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暴徒“烧掉”的1亿7000万,谁来买单?

2019/12/09 11:05 理过三巡 T大

不疯魔不成活,法国人总是身体力行的告诉世界自由是什么。

一年前因为发布“质问马克龙”视频而点燃“黄背心”怒火的莫拉德女士,在示威一周年向媒体表示,她已完全退出“黄背心”,她认为“不能因为自己生活不好而上街打砸国家,至今还游行示威的人们停留在抗议的第一阶段”。

资本定义的自由,真香

法国人有“站街”老毛病,不对是优良传统。毕竟,以资产阶级主导的大革命就是在攻占巴士底狱的号角声中完成的。只不过230年前,法国人上街,反对的是以国王路易十六为首的封建阶级。而从去年末蔓延至今的“黄背心”暴力示威,民众反对的是马克龙的资产阶级政府。

被暴徒“烧掉”的1亿7000万,谁来买单?

▲ 2019年3月16日巴黎香榭丽舍大街被破坏的商店

真是斗转星移,当初代表社会最先进的阶层,如今成为民众反对的目标。

不同的是,反封建是明确目标,如今上街的法国人,却只能靠一件黄背心来彰显群体的存在感了。标签的廉价感扑面而来,上去一闻,满满的义乌小商品市场的味道。

对参与者来说,或许这就足够了。反正,都是在“自由”的号召之下。

涨价的燃油税,被射向它的示威之箭扎成了豪猪。这个活靶子诠释着法国人热爱自由的最高意义。

谁敢说人家法国民众没诉求,就连西方世界最双标的媒体也能用他们的钛合金狗眼,在破坏后的香榭丽舍大街上搜寻出人权和自由的有限含义。

被暴徒“烧掉”的1亿7000万,谁来买单?

在你自家门上的,不算暴力嘛。再走样的自由,也是自由嘛。

于是,那个站在自家阁楼上看热闹的法国大妈,被打歪了的催泪弹击中脑门,旋即去见上帝了。她也有幸成为第一个在这次运动中被打死的人。

再接下来到今年的三月份,有27000名法国警察走上巴黎街头示威游行。维护秩序的人变成了破坏者,或许只有在自由的法国才能看到这样的场面。

由于暴力示威一轮接一轮的接力,警察们超负荷工作,这让原先已经就很不容易的平衡状态完全被打破了。

法国警察们的一个主要工会——全国警察联盟的成员让·菲利普说,警察们缺人力,缺工具,但是工作却越来越多,压力却越来越大,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这位警察说,他离婚了,每隔一个周末才轮到他带孩子。由于示威活动,他已经损失了7个带孩子的周末了。而政府给的专项补助只有150欧元。

警察们打出的标语是:我们被忽悠够了,警察要的是钱。

而那些穿黄背心的人们,他们要的也是钱啊。诉求,在完全相反的阵营里(一个破坏秩序一个维护秩序)出奇的达成了一致。于是,他们用各自自由的方式,表达着各自的诉求。

被暴徒“烧掉”的1亿7000万,谁来买单?

在法国这样的资本主义世界,自由是资本赐予的,或者说资本流通的本身就需要自由。因此,自由渗透到了法国社会的方方面面。

但是对于绝大多数的普通民众而言,自由只是一种行动方式,只意味着你们能够走上街头,并不代表走上街头后,你们的诉求就能得到满足。

不信,问问那些在这一年里断断续续上街的民众,他们找到工作了吗?他们的最低工资上涨了吗?他们开的起非柴油汽车了吗?(注:燃油税上调和此前几次一样,重灾区是柴油,而柴油车是法国普通家庭、工薪阶层最普遍的代步工具。)

他们可能会一边烧车一边反问你:工作是什么,“站街”不爽(自由)吗?

资本在高处摸摸自己流血伤口,而后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虽然我这一年伤的不轻,可最终还不是街上这帮韭菜买单。

给他们自由,哪管洪水滔天

毕竟,资本家们不用去“站街”,他们只需上报损失就行了。

根据法国保险公司协会提供的数字显示,近一年有1万个与暴力示威有关的物质损失声明,加起来相当于1亿7000万欧元。

被暴徒“烧掉”的1亿7000万,谁来买单?

