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西伯利亚历史变迁2

西伯利亚历史变迁之二

(三)元代对西伯利亚远东广大地区的地理发现和行政管辖考

元代对西伯利亚远东广大地区又进行了进一步的地理大发现。元代疆域辽阔,以前的此疆彼界尽被扫除,元人形容其时“适千里者如在户庭,之万里者如出邻家”,在此疆域辽阔、交通便利的条件下,元王朝建立前的蒙古汗国及元王朝为了更有效管辖西伯利亚远东广大地区,曾对北极地区进行了四次大规模的探险、调查、考察及测量。

第一次对北极区的探险是在蒙古汗国征服林木中百姓后,太宗十三年(1241年)窝阔台派和瑞到北海调查,往返数年,到达北冰洋岸,“得日不落山”。

第二次对北极地区的探险是在和瑞调查北极十年后进行的。忽必烈的母亲唆鲁禾贴尼,利用其封地吉利吉思、欠欠州离“北海”(北冰洋)近之便利,“派遣三个异密带着一千个人乘坐一条船”,前往昂可剌河(叶尼塞河)入北冰洋处,某个到处是白银的地方,“他们将很多银子运到岸边,但未能装上船。这支军队中,有三百多人没有返回,留下的人都死于瘴气和潮湿。但三异密都顺利归来”。

第三次对北极地区的探险是在完州人刘好礼为五部断事官时,曾亲到其所管辖昂哥剌部考察“盎吉剌日不落,只一道黑气遮日”的极地之景。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西伯利亚初夏(4张) 刘好礼见到的极地之景,即为在现代科学称之为“剪切带”造成的,此景可在1995年4月-5月中国首次北极科学考察中得到生动的印证:“最可怕的还是‘剪切带’的危险。考察队正在北冰洋洋面上向北步步推进,突然间‘轰隆隆......’‘劈劈啪......’如闷雷似爆竹地一阵巨响,冰层断裂、撞击、挤压、翻腾的巨大响声从四面八方响起,由远而近滚滚而来。在队伍行进正前方,一条黑色的烟柱升腾而起,在半空中形成漏斗状,如同烟柱顶着一团乌云。这是当地时间4月29日中午,中国考察队进到北纬89度附近的时候,冰层下面两股不同的洋流相会,巨大的能量的释放把冰面撕拉得支离破碎。”

由此可见刘好礼的“一道黑气遮日”是有根据的。

第四次对北极地区的探险是在大天文学家郭守敬为使其编的授时历更准时,在元至元十六年(1279年)向元世祖忽必烈提出在全国范围搞测量。建议应在“远方测验日月交食分数时刻不同,昼夜长短不同,日月星辰去天高下不同”测验。该建议被采纳。郭守敬主持了这次对北极地区的测量及探险。《元史·天文志》称这次测量及探险为“四海测验”。郭守敬选精通天文测量技术人员14人及大量一般测量人员。领导其在南北长1.1万里,东西宽六千里的广大区域每隔16°设一测景所,全国设27个,最北的北海测景所,地点为昂可剌河入“北海”(北冰洋)处的北极圈附近。进行了包括“北极出地”、“夏至日影长”、“昼夜长短”三项天文地理的测量。此次测量为元代改历之重要依据。郭守敬主持的这次北海测验,其内容之多,地域之广,精度之高及参加人员之多,是时不惟在中国,在世界亦属前所未有。

第一次和瑞等人深入北冰洋岸进行的探险调查由叶尼塞河流域东面到勒拿河流域的广大林木中百姓部落(雅库部落亦在其中),因此地带西起贝加尔湖周围山地,东北至大兴安山、外兴安岭及其外兴安岭北支诺斯山,为深林密菁,人口稀疏,蹊径稀少的山地,路途艰难,故往返需三年。而第二次探险的三异密是乘船去不可能用三年时间,第三次探险的刘好礼为岭北五部断事官有公务在身,不可能有三年探险时间,第四次探险的天文学家郭守敬进行实地测量时间是在至元十六年(1279年)一年内进行的,那么这后三次探险的路线为何路线呢?按当时的情形,只能自谦州越过萨彦岭到唆鲁禾帖尼过冬地吉利吉思(阿巴干草原),沿谦河、昂可剌河(叶尼塞河)到北极较便利。此道已被考古所发现:“在查库尔河谷和克木池克河之间,有一条建筑得很好的古路,宽六码,高出周围草原的地平面之上,路两边都有壕沟。路面和英国的公路一样平,也象英国用碎石筑的公路一样好。......这里所说的两个地点之间道路笔直,相距约50英里。我们不能相信任何规模的商业需要建筑这样惊人的道路。它的目的依然是费解的。道路经过的地方不需筑路就能运输。这里土地是坚硬的草原,适宜于任何交通运输;所以筑路是一种浪费劳力的蠢事。......以它的现状我们所能推测的是这个地区必定曾一度非常重要,有更多的旅行队习惯使用这条大道,在蒙古和西伯利亚之间,存在一种更大的交通量......古道的大部分能适用于车辆运输。”

据《元史》卷二0亦记载:“海至北境十二站大雪。”

考古发现说明无论对北极地区探险,还是断事官刘好礼进行行政管辖,以及郭守敬主持到65°N处进行测量,及征战、戍守都需要有一条宽广坚实的大道。亦说明此二次探险及一次天文测量应走此路线。

正是多次对北极地区及北冰洋进行探险,才使元人对北极地区、北冰洋,有了一个清晰的地理概念。如据《元史·地理志》记载:“谦河(今叶尼塞河)注于昂可剌河(安加拉河)北入于海(北冰洋)”,按元人的观念不是安加拉河注于叶尼塞河,而是叶尼塞河注于安加拉河。安加拉河是主流,因安加剌河水量大,故整条河命名昂可剌河,而谦河仅为支流。可见元人对昂可剌河及支流北注北冰洋的地理方望是何等清晰。

