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雅茹探亲记

雅茹,南通濠河乡政府的一名工作人员。一米七几的她,亭亭玉立,清秀优雅,典型的江南女子气质。其实她是个外秀内刚的人,表面上安安静静,内心则是强大无比,一旦她认准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这不,放着南通舒适安逸的生活不要,非要随军到四川西昌卫星发射基地去,到在那儿陪当连长的丈夫去。说是在西昌,其实不然,驻地在一个叫赶羊沟的山沟沟里,离西昌一百多公里呢!

雅茹和丈夫是青梅竹马,一个村长大的。一起上的小学,一起上的初中,一起上的高中。后来,建军上了军校,雅茹上了大学。毕业后一个到了西昌当军人,一个回了家乡当了乡镇干部。彼此间都有好感,一直没机会表达。建军看到雅茹学习很优秀,身材比自己高,长得还那么漂亮,只敢想不敢说,底气不足。雅茹看到建军是村里唯一考上名牌军校的人,身材不高,志向远大,是个可依赖的人,却没有表达的机会。

不管怎么说,最终有情人终成眷属。

那年春节前,建军探亲回到村里,半道上正好碰到下班回家的雅茹,那时她已是乡里的妇联主任。建军一阵惊喜,雅茹喜出望外。雅茹用自行车驮着建军的旅行包,两个人并肩回村,边走边聊,才知道一个未嫁,一个未娶。后来,雅茹借工作名义往建军家多跑了两趟,两个人便迅速明确了恋爱关系。

一天,建军应邀到雅茹家见未来的丈母娘和老泰山,谁知不见还好,一见,出了麻烦。

建军到她家时特意没穿军装,刚买的一身西服不太合身,从部队回家时又剃了一个小平头,怎么看都不像个好人。进门见到老人恭恭敬敬地递上礼品,做了自我介绍。泰山大人和他聊了会儿心里就有了火。问建军部队在什么地方,你们是什么部队,部队是干什么的?是空军、陆军,还是海军?建军只说,部队在四川,其他的,一概摇头一句都不说。

见建军说话支支吾吾,吞吞吐吐的样子,老泰山不说话了,明显生气了。小时候多讨喜的小伙子,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当兵当呆了。你坐会儿,我出去有点事。起身向外走去。急冲冲地出门,差点和要进门的女儿碰个满怀。

你上哪去?女儿问。父亲将女儿拉到一边,说了刚才和建军的谈话情况。谁知女儿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说,人家部队有纪律,你问的都是机密,不让说,说了就是犯罪。他干什么工作,我都不知道呢!父亲嘴上不说,心里还是不愿意。女儿后来的几句话让父母彻底放弃了,知道女儿决定了的事谁也管不了。回到屋里,雅茹说。我只喜欢建军,希望你们支持!我准备明天去领结婚证,春节前结婚。意思很明朗,说多了没用。轻飘飘的几句话决定了自己的命运,别人只能是看客。

结婚三天,一封电报将建军召回了部队。年底,一个胖乎乎的儿子出生。

说好生孩子建军回来陪她的,可孩子生下来也见不到他的身影。来了一封电报,有事回不去,抱歉!雅茹看到父母责怪的眼神,笑着说了句,跟了他我想到应该就是这个样子,我乐意!胖胖的外孙冲淡了不快。雅茹对公公婆婆说,你们的身体不好,孩子放到我父母那儿让他们带。结婚三天,儿子回到部队,雅茹就和他们一起生活,将二老照顾得无微不至,左右四邻都夸建军找了个贤惠的媳妇。二老心里总觉得欠媳妇的,大小事都听她的。有了胖外孙的陪伴,雅茹的父母也开心了,带小孩,累!可心里甜甜的。

一晃,小孩三岁了。这期间,建军到江阴出差在家住了一个星期,就再也没回过家。一九八七年底,接到建军的信说他现在是指导员了,家属可以随军,问雅茹愿意不愿意到西昌去。带着好奇和期望,雅茹和孩子一起来探个究竟。

