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2019/08/18 14:32 这是一串数字 T大

7月到8月对中国人民解放军而言,正是练兵打仗的好时节。在8月初解放军部队结束了东南沿海三军两栖登陆/区域拒止作战演习的同时,在遥远的北方又有军/旅一级的演习开打——没错,大家都已经猜到了,开打的是著名的“跨越-朱日和”系列陆军年度战役战术演习,我们的“朱日和之虎”满广志旅长再度披挂上阵,首场比拼面对的是中部战区第82集团军某重型合成旅。

“朱日和之虎”满广志

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那么,作为中国陆军王牌演习之一的“跨越-朱日和”,在战略、战役和战术三个层面上到底有什么用?“跨越-朱日和”是否真的如同某些段子所言,有所谓的“战术核武器、空地支援无限开挂”的BUG呢?今天开始,我们就来研究这些问题。

本次参加演习的陆军第82集团军某旅

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军事演习的定义与种类

首先我们必须搞清楚,“军事演习”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很多年前被各路军事文学与军旅题材电视剧黑得体无完肤的“按照剧本打演习”、“红军必胜蓝军必败”是否真的就那么一无是处吗?**认为情况根本就没有那么简单。

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我们先从“军事演习”的本意开始说起,按照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语的规定,“军事演习”指的是首长军事机关或首长军事机关+作战部队在演习导调部的统一安排下,基于特定的作战区域、战役态势、战场想定,进行作战运筹、作战指挥、实兵行动(包括对抗)的演练。当然这只是军事演习的宽泛定义,如果往下细分的话,军事演习可以被分为很多种:

地空导弹部队

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从层次上区分可以分为战略级演习(如年度举行的中俄联合防空反导司令部演习)、战役级演习(出动诸兵种合成化战役兵团的演习)、战术级演习(出动部队及分队级作战单位的演习)。

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从实施对象区分可以分为首长军事机关演习(华约国家的定量化的作战模拟/作战方案论证讲评体系或北约国家的兵棋推演体系,如上体系均由指挥自动化系统作为后盾)、实兵实弹演习(相比只在指挥机构通过图上作业的演习,实兵实弹就是真的把部队拉出来走一遭或者打一场)。

室内演习

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从演习场所区分可以分为室内演习(一般就是图上作业)和室外演习(真的打一场);从演习形式可以分为单方面演习(只设红方,不设蓝方或不设真实的蓝方)和对抗性演习(红蓝双方实际对抗)。

朱日和演习的战略意义:实验作战方式、验证改革成果

说了军事演习的复杂定义,我们再回过头去看“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情况应该非常清楚了——从演习的性质上来看,可能会“踏平朱日和、活捉满广志”(当然大概率是被满旅长反杀)的“朱日和”演习应该被定义为:由首长军事机关加实兵部队共同参与,在演习导调部的统一安排下实施的实兵实弹对抗性演习。演习的级别更不用说了,最高战役级。

位于内蒙古的“朱日和”演习场

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搞明白了“跨越-朱日和”演习的性质,要讨论“朱日和”演习在多个层面上之于我军的意义就非常简单了。我们先说战略层面上“朱日和”演习的意义,如果用一句话加以形容,“跨越-朱日和”战略层面上的意义是:试验作战方式,验证改革成果。

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新战法:用合成旅代替师级作战单位

我们都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于2015年开始的改革在陆军方面所做的动作最大,在“脖子以上”的部分,新成立了作为“军种主训”部门的陆军司令部,在军委一级首先打破了“以陆军代替三军”的“陆军独大”格局,在军事理论上将陆军这一军种作为五军联合作战的一个重要环节而非绝对主导来使用。在“脖子以下”的部分,除了裁撤缩编多个陆军集团军、将集团军番号从第71集团军开始重新编号,重中之重就是试点多年、全面铺开的新一轮合成化作战旅改革。

朱日和的蓝军旅就是重型合成旅

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相比原先的以师作为基本的战役兵团、团作为战役战术兵团的传统体制,军改之后的重型/中型/轻型合成旅作为基本的战役兵团,尽管在人数上有较大下降,但是一方面在非战斗兵员编制缩减的基础上基本上做到了火力不降格,在部分分队一级火力上甚至还有一定的加强。另一方面在旅级作战单位日常编入、作战时协同而非临时加强了大量的高技术兵种,不仅形成了装坦、装步、战役炮兵的合成,还进一步实现了侦察、电抗、通讯等高技术兵种部队的合成。

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摸索合成旅的作战方法

改革之后的诸合成旅反而在控制战役地幅、展开与进攻速度、火力强度、信息化程度、态势感知能力上都超过了军改之前的同类师级单位。因此,有了高技术合成化部队,怎样使用这些部队就是个很要命的问题了,怎样在演习中验证这些部队到底顶不顶用、好不好用更是个重大课题。更不用说,考虑到“跨越-朱日和”演习开始的年代正是俄军“新面貌军改”和在东乌克兰、叙利亚大杀四方、美军在本宁堡演习中恢复大规模战役攻防能力的时期,怎样借鉴这两支强军的有益经验、走出一条适合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部队的新作战理论,正好有“跨越-朱日和”这样一个舞台。

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起码我们的满广志旅长已经在演习中试验了俄军在东乌克兰曾经使用过的部分战术:在战役上使用“捕捉-打击”战法,即使用轻型武装侦察部队或分队一级的重型战术单位同“红军”部队建立并保持火力接触,利用大量的小型部队捕捉尽可能多的红军部队,在不尽力维持战线完整性的情况下,使用隐蔽待机的远程战役炮兵攻击或直接召唤空军战术航空兵实施战场遮断(当然这时候就要请出万能的导调部了),从而做到“全战役地幅攻击”,将红军部队的第一、第二梯队无论处于正面进攻还是后续开进的状态下都予以歼灭或重创。

演习中的炮兵部队

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同时,我军于改革之后新成立的中型合成化步兵旅也首先在2017年的“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中参加战斗,同新千年之际美军在本宁堡的“中-高强度”对抗中使用试验性的SBCT(斯特赖克旅级战斗队)使用己方的信息化优势,击败了齐装满员的美军第11装甲骑兵团(该团属ABCT,装甲旅级战斗队)并导致美军首个斯特赖克旅正式成军一样。

美国斯特赖克装甲旅

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我军的中型合成化旅(战斗部队主战装备是ZBL-08型轮式步兵战车和ZTL-11型轮式装甲突击车)尽管在正面对抗中尚难以和满旅长麾下的重型合成化步兵旅抗衡,但基于突击速度的优势形成的纵深穿插、侧翼攻击能力和基于单兵战斗力优势形成的下车对抗能力,还是让满旅长的部队吃了很大的苦头,也直接导致了我军下定决心全面铺开中型合成化步兵旅的建设。

年度大戏,烽烟再起!“跨越-朱日和”系列演习到底有什么用?

因此,总的来讲,在战略层面上看,“跨越-朱日和”演习既我军改革之后陆军建设并检验新质战斗力的一个重要舞台,也是我军改革的一个“实验室”,更是我军2015年军事改革的一个缩影。大量的新理论、新编成、新战法将通过这一演习平台进行充分验证,而后推广到部队,随后投入实战战场。这就是“跨越-朱日和”之于我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部队在战略层面上的最重大意义吧。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