▲ 被示威者破坏的玛丽安雕像

除了暴力破坏的直接损失,示威引发的骚乱也对法国经济造成严重的间接损失,经济部长估计:相当于法国经济增长数字的0.2%,即大约40亿欧元。负责管理法国高速公路运行的Vinci Autoroutes也说:他们的损失高达几千万欧元。

而根据《费加罗报》的调查显示,商业活动尤其受到运动影响。今年7月公布的一份议会报告,因示威导致人们前往商铺的频率降低,商店营业额损失达到20%到30%。

另一方面,巴黎旅游行业是受损最大的领域之一。抗议活动之初巴黎旅游业出现大幅下滑。去年12月全法酒店入住率下滑1.1%,而巴黎下滑5.3%。

“黄背心”暴力在宏观经济层面同样带来后果。根据法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暴力示威的整体代价是导致2018年第四季度法国经济增长率降低0.1个百分点。

被暴徒“烧掉”的1亿7000万,谁来买单?

虽然法国警察们上街抗议工作压力大、待遇低,可马克龙政府去年12月和今年4月公布的应对措施,导致公共财政还是多支出了近170亿欧元。

这一笔笔的公私财产损失和紧急状态下的公共财政支出,都是借着“自由”的名义在挥霍。而同样也享受着自由的中产阶层以及富人阶层,他们却可以在香榭丽舍大街燃起冲天大火的时候,开着新能源汽车(注:马克龙有关燃油税上调的改革,最主要的一面就是推广新能源汽车,而新能源车的保养成本相对较高,但中产阶级以上的人承担的起)跑到巴黎郊外的乡下去度假。兴致来了,还要在网上发一段对巴黎大街上黄背心的感慨:你看这些乌合之众。

被暴徒“烧掉”的1亿7000万,谁来买单?

斯宾塞说过,表面自由的增加,必然导致真正自由的减少。在资产阶级政府的宪法上,它告诉民众有“站街”的自由,而当天真的底层真走上街头的时候,很多人才明白这种“自由”的真正内涵:你有上街的自由,政府也有不解决诉求的自由。

统计这些年发生在西方世界的各种示威活动,政府对于民众的诉求都是置之不理,而已经站在街上的民众,面对政府的不负责和不作为,只有通过群体暴力来宣泄内心的怒火了。

另一方面,西方社会的富人阶层由于掌控着绝大多数的社会财富,贫穷、不公、被剥削感跟他们是绝缘的。呼吸着所谓相同的自由气息,底层面对利益受损要么逆来顺受,要么是上街享受社会失序的窒息感;而富人们的岁月静好却能始终如一。

被暴徒“烧掉”的1亿7000万,谁来买单?

这就是西方世界的自由。它的欺骗性就在于,模糊了人的出生和阶级。西方世界的平民总认为自己和富人站在同一个起点。而事实上,富人掌握了巨量的社会资源,并且通过所谓的自由选举上台,又直接掌握了社会财富的议定和分配权。

资产阶级制定的宪法,以自由的名义,放任民众上街发泄不满,可对问题的真正解决,却不提供任何建设性的方案。让民众自由的表达诉求,恰恰是西式自由里掩盖实质问题最常用的烟雾弹。

反过来,富人阶层还要指责走上街头的民众没有理性,群体无意识,只会一味搞破坏。最后问题并没有解决,社会失序,民众还要承担责任。于是,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导致这一问题的根源在于,定义自由的人是资本家。制定政策的人,同样是。

劫贫济富马克龙

竞选之时的马克龙说,“法国在过去30年中从来没有真正成功解决大规模失业这一问题”。

上任之初他推出的改革方案雄心勃勃,意图从根本的结构方面来解决法国的中长期问题。去年六月《福布斯》杂志还吹捧他:从希拉克到奥朗德,法国政治家大谈改革已有数十年,结果却屈从于反对变革的退休人员和目光短视的工会的压力。马克龙明白这一点,任上决心实现改革。

然而结果大家都看到了,穿上黄背心的民众,恨不得把他押上断头台砍了。

被暴徒“烧掉”的1亿7000万,谁来买单?

▲ 法王路易十六肖像画被P上了马克龙的头

马克龙的劳工法改革方案,首先就把刀子对准了底层的民众,他用削减住房补贴等福利的方式,试图增进民众的工作积极性。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思维,跟他的银行家工作思维或许有关。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指责失业工人“应该努力去找工作,而不是在街头上制造流血事件”了。

其次,上调的燃油税,确实迎合了环保人士。可由于没有相应的补贴举措,那些依靠柴油车出行的人,尤其是法国的农民,他们受损的利益,谁来买单呢?

削减福利对富人没有影响,何况更多的人劳作,资本家又能收割更多的利润。反倒是对底层补贴的减少,会使得社会产生的新财富向富人阶层更加倾斜。

至于多收燃油税扶植新能源汽车,汽车产业巨头以及围绕在周边的行业更是能两头通吃。低收入者离不开传统汽车,设若法案通过,成本增加照样得开。而富裕阶层同样能承担得起新能源汽车。

结构性改革试图解决法国长远的问题,但仓促上马的新方案,不一定能解决问题。民众,尤其底层民众的短期利益更不能被漠视。那些吃饱饭的人总是抱怨底层的人鼠目寸光,可这是一种何不食肉糜的无知心态。底层民众就是因为生活的处处掣肘,才不得不精打细算。而马克龙大刀阔斧般的改革,就是把刀子插进了劳苦大众的心尖,他们不反对才怪。

被暴徒“烧掉”的1亿7000万,谁来买单?

