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出岳飞的心声

2018/11/18 12:29 克尔白的石头 T大

最近这里总有个叫“帝师争臣”的,疯狂的发帖,甚至可以称得上在“屠版”。内容很标新立异:把北宋末南宋初的将领岳飞作为靶子鞭尸。当然,最早的帖子主旨不是这个,而是给因为冤杀岳飞被历史顶上耻辱柱的秦桧翻案。从行文逻辑上看,我觉得此人狗屁不通,逻辑混乱,明显从小到大的语文老师没完成教学任务。不过这里既然总是见得到他的大作,而且回帖众多,也有类似liutao1494这样可能帮着敲边鼓的ID,我想我发个帖子质问他一下应该不至于被封杀或者无人问津吧?

声明一点:我没有“老孔佛灵童”那样通过不知道是亲自看过还是自己发明的“史料”,或者传说,神话中看透岳飞该杀,秦桧无罪的“历史结论”的超能力。只有解读自己认为可信的的东西,也就是岳飞自己写的东西来分析一下而已。没有超能力,结论自然也就随了前人的大流,成了帝师争臣眼里“文盲”,“不懂史”的“岳迷”,也是很对不起他老人家“谆谆教导”的无奈的事情了。

我不是郭靖,所以没有主角光环,拿不到金庸提到的那本百战百胜的《武穆遗书》,不过流传甚广的岳飞的三首词还是看得见的。那就勉强解读一下这三首词吧。

第一首,就是传唱最广的那首《满江红●怒发冲冠》。全文如下: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其实中学语文但凡合格,没什么读不懂的。写这首词的时候,岳飞很愤怒,要用三十年奋斗的功名和数十年如一日的奔波换取复仇的成功。他一天不愿意闲着,不敢想象左等右等等到头发白了再充**憾,暗自神伤。他要报的仇是什么呢?就是空前绝后的“靖康之耻”。为了报仇,他要驾着战车从贺兰山的缺口冲出去,喝金国人的血,吃金国人的肉,把金国彻底灭掉之后,回来建设中原,给官家复命。

古人说痛恨某人,很多时候说“恨不得食汝肉,寝汝皮”。现代化说就是:我要吃了你!其实这也不是中国人的独创,据西方史料所载,罗马帝国也有政治斗争的胜利者吧失败者的头骨做成酒杯,每次吃饭就盯着仇人的头骨狂笑的记载。目的不难分析:仇结大了,搞死敌人不算完,死了还要羞辱他才行。客观的说,靖康之耻,中原王朝的皇帝被异族俘虏,整个皇族几乎被一窝端的成为异族的奴隶,这个待遇周幽王都没享受过。这是赤裸裸的打了每一个宣称自己忠于大宋的男儿的脸啊!这么多“知书达理”的文明人居然在化外野人的刀锋下保不住自己效忠的皇帝。官方儒学说“主忧臣辱,主辱臣死”,皇帝都被拉去做奴隶了,不想死,只有拼命了!只能有生之年“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了。

写这首词的时候应该是年轻的岳飞即将踏上征途,满怀愤怒的报仇的时候。不过岳飞的时代是很不幸的。经历了唐末的藩镇割据,武夫乱国,特别是赵匡胤“陈桥兵变”后,武将的地位一落千丈,征西夏凯旋的狄青在凯旋的高光时刻居然要受低级文官的折辱,皇帝还不出来主持公道。整个民族,文明,由开拓进取,变得怯于外战,只想安心做缩头乌龟的时代,岳飞的复仇梦注定是实现不了的。

多年征战后,岳飞留下了第二首满江红,这首就不那么“壮怀激烈”了,全文如下:

遥望中原,荒烟外、许多城郭。想当年、花遮柳护,凤楼龙阁。万岁山前珠翠绕,蓬壶殿里笙歌作。到而今、铁骑满郊畿,风尘恶。

兵安在,膏锋锷;民安在,填沟壑。叹江山如故,千村寥落。何日请缨提锐旅,一鞭直渡清河洛?却归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

