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最孤独不过雍正帝,貌似跟随者众多,其实只有一个心腹

2019/12/30 14:29 毕钵罗 T大

雍正王朝:最孤独不过雍正帝,貌似跟随者众多,其实只有一个心腹

在《雍正王朝》中,老四胤禛最开始就是一个“孤臣”,追缴户部欠款之时,田文镜被打,老十三胤祥看不惯四哥的行为,曾当面顶他:“难怪别人都说,你是冷面冷心!”

一句“别人都说”,基本就把老四胤禛的朋友圈全打死了,像这样一个油盐不进,冷面冷心,六亲不认的四阿哥,他究竟有没有支持者呢?

这个答案自不必说,没有支持者,他也坐不上皇帝宝座,但是要说能称为心腹的,其实只有一人。

雍正王朝:从“孤臣”到“孤君”,真正能称为雍正心腹的只有一人!

一、

《雍正王朝》中最精彩的莫过九子夺嫡了,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究其原因还是在于康熙帝这老爷子太会生,生出来的儿子个顶个的厉害,具备夺嫡的可能性。

当然,每位皇子背后也少不了强大势力的支持:

简单地举几个例子,比如最早退出夺嫡之战的老大胤禔,貌似愚蠢至极,还被康熙帝骂是蠢猪,就是这样的皇子,也有铁杆支持者。

剧中至少出现两个心腹,一个是池州知府李淦,就是因为大阿哥给他写了信,让他照顾一下侄子,结果误了老四胤禛的差事。他口口声声称呼老 大胤禔为本家大千岁,后来老四胤禛处罚他也是按照家法处置的,打了三十板子。

再有一个在大阿哥胤禔被永久圈禁之后,别人避之不及,有个人(马国成)却找到佟国维,哭哭啼啼希望能尽点孝心……

老三胤祉同样也有心腹,他的心腹主要集中在读书人,比如李绂,他们关系的明确发生在雍正帝即位之后。为什么雍正帝口口声声要杀李绂,最后等老三胤祉求情后又放了他,目的其实就是为了瓦解三爷党。

老八胤禩貌似支持者众,其实都是利益驱使,其实杨角风一直怀疑,在老八胤禩名下万永当铺寄存的百官行述,是不是就是老八胤禩用来要挟百官的武器?

围绕在老八胤禩周围的各色人等都有,但都是有所图的,等到繁华落幕,必然树倒猢狲散……

其实除去阿哥们,下面的大臣们也都有心腹,张廷玉夜访的孙嘉诚、年羹尧遣散的师爷、李卫的“嫖妓”小跟班……

二、

那么老四胤禛的心腹是谁呢?

其实无外乎这么几个人选:

从潜邸奴才出来的年羹尧、南方赈灾官场上收的田文镜、扬州码头要饭的叫花子李卫、三朝元老配享太庙的张廷玉、关键时刻举报佟国维押宝老四胤禛的隆科多……

咦,有人可能要疑惑了,一直跟随老四胤禛,并且两次力挽狂澜,拯救他于水火之中的老十三胤祥,竟然连候选人资格都没有吗? 是的,老十三胤祥充其量是老四胤禛的好兄弟,但是并不是雍正帝的心腹,为什么这么说? 心腹指什么? 就是指亲信之人,是亲随, 一些不轻易对别人说的话,可以说给他,特别体己,且能把秘密与重任托付之人。 虽说老十三胤祥在雍正帝即位当晚,以及八王议政逼宫之时,两次力挽狂澜,挽救了岌岌可危的雍正帝。但是雍正帝并未完全信任他,至少在他即位之前,他对老十三胤祥有刻意的疏远。

比如夜宿江夏镇,当刘八女抬出了康熙帝赐的匾之后,众人不得不下马步行。对于这件事,老十三胤祥异常不满,但老四胤禛在当时并没有开导他,甚至都没告诉他怎么报仇。后来年羹尧血洗江夏镇,将老十三胤祥逼入困境,这一出很多人都理解是年羹尧私自行为,其实何尝不是老四胤禛的报复。

三、

再讲追缴户部欠款,老四胤禛完全可以跟老十三胤祥推心置腹,讲出自己这样做的原因。可是他并没有,甚至老十三胤祥前来替魏东亭求情,他避而不见,硬是让“侠王”老十三胤祥吃了瘪。

同样,血洗江夏镇之后,老四胤禛手握太子胤礽跟任伯安的书信,老十三胤祥劝他毁掉,他说的却是关键时刻能救老十三胤祥。此话恰恰相反,因为关键时刻正是老四胤禛出卖了老十三胤祥,默许坎儿送出了信,这才导致老十三胤祥被圈禁整整十年。

那一晚之所以他要去找大和尚,其实正是内心的不安,如果仔细看剧,只要老四胤禛扔掉佛珠,基本就是要杀人了。而那一晚他恰恰当着大和尚的面丢掉佛珠,还问他,地上的到底是不是佛珠?

以至于,即位之后,老十三胤祥也刻意保持距离,下棋都不敢赢他,气得雍正帝反问: “不下了,总是和棋,没意思。允祥,你是不是瞧不起朕?”

