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洋十余载,归国后改变中国教育

2019/09/13 22:06 这是一串数字 T大

时间:1908年

地点:柏林

人物:蔡元培

今天是教师节,**祝所有的老师节日快乐。同时,**也要重点介绍一位教师,在中国近代史上,正是因为他的存在,通过改变了一所学校,进而改变了整个中国的教育格局,他就是前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

杀手蔡元培

1868年,蔡元培出生于浙江绍兴。17岁中秀才,23岁中举人,24岁中进士,26岁就成为了翰林院编修。而就在大家都认为他前途无量时,刚满32岁的蔡元培竟然辞官回老家办起了学堂。

1900年,蔡元培已任绍兴中西学堂总理(即校长)一年多,学堂新旧势力旗鼓相当,他支持新派,遭到堂董(学校的出资人)的干涉。

▲ 青年蔡元培

蔡元培想了一想——辞职!后经人多方调解、堂董极力挽留而勉强留任。次年,因办学经费的事再度与堂董产生分歧,这时蔡元培果断再度辞职!

由于清政府的腐败无能、丧权辱国,各地爱国志士纷纷组织爱国团体进行革命活动。1902年4月,由蔡元培、叶瀚、蒋智由等发起,在上海成立中国教育会,该会“以教育中国男女青年开发其知识而增进其国家观念,以为他日恢复国权之基础为目的”。

1904年,蔡元培秘密加入了杨笃生成立的“暗杀团”,“跪而宣誓,并和鸡血于酒而饮之”,成了名副其实的刺客、杀手。

是杀手就得杀人,“暗杀团”的首要目标便是大清帝国的最高领导人——慈禧

他们最先想到的是“投毒”,有人配置出氰酸,蔡元培弄来一只猫,灌了几滴,猫便死了。毒药是配好了,但问题来了,你怎么投给慈禧呢?

投毒不行,蔡元培想到了炸药,可以在慈禧出行的路上埋伏,或者干脆挖个地洞到慈禧的寝宫下面,再将其炸死,也不是不行。后来汪精卫就是这样做的,差点就把摄政王载沣炸死。

蔡元培带领研制小组,买书籍、买材料,日夜攻关,反复试验,终于研制出一种体积小、威力大的炸药出来,准备伺机而动。

11月19日,暗杀团成员万福华在上海行刺前广西巡抚王之春,未成,被捕入狱。暗杀团成了恐怖集团,老窝也被清政府给端了,蔡元培只好藏了起来,短暂的刺客也就告一段落。

第二年,中国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蔡元培加入其中,并被孙中山委任为上海分会的主持人,还是黄兴亲自将孙中山的委任书送到上海。

就这样,蔡元培便跟着孙中山干革命去了。

留学德国

1906年底,蔡元培获悉清廷将公派几名翰林院编检出国,抱之数年的留德梦想又被激起,他立即从故乡绍兴赶到京城,但当时“愿赴欧美者人数太少,而政府又拙于经费,悉改派赴日,孑民不愿”。蔡元培一直认为“游学非西洋不可,且非德国不可”,于是决定放下翰林学士的身份自费赴德。

这次德国留学,蔡元培早已做好了充足准备,早在3年前就远赴青岛学德语,为将来留德做准备。另外,他还专门为自己女儿取名为“威廉”,而后又为1906年出生的儿子取名“柏龄”(柏林)。为子女所取的这两个德国式的名字,充分表明蔡元培对赴德求学的向往和决心。

▲ 蔡元培一家

1907年4月,清政府任命孙宝琦为驻德公使,这为蔡元培赴德提供了机会。

因为孙宝琦的弟弟孙宝瑄与蔡元培是故交,由于孙宝瑄的介绍和蔡元培的登门拜访,孙宝琦答应蔡元培在使馆任职员,且每月资助学费白银30两,合42银元。同时,蔡元培还通过挚友张元济向上海商务印书馆商洽,特约他在德国为该馆著译,每月稿酬100银元。

这两笔收入远不能解决蔡元培在德国的费用和国内妻儿的家用,但蔡元培还是抛家别子,于是年6月随孙宝琦一行前往德国,开始其首次欧洲之行。

据统计,清末留德学生总计114人,其中官费生87名,自费生27名,年龄多数不到25岁。在早期众多的留学生中不乏自费生,蔡元培可谓是不依赖国内家庭支持、“半工半读”的第一个留学生。他当时已近四旬(快40岁),远比其他留学生年长。

