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从未沦陷的一个村,被日军封锁14年

2019/07/15 15:29 集结军号 T大

东北从未沦陷的一个村,被日军封锁14年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三省沦陷,但在辽西却有一个叫“石明信沟”的地方没有沦陷,经受了14年的封锁,无数次的围剿杀戮。在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抗日民众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走过了抗战初期最惨烈的阶段,成为东北全境沦陷后唯一未被日军占领的土地。

1、特殊形势的抗日斗争

辽西大柏山中有一条十余里长的石明信沟村,住着一百多户人家几百口人。当地匪患横行,石明信沟村民成立了联庄会保卫家园,农民王老凿被村民推选为会首。

东北沦陷后,侵华日军继续向辽西进犯,王老凿将全家10余个男丁武装起来,靠山势之险进行武装抗日。1932年6月,日军入侵朝阳县南部,遭到王震、赵清泉所领导的民众武装的袭击。残敌向锦西方向溃逃时,王老凿等十几人自发埋伏在曹杖子村后山发动突袭,打死两名日军,缴获两支步枪,这是王老凿第一次与日本兵交锋。

1933年3月,日军侵占了热河省以后,王老凿的武装退守回石明信沟内,闭门自守,采取了一种特殊形势的抗日斗争。其特点是,从不主动出击日伪军警,但坚决拒绝日伪的反动统治,日伪当局的法律在石明信沟一律无效。日伪军警来讨伐,来的少便兵戎相见;来的多,便退却山林,以避敌锋,敌退我回。

1933年11月15日,立足还未稳的日军就偷袭了二车户沟村,杀害15岁以上男子57人,烧毁房屋400余间。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屠杀。

为了监视和伺机剿灭石明信沟的群众武装,伪满当局先后在石明信沟沟门子、长在营子、黑牛营子、六家子、北四家子及羊山等周围地区设立警察署、分驻所、派出所、警防所等十几个警察机构,分别由大汉奸伪吐默特右旗警察大队队长姜廷相(外号“姜小胡”)和六家子伪警察署署长金廷泉等领导。共派驻警员700余人。

2、三位亲人战死

日伪军从1934年开始,曾先后五次围剿石明信沟。

1934年5月31日晚,山里人正准备过端午节,沟外的长在营子突然来了300多名日伪军的骑兵。消息在天亮前被送到石明信沟,王老凿一家正在炕上分析作战形势。三弟王文祥叫全村人战斗打响后往西北方向撤,那里山险林密,利于隐藏。

拂晓,日伪军“讨伐队”在大队长松井和蒙古骑兵支队支队长金玉墀的带领下,骑着高头大马向石明信沟扑来。

战斗打响了,王文祥和一名堂弟没能及时撤出,王老凿回村找人却与日军遭遇,来不及掏枪时,王文祥赶到,见大哥处境危险,便大喊:“大哥,你快跑!”自己却跑向南方河套开阔地,转移日军注意力,结果被打死在河套当中。

王老凿的堂弟,既教书又行医的王文儒,也因跑得不及时,被日军打死在村中央。群众向西北方向撤去,再无一人伤亡。日伪军见搜不到人,就抓鸡牵牛,挨户搜索财物,直到把村子抢劫一空,天黑前撤出了石明信沟。

最开始打日本兵时,他们用的多数是“大抬杆”,都是用小瓢向枪里倒火药,再把铁沙装进去。“大抬杆”的威力很大,一打就是一大片,日本鬼子非常害怕。

到后来,还有了火炮,架在进山的必经之路上。日军来时打日军,日军不来时,就正常干农活,农耕时也身带枪支,随时投入战斗。

石明信沟的群众武装成了日军的一块心病。这年的12月17日,1000多名日伪军突然出现在石明信沟的沟门,抓了20多名村民,第二天,1000多名日伪军拥挤在狭小的山沟里,浩浩荡荡地开进了石明信沟。队伍里押着前一天抓的村民。

敌人刚进入孟杖子村,就被山头放哨的一名联庄会队员看见。他转身准备回去报信时,被端望远镜的日军发现,日军疯狂开枪,他身中数弹一头栽倒。日伪军来到沟里,村中早已空无一人。他们把抓的村民围在一块开阔地里,四周布置好明岗暗哨,等着群众武装上钩,企图把这支群众武装一网打尽。到了第二天,依然不见群众武装队伍的影子,气急败坏的日伪军烧毁房屋,抢劫财物,并丧心病狂地把抓来的群众全部蒙上眼睛,堵住嘴,推到河套当中,一个一个地用刺刀挑死,其中最小的是年仅6个月的婴儿。此后几天,日伪军又将反复在山中抓捕搜出的十几名群众残忍杀害。

