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原创]多年前的一次押解任务

楼主:从警28年 2010/09/01 22:04 举报

九二年初秋,具体几月记不清了。一天单位领导找到我说想让我去执行一项押解任务我愉快的接受了(那时候我还不到三十岁在预审处就算年轻人了)。单位领导特别强调该人犯是从监管场所脱逃的重点人犯,这次押解绝对不能再次出现让人犯脱逃之事。接受了任务后我调阅了该人的案卷。该犯吉林人以前曾有过盗窃前科。这次被抓是因为在盗窃时被失主发现,其就持刀将事主和一名见义勇为的解放军战士扎伤后被当场抓获。该人自认为自己有前科此次就是累犯,又在盗窃现场将事主和解放军扎伤一定要判长刑。因此在被抓时就预谋脱逃,他的这种想法终于在他进了看守所的第三天实现了。那时候的看守所每天晚上六点都给每个犯人发一饭盆开水,供每个犯人饮用或泡方便面。具体程序是两名警察带两名留所服刑的劳动号给各个监室送水。先由警察打开监室的两道监门,再由劳动号给每个犯人盛开水。这名想脱逃的犯人连续观察了两天,看准了发开水的过程后就在第三天开始行动了。他等到警察打开两道监门后劳动号提着开水桶走进来刚要发水时,就冲上去抢过开水桶,把开水浇在自己身上,结果造成他全身大面积烫伤,看守所只好带他去医院看病。一般的犯人看病都去监管医院,哪有全套的监管设施犯人无法脱逃。可这个犯人是烫伤监管医院无法看,只好去地方医院的烧伤科看,看守所特地找了一间三楼的病室给其看病,就是这样还是给其找到了脱逃的机会。这家医院的一层楼外是一个大存车棚,使用钢管搭架子上面铺塑料板的那种。高度和一层楼的房顶等高。这名犯人在看准了这个地形之后,又连续两天观察了每天值班监护他的民警的情况,就在第三天开始实施他的脱逃计划。第三天值班的两名民警一名是刚从学校分来时间不长的新同志,另一名时才从其他单位转到看守所工作的老同志(好像是林业公安处)。两人从警力上说一老一年轻,搭配还可以。但有一个相同弱点,就是都对看守工作都还不太了解,可这个犯人就不同了。他多次进出公安局,只要和看守他的民警搭几句黑话,立刻就能分清谁是老看守谁是新看守。他也是摸准了这两个人的弱点才动手的。第三天下午五点多这两名两名民警监护着这名犯人换药,给他换药的是一名女医生和一名女护士,当时虽然已过立秋可天气还是很热。医院的窗户都开着。可能是烧伤药的味道太难闻加上天气热这两同志就违反监管规定,没有将窗户关上,也没有在窗户下站人警戒,而是当医生,护士给犯人换药时退到了她们身后。这个犯人看准了这个机会,猛地跳起来窜上了窗台,民警隔着医生护士抓不到他,等到两人冲到窗前时,犯人已经纵身跳了下去。他跳到了存车棚的顶上,棚顶的塑料板减轻了他落下的冲击力,没摔倒他。随后他就窜到了车棚的边上跳下了车棚,冲出了医院大门消失在了下班高峰的人流当中。那两名警察冲到窗前也想跳下去追捕逃犯,但看到犯人跳下去是已将车棚顶部砸开了一道裂缝,这时再跳下去必将使自己受伤,于是就放弃了跳楼追捕的想法。而是沿着楼梯跑下三楼等追到医院门口时已看不见犯人的身影。九十年代初的通信手段很落后,那时候每人连bp机都没配,一部电台只有几个频点,多家单位在呼叫谁也叫不通。等着两个人跑回院长室找到电话向值班室报告了情况,值班室再通知巡警队,刑警队和有关的机场,车站分局布置盘查堵截时,早就来不及了。而这名逃犯也很聪明,他没有直接逃回吉林而是潜回了他在案发地的临时租住地,隐藏了起来。每天靠同伙给她买些烫伤药,消炎药一直坚持了一星期。等警方追捕他的风声过了他又租了一辆车潜出了市区,在离市区较远的火车站上了火车回了吉林。但有一条他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在他脱逃的第一时间,警方已通报了吉林警方,吉林警方在他可能出现的地方都布下了眼线就等他上钩了。逃犯回吉林后没敢回家他知道可能会有警察在家等他,于是去了他一个朋友家可就是这样没过几天他还是被警方一举抓获。在了解了犯人的基本情况后,我找到了和我一同执行押解任务的另外一名同志以及武警方面的一名班长一名警士,双方共同研究了情况制定了预案。之后开始准备器械。我先去警安服务公司购买了一副磁动防拨手铐,又去医务室要了几卷绷带几个人就出发了可能有人想知道我带绷带干什么,到后面大家就知道了。到了长春后直奔八里铺收容所,到那后先向他们表示是感谢然后向他们了解该人的情况。