元代对西伯利亚远东地区的行政管辖范围广大,“汉唐极盛有不及焉,盖岭北、辽阳之边,唐所羁縻之州,往往在是,今皆赋役之,比于内地。”

东北亚雅库等广大地区分属岭北、辽阳二省管辖,雅库西部的吉利吉思等五部及雅库皆隶属岭北省管辖。岭北省为元朝“祖宗根本之地”。在政治上占有重要地位。

雅库地区西部的吉利吉思等五部为:益兰州突厥语,意为蛇,在今叶尼塞河上游,乌鲁克木河南)、谦谦州、乌斯(今叶尼塞河上游乌斯河地)、撼合纳(突厥语,意为布囊,今叶尼塞河上源贝克木河谷地带)。昂可剌部(自叶尼塞河中游至下游至北冰洋岸广大地区)附属于吉利吉思。至元七年(1270年),忽必烈任命刘好礼为吉利吉思等五部断事官,下设经历、知事官,将此地区置于元朝直接统治之下。断事官治所在益兰州。至元十年以后,西北叛王叛变,至元十七年刘好礼逃回朝。至元三十年,元军又收复吉利吉思等五部屯兵驻守,恢复了元朝对吉利吉思等五部的管辖。元朝的岭北五部断事官管辖范围广大,南起贝加尔湖西部唐努山、萨彦岭、阿尔泰山,北至“北海之地”(北极地区、北冰洋岸)。

东北亚雅库地区中南部分布着巴儿忽、火里、秃麻、不里牙惕等部落。据《马可波罗游记》记载:此地区为“巴尔忽地面”,其境广袤达四十日路程,属大汗政府。此为元代“八里灰田地”(八里灰为巴尔忽之异译),元朝在此设置火里秃麻牧场,是太仆寺所领全国十七道国家牧场之一。

雅库地区中南部亦为岭北省管辖。辽阳省的极北部的雅库地区与相邻的辽阳省南部同属辽阳行省管辖,省治咸平(今辽宁开原)。

雅库南部与之相邻的辽阳省北部的统军机构征东招讨司,即设在黑龙江入海口处的弩儿哥(即明代的奴儿干),与骨嵬(库页岛)隔海相望。

雅库地区在辽阳行省极北部,据《开原新志》记载:有一种北山野人(北山即指外兴安岭)乘鹿出入。又据《辽东志》记载:“北山野人”呈给明朝政府的贡品,有海貂皮、海骡皮、海獾皮、殳角(海象牙)鲂须、好剌(诸色鹿),要之大都是北海产品。可推见他们在元朝时居住在自外兴安岭东端的小海(鄂霍次克海),往北到北极圈、北冰洋岸的雅库地区,向元朝政府进贡,受元朝辽阳行省管辖。

又据《开原新志》记载:“北海之南、大江之西”居住着一种野人,“住平土屋,屋脊开孔,以梯出入。卧以草铺”。据《辽东志》记载:此种野人“与吉里迷为邻”,与吉里迷不同类。据《明实录》载:此类土著部落头领,多为“女真野人头目”。野人女真即清之鄂温克即雅库特一种转音,鄂温克,不仅生活在黑龙江流域及外兴安岭,亦生活在外兴安岭以北至北冰洋的雅库地区。从明朝初年永乐等朝《实录》记载:野人女真(鄂温克、雅库特)向明朝政府进贡,即可知野人女真不过因循元朝旧制,即可推见野人女真向元朝政府进贡受辽阳行省管辖。

最后说明一下,元人的北海测影所向北达到了北纬63度,不等于元人在东经70度到140度一160度的巨大跨度内都达到过北纬63度。政治地理学和国际法学认为,某国的臣民先到过某地,但未在那里长期留守、居住,管理统辖,考察。便不等于某地便已是某个国家、政权的疆土地盘,不等于已把某地“划入了”某国的“版图”。因为那样的事例在探险史、地理发现史、旅行史上是屡见不鲜的。 [2]

(四)明代对西伯利亚远东地区的管辖考

继元之后明代东北地区属奴儿干都司管辖,奴儿干都司建于永乐七年(1409年)。自永乐元年(1403年)邢枢等招抚建州、海西,野人酋长“悉境来附”,奴儿干地区首领把剌答哈来进贡,明朝政府设奴儿干卫,任把剌答哈为指挥同知。此后复增设至131卫加明初设的兀良哈三卫计,134卫并设奴儿干指挥使司以辖之。

奴儿干都司设治于黑龙江下游,距海口150公里的特林明朝政府派驻都司的官兵,少至五百,多达二三千,每二年更换一次。

自永乐九年至宣德八年(1411-1433年),明朝政府特派太监亦失哈等多次考察奴儿干地区,并建有永宁寺及《敕修永宁寺记》和重修永宁寺两石碑。

奴儿干都司管辖范围广大,奴儿干都司管辖范围西起鄂嫩河,东至库页岛,北达外兴安岭,南濒日本海,包括黑龙江流域和乌苏里江流域至库页岛的广大地区。但是也有人认为,奴儿干都司的管辖范围达到外兴安岭以北至北极圈、北冰洋岸的雅库地区,如“北山野人”。北山即外兴安岭南支及外兴安岭北支诺斯山延伸至白令海岬的雅库等广大地区,此种野人乘鹿,以捕海产进贡。《明会典》记载:“野人女真去中国远甚,朝贡不常。”这是说雅库地区的北山野人并非不朝贡,而是朝贡不常。按《明会典》载,建州海西女真一年一贡,三年一贡的应是野人女真,

回复 顶5
首页社区世界历史
分享:

回复楼主:

热图推荐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