蔡元培在德第一年居于柏林,他自己曾以“半佣半丐之生涯”来形容生活之艰辛。

为解决旅居经费,蔡元培又在孙宝琦的介绍下,为时在柏林留学的唐绍仪之侄唐宝书等4人做国学家庭教师,月薪100马克(合55银元)。

在为他人补习国学的同时,蔡元培自己也要请老师补习德语。因为蔡元培虽在青岛时学过德语,但远没过语法关。复杂的文法、拗口的发音,对年近四十的他来说,艰难程度可以想象。蔡元培自述:“我在柏林一年,每日若干时学德语,若干时教国学,若干时为商务编书,若干时应酬同学,实苦应接不暇。”

蔡元培赴德旨在求知,勤工更是为了俭学,“若长此因循,一无所得而归国,岂不可惜!”为不耽误学业,他决意要改变这样的生活。

1908年暑假,蔡元培便申请就读德国最有名的柏林大学,但因不能提供中学毕业证书而无法注册,于是只好离开柏林,前往莱比锡大学。

▲ 莱比锡大学

莱比锡大学是当时已有500年历史的一所名牌大学。该校的康德拉(中文名“孔好古”)教授早年曾在北京译学馆任教,十分乐意招收中国学生,蔡元培便由其介绍顺利入学。但在填写入学申请表时,蔡元培担心自己年龄太大而不被录取,故而少写5岁,把实岁40写成了35。

成功入学后,蔡元培为了不浪费时间,他在三年里一共选修了37门课程,学问不求文凭,但求广度和深度,侧重哲学、哲学史、心理学、文化史、美学和美术史等方面,这就是博学而务实的蔡元培。

学成回国

在德留学期间,是蔡元培潜心治学、辛勤笔耕的黄金期。他凭藉深厚的学术修养,自由摄取各类学术精华,增进了对东西两大文明的认知,促进了中德文化交流,为其后来领导全国性文化教育事业奠定了思想和学术基础。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蔡元培正在德国的一个小镇上参观考察其中学教育,他从德国报纸上得知这一消息后,“为之喜而不寐”,立即赶回,于10月18日晚回到莱比锡,次日即赶往柏林。“每日总往同学会,与诸同学购报传观,或筹资发电”,声援革命。有一德国朋友问他:“这一次的革命是否可以成功?”蔡元培坚定地说:“必可以成功,因为革命党预备已很久了。”

1911年11月中旬,蔡元培接到他的学生、上海革命力量主要领导人陈其美催其回国的电报后,立即中断学习回国,开始其教育救国、学术救国的伟大实践。

▲ 陈其美

回国后,蔡元培极力主张效仿德国大学制度,实行教授治校、民主管理。1912年,蔡元培出任南京临时政府教育总长,然而这个教育总长当的寒酸极了,既没钱也没办公室,教育部一共就三个人:总长、次长和秘书。

然而不久以后,袁世凯窃取了辛亥革命的果实,因愤懑袁世凯的专制独裁,蔡元培断然辞职又跑到法国留学去了。

三年后,身在法国巴黎的蔡元培接到一封来自北京的电报。时任教育部长范源濂以“国事渐平,教育宜急”,恳请蔡元培归国出任北京大学校长,希望这位教育改革先驱“早日归国,以慰瞻望”。

那时北大校内派系纷争,不论学术成就多高的校长,都像走马观花般,屁股还没坐热又马上卷铺盖走人了。里面的学子呢?也多是“富二代”和“官二代”,他们来北大只是为了混到“的文凭第一学府”。

这些学生平日的爱好就是逛窑子、打麻将,有的竟然一年能花掉五千银元,浸淫于一种整体性的堕落之中。这还哪里是所“第一学府”应有的样子?

急国家之教育的蔡元培执意前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 任命状

北大任教

一个国家的高等教育如果松松垮垮,那么这个国家是没有未来的。

蔡元培在北大的第五天,发表了著名的就职演说:“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一开口,便对大学的定位一针见血。

也正是因为蔡元培这句掷地有声的话,中国的大学终于拥有了自己独立的精神:大学就是大学,不应把它当成是权利的依附,更不应该把它当作你升官发财的阶梯。

这一天,蔡元培为大学教育奠定了永恒的基调:“为全国文化之中心,立千百年之大计。”此篇演讲一出,全中国都为之震惊了。

当时还是学生的罗家伦后来回忆说:

“那深邃、无畏而又强烈震撼人们心灵深处的声音,

驱散了北京上空密布的乌云,

它不仅赋予了北京大学一个新的灵魂,

而且激励了全国的青年。”

那一刻,中国的大学教育终于拨开云雾见天明。

要改革,就要有人才,作为校长,不但要会识人,还要会留人、挖人。挖墙脚,蔡元培最擅长了。

1916年底的陈独秀,开办《新青年》杂志已一年有余,在青年中号召力不小,这种影响力正是刚上任的蔡元培所需要的。在汤尔和推荐下,蔡元培决定聘请陈独秀出任文科学长。陈独秀在蔡元培“三顾茅庐”之后终于接受邀约,受聘来到北大。

除了陈独秀,还有梁漱溟。

1917年,年仅24岁的梁漱溟报考北京大学,因分数不够,遗憾落榜,就在他伤心失落的时候,却意外地收到了北大校长蔡元培的聘书。

原来蔡元培看了梁漱溟写的《究元决疑论》,第一次用西方现代学说阐述佛教理论,根基甚厚,“梁漱溟相当北大学生没资格,那就请他到北大来当教授吧!”