据当地警方讲,他入所后情绪低落不和周围人交流吃饭很少经常一个人发呆。鉴于这种情况我们决定尽快将他押解回去。于是我们兵分两路武警去车站买票,我们两人先会会这个人。见了面当他了解了我们的身份后立刻就表示,就是死也不会和我们回去。如果你们强迫我走我就跳车撞墙让你们没法办。看到这种情况我们就决定先和他好好谈谈。因为当时铁路上有规定普通直快以上的列车,为了保护旅客的安全是不准押解携带械具的犯人的。如果有特殊情况要先向铁路部门申请经批准后乘坐指定车次。我们来不及申请就只好先做犯人的工作了。我们先向他指出不回去是不可能的。你这次犯了什么事你自己清楚,抢劫扎伤事主又扎伤解放军以前的多次前科和自残脱逃,能判什麽你很清楚。现在还不争取好态度你就等着吧。你如果坚持不和我们回去那我们只能为你专门派一辆囚车,到时候把你约束在担架抬回去你想想你会得到什么好结果。就这样经过长时间的耐心工作(整整一天一夜)终于做通了该人的工作,他表示愿意和我们回去坦白交代自己的问题,同时揭发他人问题争取立功。我们的努力终于有了一个好的结果。回去的车是第三天下午的,我们中午就早早的提出犯人然后对其进行了仔细的体检,由于收容所没有安检门我们就借了手持金属探测器,对他的衣服进行了仔细检查,结果在一件衬衣的领子里搜出了一根钢丝。他果然没有放弃逃跑的念头。(他可能想找机会拨开手铐,实在拨不开就把钢丝吞下造成胃肠道出血,这样我们就要半路下车找医院抢救他,他就有逃跑的机会了)他真是一个狡猾的犯人。给他搜完了身我们就开始给他加带防脱逃的专用工具(由于火车上不能给他带脚镣)上夹板。我从食堂要来了一把竹筷子然后把他的裤腿卷上去,在他的腿关节处把筷子用绷带紧紧的缠了一圈(就向外科医生给骨折的人打石膏一样)而且每缠一圈就打一个死结这样他就是有刀片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割开所有的绷带。这一招还是我想外协队的同志学来的。他们经常协助外地公安机关抓捕逃犯需要乘飞机飞机上也是不能给犯人加戴械具的。缠好后他的一条腿就不能动了,想走路就只能拖着这条退走。看看准备的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去车站了,收容所的同志开车直接把我们送上了站台。要下车时我给他戴上背铐拿了一件半长的衣服给他穿上,我和另外那名同志都没穿制服,就一左一右的扶着该人两名武警一前一后夹着我们,在外人看来就是我们两人扶着一个腿脚不好的人上了车。上车后,我首先关闭车窗检查了周围环境。由于是武警购得票所以我们这节车厢里基本都解放军和武警,对我们的工作是好事。我们把该人夹在中间坐下,在对面的座位上也安排了两个我们的人,我们事先约好夜间行车时只能有一个人轮流休息,其他人保持清醒坚守岗位。该人这次还真配合我们没有闹事,只是去了两次厕所。每次他去厕所我们都要关好厕所窗户,然后打开他的一只手和我们铐在一起后,再让他上。等到第二次他上完后提出想把背铐改成前铐,考虑到为了稳定它后面行程的情绪我同意了。只是在改成前铐后在手铐上缠了几圈绷带,把绷带的头攥在我手里一可以挡住钥匙孔,二只要他的手有动作我就可以知道。后面一段很顺利一夜很快过去了,第二天上午我们到了地方。接我们的车已经停在站台上了,我向接车的同志办好了交接又问了一下这押解的工作应该是监所的工作,怎没让我们去了?他回答我因为他们连续发生事故已经全体学习整顿了。这次押解就这样结束了,后来听说这名犯人真的揭发了两起重大案件,被检察院,法院认定有重大立功表现,从轻判处有期徒刑,争取到了好结果。此事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但后面还有一小段趣事。等我上班后拿着购买的防拨手铐去,去装财处报销时,他们告诉我,各单位需要的装备都要由上级装财部门统一发拨,个人自行购买的装备一般不能报销。听了他的解释我无言以对。想想任务都完成了也就算了。现在这副铐子还在我这,每当看到它就想起了那次押解。

1 / 2


红色警戒变态地图:新增中国部队 不是高手别点

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打开App看更精彩内容,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