又过了一个多月,村民们准备过春节,200多名日伪军再一次“讨伐”石明信沟,他们在沟内转了一圈,没找到群众武装,只抓到了沟内的几个村民,把人们过春节的财物抢劫一空,并把村民搭建的简易住房全部烧毁。

1938年9月26日中午,一大批日军被一个叫高秃子的土匪偷偷带进石明信沟。以前打日军,都是在他们还没有进村时进行的。此前,日军从来没能进到村里。进了村后,日军想找个向导,看到了正在场院打高粱的王老凿,日本兵向王老凿走来。王老凿撂下农具就先开了枪,两个日本兵被打倒。借着青纱帐的掩护,王老凿拔腿就跑,日军机枪扫射、枪打炮轰都没打着王老凿。

王老凿的三儿子王俊峰等人正在山上放哨,听到枪声后,立即向日军开火。由于王老凿寸土不让,敌人寸步难行,没抢到一粒粮食,又怕黑夜遭袭,不得已于黄昏败退。这一战,日军死两人、伤数人。战斗中,王俊峰英勇牺牲了,这更激起了王老凿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

3、搞生产破封锁

日军五次围剿扫荡,烧杀抢掠,填井毁屋,韩杖子村的房屋就被烧三次。此后,当地群众干脆不盖房子了,和王老凿一样,都住进了简易窝棚。敌人来犯,王老凿就率群众武装隐入深山密林之中,采取“敌少我打,敌多我避,敌退我出”的策略,与之周旋。战后,日军也毫不掩饰地惊呼这是一块“未被征服的中国地”。

日军连年的讨伐和围剿,并未达到消灭王老凿和压服石明信沟人民的目的。日伪军从1940年开始,便对石明信沟施展了更加毒辣的阴谋。以“集家并村”为名,把该沟划为无人区,以武力强迫一些群众搬出沟外。对那些无法赶走的人,敌人就在沟周围设警察分驻所,以图用封锁围困的办法,使王老凿就范。

王老凿为了在经济上打破日军的封锁,在此期间,先后在沟内装起14架轧棉花车子,进行自种、自纺、自织。又开设三处油坊,还有鞋铺、帽铺等作坊。这条沟便形成了一种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

1944年3月至6月,冀东“锦热边远征工作队”以周治国为首的小分队和冀东第16地分委,几次派武工队到王老凿处商谈抗日,王老凿表示坚决守山抗日。

石明信沟民众积极投身抗日斗争,日伪当局在派兵进剿石明信沟的同时,也间或施展招安手段,多次派人对王老凿劝降,并封官许愿。王老凿皆不为之所动。日伪当局见招降不成,更加羞恼。1945年7月初,日伪军对石明信沟进行了更大规模的讨伐。王老凿闻讯带领群众转移,日伪军就将搜出的4名70多岁的老人中的一位活活用战刀砍死。日军一直在石明信沟烧杀抢掠了数日,直到片瓦无存,遍地废墟,认为沟内已不再具备人的生存条件时,才带着几名被抓群众,于7月22日撤走了。敌人走后,王老凿带人又回到沟里,又一次开始在废墟上重建家园。

1945年9月10日,我军进驻了辽西和热河地区,相继成立了中共朝阳地区工委和朝阳县党政机关。随后,把王老凿的民众抗日武装改编为朝阳县公安大队,任命他的大儿子王俊山为大队长,王老凿也被任命为朝阳县政府联络科科长。

4、王老凿的结局

只可惜,曾经有着顽强抗日举动的王老凿,在后来投奔了国民党,逃到锦州,他儿子带领的一股土匪经常骚扰我热东地区。

1945年以后的王老凿,经常伙同朝阳国民党保安大队围截我方武装,打死、打伤解放军战士,还作害百姓。此时的王老凿已经觉得自己的“家族武装”不过瘾了,拉起一杆人马成立了“花子队”。在一次战斗中,“花子队”被解放军击溃,王老凿逃到锦州,被国民党封为骑兵师长。

1947年,朝阳县城解放,王老凿的队伍又遭重创,余部逃到当时尚未解放的锦州做垂死挣扎。锦州解放不久,有一天在街上,王老凿被一名解放军战士认出,市公安局逮捕了他,将其投入锦州监狱。入狱后,很多人为他说情,说他在抗日战争期间立下了不少战功,应从轻发落。

1951年,王老凿死于朝阳监狱。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热门评论

11楼 千年潜水员
说没有沦陷的地方,是在夸大,因为这里现在正在开发旅游区,用这个做个噱头!实际情况是他类似于土匪,没有投降日本人的土匪相类似!所以,对他的定义为:率领民众抗日,但不是抗日英雄!
回复 顶6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