▲ 巴黎民众在巴黎竖起断头台抗议马克龙

说到底,精英阶层出身的马克龙,还是难以背叛自己的阶层。马克龙式的改革,只为增加资本流通的活力和自由,而根本不顾及财富的公平分配。某种程度上说,他的改革也只是为了剥削者能够获得更大的利润而已。也难怪法国《解放报》去年初就批评马克龙“左耳失聪”,没有在强化经济活力的同时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保障公平,并称劳动法改革实际上意味着对经济弱势群体的伤害。

最终,所有的不满都汇成了法国民众上街的驱动力。而摇晃着红酒杯的资本家却说,给他们“站街”的自由。

法国真正的祸害

有人总是不明白,为何面临着社会失序和巨大的利益损失,代表着资本利益的政府就是不妥协呢?

这账头要是算不清,那就别当资本家了。

马克龙最初的改革方案,意图就是给经济运行输血,那法国各个产业领域的资本巨头们肯定举双手赞成。然而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资本家们,却是试图通过给底层民众增加生活的压迫感,来制造经济运行的新一波动力。可他们却未曾想到,陡然而增的压力,起到了反作用。底层炸毛了。

这种情形下如果全盘答应民众的诉求,那意味着资本家的支出成本将是长期的。资本只能永远获利,岂能长期受损?在这个理念的指导下,资本家主导的政府肯定不会向民众妥协。

被暴徒“烧掉”的1亿7000万,谁来买单?

至于民众上街的自由,本身就是资本家默许的。虽然有一定程度的利益受损,可这是短期的。谁见过连续多年的示威吗?

示威产生的成本,相比于在真正有利于民众的改革中让出的利益,简直是九牛一毛。这是资本主义世界寡头们的共识。所以,他们并不担心民众上街。何况,赋予民众所谓的自由,还能让他们产生参与政治决策的幻觉。这样反过来民众就更不会去触及实质的问题,而只是在一些细枝末节上纠缠不清。

比如这些上街的黄背心们,他们有些人竟然表示自己没有根本诉求,只是在单纯的反政权。试问,统治法国的是被架在火上烤的政府吗?还是要被民众抓去砍头的马克龙?都不是啊,是那些躲在普罗旺斯乡下、喝着红酒的富人。

所以,享受着资本馈赠的自由的法国底层民众,就像是沙盘游戏中的人物。他们以为自己有着自由的意识,能够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然而这样的自由意识根本上就没有自主权。走上街头的人,你以为你在为自己的权益抗争,殊不知你们只是韭菜。

被资本定义的自由,就是趋利形态和赢者通吃。而被资本内定的改革,不过是想割一茬新韭菜罢了。

被暴徒“烧掉”的1亿7000万,谁来买单?

到最后,得利的是资本家,却把一个满目疮痍的社会抛给了法国民众。

他们既可以操纵和分化示威,最终使得运动不了了之;又能够操控政府的选举和构成,始终把持着有利于自己的立法改革。

这一切,都是以自由的名义在进行。

这是自由吗?

这是资本家式的自由,却是底层大众们的伪自由。

谁在用自由的名义祸害国家,不是一目了然吗?

被暴徒“烧掉”的1亿7000万,谁来买单?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热门评论

8楼 汉委奴国王
槽中无食猪拱猪,这是中国人的大实话,马可龙 应该看看中国的大实话,一目了然啊。
回复 顶18
24楼 酱油打遍天下
你说的对,“美国传教士”。(这是动荡的源头)
防火,防盗,防美国传教士。(你说的太对了)
回复 顶11
5楼 King丶Plant柒
这是自由吗?

这是资本家式的自由,却是底层大众们的伪自由。
谁在用自由的名义祸害国家,不是一目了然吗?


--------
人类在世界存活的意义是什么?是无休止的劳动么?
我想每个生物来到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应该想想为什么而生存,怎么去生存。
每个人从出生就注定登上了这趟开往死亡的列车,这趟车或许是60年或许是70年或许是80年,也有可能是10年20年。
既然出生就已经知道未来终将会死,那么我们要怎样有意义的度过人生,才是值得思考的事。
回复 顶9
28楼 行政官
只要马克龙骂美国,法国老百姓就骂马克龙。非常灵的。
回复 顶9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