▲ 蔡元培和梁漱溟

要是搁现在,这个大学校长肯定是要引咎辞职的。

陆续被蔡元培请来的还有胡适、鲁迅、周作人、刘半农、钱玄同等。然而,就是这群人,日后酝酿了一场改变中国,影响至今的“五四新文化运动”。

历史证明,蔡元培的眼光果然独特。

教育改革

当然,蔡元培在北大干的最大一件事,还是他为北大教育思想的改造。

“兼容并包,思想自由”,这句今天看上去再正常不过的话,在当时可谓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里面就有个流传很久的故事,话说北大教授黄侃是反对白话文的先锋,他讲课时时常攻击白话文:如果胡适太太死了,其家人电报必云:你的太太死了!赶快回来啊!“长达11字。而文言仅需四字——妻丧速归。”

但倡导白话文的胡适听闻后,也做出了令人拍案的回击。课堂上,胡适对学生们说:前几天,行政院有位朋友给我发信,邀我去行政院做秘书,我拒绝了。同学们如有兴趣,可用文言文代我拟一则电文。学生写完后,胡适选了一则字数最少的——“才学疏浅,恐难胜任,恕不从命”。仅12个字,也算言简意赅。但胡适却说:“我的白话电文就5字:干不了,谢谢。”

就是在这样百花齐放的学术思想下,北大学子的见识和思想有了飞一般的提升。“在房间某个角落,学生因古典桐城学派的优美散文而不住点头;而在另一个角落,学生则正讨论娜拉离家后会怎样生活……”

这种不同的思维方式和学术追求,在北大历史上、甚至在中国历史上

都是空前绝后的。

蔡元培发出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论调,让北大成为了全国新文化运动阵地和学术的中心。

▲ 蔡元培设计的北大校旗

为国奔走

蔡元培对祖国也有着强烈的感情。1919年,轰动全国的“五四运动”在北京爆发了,北京各校的大学生都涌到街上示威游行,得知学生的行动后,蔡元培并没有像“讲义风波”那次阻拦,对待学生们的爱国情感,蔡元培选择了赞同甚至“放任”的态度。

结果事态演变成了打了张宗祥,火烧赵家楼,北洋政府抓了43个学生,其中北大学生20人。他四处奔走,联络其他13所大专院校校长,一再同北京政府交涉,甚至放了狠话:“要治罪,治我一个人罪好了”。

学生救回来后,蔡元培立即向北洋政府提出辞职,北京各个高校苦留蔡先生。北京各校代表开会决定,以北大全校师生名义,呈请政府挽留。各校同盟罢课后援:“蔡先生如一日不回,我们就一日不开课。蔡先生不留任,北大全体教职员一起辞职!”

他执掌北大10年,先后辞职8次,除了知识分子的清高,更多的恐怕是办学的艰难。离开教育界以后,他最大的愿望,是为中国建立一个最高学术研究机关,这是中国几代有识之士的共同理想。

他的努力奔走下1928年10月,国立中央研究院成立,孙中山、严复、梁启超未完成的事业由他完成了。

抗战爆发以后,各大高校南迁昆明,他准备从上海先到香港,在转道前往昆明,但那时,他已是年近古稀的老人。在战火纷飞的年月里,他担心自己到不了昆明,无奈下只好暂居香港。他化名周子余隐于闹市,深居简出,在枯燥、清贫、寂寞中,蔡元培的生命渐渐走到了尽头。

1940年3月3日早晨,蔡元培起床后走到浴室,忽然口吐鲜血,倒地昏厥,两天后,医治无效,溘然长逝,享年72岁。

他的一生为中国教育、学术自由鞠躬尽瘁,逝后无一间屋、一寸土,还欠了一千多的医药费,就连当时入殓的衣衾棺木,都是商务印书馆的朋友代付。

但蔡元培的成就,有目共睹。

▲ 蔡元培生前最后一张照片

蔡元培出生于封建社会,却是现代教育的奠基人。他提出了中西合璧的教育理念,塑造了真正意义上的北大。

北大红楼今犹在,世间已无蔡元培。

我们应当记住,蔡元培曾以一人之力,领导一所大学,让一个时代,乃至一个民族的教育,发生巨变。

教师节的今天,我们想念蔡元培。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