但是这么多年走过来的好兄弟,老十三胤祥却怎么回答的呢? “臣焉敢,君臣分际,下不僭上,臣是以理而行。” 最后雍正帝又是怎么定位他跟老十三胤祥的关系呢? 他说的是:“朕要你做朕的十三太保。”

这一句话基本就定性了,老十三胤祥不过是雍正帝的十三太保而已,而十三太保最早的意思是什么呢?其实是出自唐朝末年节度使李克用,他有十三位儿子,包括义子,都被封为太保,由此称为十三太保。 当然,老十三胤祥跟雍正帝的感情并不是假的,他们之间的情感更像是兄弟,而且是互相利用的兄弟。

四、

我们继续排除,张廷玉和隆科多首先给排除出去,其实这两个人都是康熙帝留给老四胤禛的。不能算是心腹,顶多可以称为支持者,不然雍正帝也不会让张廷玉观刑,也不会把隆科多关进大牢。

田文镜也不是心腹,这个人情商比较低,喜欢钻牛角尖,办事一板一眼。前期虽说为老四胤禛效力,但更多的是为朝廷效力,他跟雍正帝一直保留着距离感。后来也是他推广新政过于急切,跟李绂关系闹僵,还是雍正帝来给擦屁股,两个人没有亲密举动,选不上心腹。 再说年羹尧,在雍正帝即位之前,他确实可以称得上老四胤禛的心腹:

开篇老四胤禛去南方赈灾,就是年羹尧接待的,而且把寻找邬思道这么秘密的事情办得相当到位;前面讲到的血洗江夏镇,就是年羹尧替主子报仇,再到后来德妃乌雅氏过寿,也是年羹尧准备的贺礼;甚至于后来他被老四胤禛罚跪,再到给主子洗脚,这也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待遇。

为什么又说他不是心腹呢?

就在于老四胤禛对他的监视,自从血洗江夏镇并私吞了财产之后,老四胤禛就开始对年羹尧实行了监视。如果年羹尧能真的推心置腹跟主子沟通,主动提出江夏镇的银两去向,我想老四胤禛也会理解的。 从前期的李卫派去监视年羹尧,再到后来的伊阿兴、孙嘉诚、岳钟琪等,无一不是在损坏双方的信任。后来年羹尧甩掉了主子送他的佛珠,哭着走向断头台的时候,也宣告了他们主仆恩情的结束。

五、

其实雍正帝有且仅有一个心腹,他就是李卫:

李卫就是一个小叫花子,有了上顿没下顿,如果不是后来跟了老四胤禛,他只有两种下场,一种是被人打死,一种是饿死。在科举舞弊案爆发时,李卫自己亲口说过,自己十二岁就跟着皇上,虽不是父子,但情同父子。 在扬州时,他就跟坎儿讲过:“咱们算是遇上好人了,以后就是死也要报主子的恩啊!”

他不仅这么说了,实际上也这么做了,他对雍正帝的感情更多的是敬重,和发自内心的佩服和支持。那一次回京,他远远地就步行见四爷,还给孩子起名叫李忠四爷,这绝不是谄媚,而是发自内心的;雍正帝即位了,他仍然称呼主子,毫不避讳,甚至在两个人面对面吃饭时,竟然哭出声来,说着主子瘦了;他曾经去“嫖妓”,见到了雍正帝,还求他替自己保密,你见过哪个大臣敢这么对皇上?

甚至于,处死年羹尧,雍正帝也是派李卫去的,一方面知道他不会为难年羹尧,另一方面也算是对李卫的足够信任。毕竟撤掉年羹尧大将军职务,也是最早从李卫口中说出来的,试问其他人在不清楚雍正帝态度之前,谁敢这么说? 不仅李卫这么对雍正帝,雍正帝同样这样对他: 比如曾静大骂雍正帝,雍正帝四处找人诉苦,而众臣不敢看,不敢说,不敢听,连自己的儿子弘昼也是一句:“这些狂犬吠日的疯话,儿臣不屑一看,也请皇阿玛,不要理睬。” 只有李卫,当着雍正帝的面大骂曾静是胡说八道,并且脱掉衣服跑到大牢胖揍曾静一顿。试问,除了李卫,谁会这么做,雍正帝见到李卫这样做,是不是更解气?

即使到了杀不杀弘时的时候,也是李卫最终给了雍正帝信心: “先帝爷千般都好,就是太宽容了!明明知道八爷他们使坏、使绊子,还要加封他们亲王贝勒,这不是,到您这里麻烦了,把这些难题都留给主子了!” 雍正帝立马就心领神会了,回头就把弘时赐死了……

所以,其实雍正帝很孤独,貌似跟随者众,实际上他只有一个心腹,他就是李卫! 历史其实没有真相,只是残存一个道理,这个道理必定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也许真相我们永远无从知晓,也许根本就没有真相,那么我们不妨在电视剧里去假设去体味那个遥远的年代。王侯将相,千秋功业,自有后人来评说。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热门评论

2楼 少林高僧
没有雍正,清朝入关难以维持百年。
回复 顶6
3楼 毕钵罗
说的很对,摊丁入亩,火耗归公,养廉银制度,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改土归流,这都是创举。最可贵得是能看到盛世得狼烟,能有这等眼光决心去改革很难得。
回复 顶6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