曼尼是一个坏人,我们必须这么做,我们不能有分歧,否则就会向伊朗人发出错误的信号。我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他还表示,将支持民主党的努力,以防止特朗普在没有得到国会支持下对伊朗采取进一步军事行动。

李的表态遭到同为共和党参议员的马克·卢比奥的否定。他表示,白宫安全官员向参议员们做了一场“令人信服的汇报”“他们回答了每一个重要问题”。卢比奥还透露,他于8日下午与特朗普讨论了美伊局势,并同意白宫暗杀苏莱曼尼“中止了伊朗针对美国的致命打击计划”,并重建了威慑。卢比奥称,特朗普渴望避免进一步冲突升级,但将对伊朗及其代理人任何新的袭击给予对等反应。

对于部分国会议员指责汇报会令人失望,副总统彭斯在接受采访时说,白宫无法与国会分享杀死苏莱曼尼背后的一些最令人信服的情报,因为这样做“可能会危及情报来源”。

特朗普刚宣布不对伊朗动武,佩洛西就要限制总统战争权,美国党争无处不在

1月8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无家可归者的帐篷占据街头一角|

民众:超半数不赞成总统对伊问题的处理

美国国会对特朗普处理美伊关系呈现出鲜明的党派分歧,是当前美国民意分裂的表现。一项美国民调显示,特朗普下令美军狙杀伊朗军事指挥官之后,美国民众对其伊朗政策批评越来越多,多数美国成年人甚至预期两国会在不久的将来进入战争。

路透社/易普索在1月6日至7日进行的全国性民调发现:美国53%成年人不赞同特朗普对伊朗问题的处理,这比去年12月中的类似民调增加约9个百分点。在这一民调中,受访者大致依照政党分类来回答问题。90%的民主党人反对特朗普在伊朗的行动,而共和党人支持率则高达90%。

韦克斯曼表示,目前的美国总统拥有使用武力的巨大权力,其原因不仅是因为行政部门采取了积极行动,还因为国会放弃了这种权力。国会议员们通常不愿意承担战争的责任,不愿意做出艰难和有风险的决定,总统所在政党的议员也不愿在这方面采取行动。

韦克斯曼表示,1973年《战争权力法》通过以来,国会仅4次批准过总统使用武力。在2001年国会授权总统打击“基地”组织后,历任美国总统在每次动武时都援引该授权,尽管实际动武理由已超过授权内容。

作者:文汇报驻华盛顿记者 张松

编辑:孙华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