也不难懂。中原已经从繁荣的故国变成了侵略者铁蹄下的废墟,战士的鲜血成了敌人加官进爵的装饰;世世代代生活在中原故土的老百姓,已经成了一文不值的死尸,扔得到处都是了。他有决心,有能力复仇了,但必须“请缨”,才能“提锐旅”。这时候他也成长了,不再提什么“踏破贺兰山缺”了,只求“一鞭直渡清河洛”,能把开封洛阳夺回来就可以“再续汉阳游,骑黄鹤”了。皇族为奴的仇,作为皇帝的赵构都不急了,低下打工的岳飞还急个毛线!但战死在抗侵略前线的战士,包括老上司宗泽,太不值当了。中原被金国任意屠杀的老百姓,太可怜了。手握重兵,号令一方的岳飞,想给他们讨个说法应该不过分,所以,他的理想从“贺兰山缺”,退回到“清河洛”了。他无奈,但雄心未灭。只是,他身不由己,也不知道该怪谁。只能自己忆往昔,看今朝,此起彼伏了。

后来呢,十二道金牌把他召回了临安。一个有名无实的“副枢密使”,他被关进了权力的笼子。日子倒是比以前好过了,但总是不如意。这就有了第三首《小重山》。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这时的岳飞已经很悲凉了:征战千里只能在梦里,明月依旧明亮,但自己已经“白了少年头”,开始“空悲切”了。想回家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又不甘心;想继续北伐,各种谋划奏章石沉大海。没人鸟他,喊破喉咙赵构,秦桧这些主事人也不会让他重披战袍了。

不过岳飞还是高估了“帝王心术”,“奸臣弄权”的下限:这帮人不但要把他投闲置散,为了媚敌,还想要他的命!不但要他的命,还要抹杀他的一切。秦桧在冤杀岳飞的前后,切实做到了“食肉寝皮”。要不是赵构秦桧寿命有限,恐怕岳飞这个名字真未必能被现代人知道了。这是多大的仇恨?毕竟,岳飞哪怕真的实现了“踏破贺兰山缺”,赵构也少不了一个“中兴之主”,作为丞相的秦桧,也会留下一个“能臣”的好名声。恨他的,只有金国。而脊梁骨被金国震碎的赵构秦桧,成了金国的奴仆。于是,赵构暗示,秦桧动手,岳飞壮志未酬,屈死风波亭。这,就是最后的真相。正义,沉默了。黑暗的时代,不远了。

帝师争臣老拿什么“赐杀”说事。皇帝当然有权“赐杀”。可滑稽的是,可考的史料没有一个证明赵构有“赐杀”岳飞的正式行文。赵构理亏,他不敢。至于秦桧,很多证据表明他就是金国的奸细。他之所以两度为相,也是金国人在力挺。回过头来说,一个坐视父兄被俘为奴的人,能不能担当一国之主甚至一家之主?中国传统道德的答案是否定的。一个历史不清白,嫌疑未洗清的人能不能当丞相?怕是脑袋短路或者屈从于外力才有可能吧?所以秦桧乃至赵构,从哪个道德体系看都不算好人。给他们翻案,除了脑袋短路,也只有“屈从于外力”了。这个“外力”,毫无疑问是中华民族现在的敌人,或者客气点,是潜在敌人。

细想一下,南宋灭亡近千年了,金国乃至最后灭亡南宋的蒙古帝国都早已在历史中化成了尘埃。岳飞的故国,敌人都不存在了,为什么我还如此在意岳飞的令名受辱,还会为有人给秦桧翻案不平?找了很久,在岳飞的三首词里找到了答案:岳飞不是一个“了却君王天下事”的庸将,他之所以要“踏破贺兰山缺”,“一鞭直渡清河洛”,是因为国耻,更因为心怀百姓,不忍眼睁睁看着“民安在,填沟壑。”。翻译成现在的话,他在那个时代已经初步明白什么叫“为人民服务”了。而“为人民服务”,正是我们“最可爱的人”——解放军战士在首长慰问时的标准答案。

秦桧对了,意味着岳飞错了。岳飞错了就错了吧。岳飞坚持的保家卫国,守护百姓的“军人梦”是不是也跟着错了?那么这个逻辑一旦成立,抗战的先烈,百年来为国捐躯,守护人民的解放军,抗日的国军,扫清军阀的北伐军等等军队的根本主旨,是不是也就不对了?是不是大敌当前,跪地投降,谁敢反抗,冠上个莫须有的罪名就可以直接做掉?那么汪精卫,慈禧太后他们“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是不是才是真正的“政治正确”?

这就可怕了:原来“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错了。“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也错了。“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全都白死了!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