上了火车才发现人很多,过道上,厕所边都坐满了人。和孩子挤在座位上,一路劳顿。终于,火车停在了西昌某车站。

拎着包袱,抱着孩子,雅茹随着人群向出口走去。走出火车站,四外张望,没有建军的身影,一个当兵的小伙子走到她的身边,手里拿着她的照片,轻声地问,是嫂子吗?指导员今天有任务,不能来接你,叫我来接你。说着,拿过包袱,向一辆吉普车走去。

车曲里拐弯地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一个美丽的小山沟,停了。小伙子说到了。眼前一排矮小的平房前,四周用砖砌成,屋顶几块石棉瓦盖在上面,感觉风一吹就能掀开,家乡的猪圈比这个都牢固。正胡思乱想,几个军属模样的女人主动围了过来。你是指导员的家属,你来啦!也不见外,说完就帮着忙活起来。走进室内,一张床,本来是单人床,在靠墙的地方放了两块木板就变成了双人床。一个办公桌,什么都没了。门口是一个两平米左右大的厨房,只有一个煤炭炉子。看到这儿,雅茹呆了。知道这儿条件艰苦,想不到会如此艰苦,心里一阵酸楚。从这一刻起她下定决心,留下来陪丈夫。

下了班,建军拖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宿舍。见妻子正忙活着晚饭,开心地说,你坐车累了,歇会儿,我来弄。说着上前拉妻子。雅茹急忙对丈夫说,就好了,你洗洗准备吃饭。两个人正相互谦让,儿子跃跃不知从地方冒了出来,抱着妈妈的腿,瞪大眼睛哭着喊着,不要叔叔!不要叔叔!你出去!你出去!用脚踢建军。建军一下子愣住了,不知如何是好。雅茹一把抱住孩子,轻轻地说,不要怕,他是爸爸!不是的,他不是爸爸,爸爸是解放军,爸爸是解放军!原来建军这几天基地有发射任务,他整天在发射场,穿的是工作服。在孩子眼里,没穿正装就不是解放军。快穿军装,雅茹对丈夫说。看到身上的工作服,建军明白了什么。赶紧到到衣架前脱了工作服,换上了正装,戴上帽子,走到儿子面前问他,是不是爸爸,儿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揉捏得皱巴巴的照片,看了看,笑了,是爸爸。

建军上前抱住儿子,热泪盈眶,雅茹也抱住丈夫,心中五味混杂。

儿子瞬间就欢天喜地了,我也要戴五角星帽子。建军脱下帽子给儿子戴上。儿子将手放到帽子边上,斜着脑袋说,敬礼!建军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哗哗地往下流。雅茹也红着眼睛对儿子说,别闹了,吃饭。

吃完饭,建军从箱子里拿出一把用子弹焊接的手枪给儿子。儿子欢天喜地地四处瞄准,嘴里不停地“啪!啪!”

建军晚饭后要到发射场再看一看,雅茹说早点回来。眼神中流露出的意思俩人都懂,建军乐滋滋地点头回应。

建军再次回到家里已是九点多,轻手轻脚进了门,见跃跃在床的最里面睡着了,双手抱着玩具枪,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建军心里暖暖的。到了床边就脱衣服。你也不洗洗。雅茹轻声地说。我刚才在连队冲了个冷水澡。水多冷啊,你不要命了,快来我给你焐焐。冰凉的身体碰到如火的胴体,建军的心里直往外冒火。没焐一会儿,便有了床板有节奏的吱呀声。你轻点儿。雅茹小声地说。可是,没用。吱呀声依旧。

第二天,连长来找建军。你小子昨天晚上干嘛呢?折腾了半天,不想让人睡觉了。连长住在他隔壁。没干啥,捉老鼠呢!别装了,我都知道了, 我叫通讯员今天中午给你弄弄。这方面,我有经验。说完,狡黠地对他笑了笑。

又说。本来很正常的事,就因为条件差就变成了一种负担。怪我没想那么细,让弟妹受委屈了。还有,悠着点,别要么旱死,要么涝死。

去你的。建军假意向连长踢过去。连长笑着躲了过去。

哦,忘了和你说,弟妹请你晚上过来喝酒。

好的。

没过多久,山沟沟里传出朗朗的读书声,雅茹成了漫山遍野玩耍孩子们的老师,附近彝族兄弟也将自己的孩子送过来念书。

回复 顶1
首页社区陆军论坛
分享:

回复楼主:

热图推荐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