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七十年中国梦(下)

2019/02/01 17:44 大队工 T大

三十岁左右的时候,党中央果断地拨乱返正,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一大批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冤案得到了彻底的平反昭雪,他们的骨灰也被隆重地安放在了八宝山革命公墓,同时,有两个坏家伙也被从八宝山清理了出来,伙同另外一些人,被中国人民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大快人心哪!

我们家也喜事连连,1966年时,全家七口人,除去年已九十的老姥娘和年仅三岁的小弟弟,剩下的五个人,现在每个人都获得了一份盖着鲜红的地方党委或法院大印的平反属于错杀改判无罪的通知书,长期压在我身上的那个可教子女”(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身份,也在无形中消失了。1981年,小弟如愿考上了军校,我们的家门口,也钉上了一块全家盼望以久的军属光荣的牌子。在军校,小弟虽以调皮捣蛋全校出名,但当年郑州酒精厂失火,在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遭受到威胁时,担任临时班长(他们军校的班长由学员轮流担任)的他,率先和战友们冲上高高的红薯干垛,在浓烟中积极救火,最后被浓烟熏得昏倒,从高高的垛上滚落下来,送到医院抢救多时,才清醒过来。可惜的是,军报记者对他专访,他不会像有些人一样说一些慷慨激昂的套话,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当时就没想那么多。让那个漂亮的女记者很无趣地走了。他也只是率领全班立了一个集体三等功,事后落了不少战友甚至领导的报怨。军校毕业分配到部队,又于86年和87年分别立了一个三等功和一个二等功,为我们全家很是争了一口气。

四十岁以后,是我一生中最舒心的一段时光,我被借调到郑州中原公安分局汝河路派出所,我很快学会和掌握了有关的业务知识,干得不敢说很好,但年年被评为三好治安员。比起一些只知道混日子、捞好处的正规民警,自问比他们强了许多。最重要的是,它圆了我除暴安良除恶扬善的大侠梦!

到了五十岁,我们两口子双双下岗,靠在外打工度日。日子艰难,还要供养一个孩子上大学,我没有像一些人一样跳脚骂娘,只是有一种当年站在产房外边,盼望着老婆赶快把孩子生下来的感觉。因为我坚信: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在经历了改革开放的阵疼之后,一定会给老百姓带来一个美好的明天!

六十岁的人啦,又有了一件烦心事,别人会因为孩子的学习好高兴异常,我却是因为孩子的学习好犯愁:好强的女儿初中、高中的成绩都是前三名,大学考上了上海外国语学院,又在北京大学读了研究生,毕业时山东大学看中了她,面试后叮嘱她毕业后就可以来上班,谁知她偏要向小叔看齐,用她的话说一不小心又考上了北京大学的博士生,这三十多岁博士生才会毕业,她要是真学他小叔再去弄一个博士后,这工作问题不太难解决,这婚姻方面,可就真是个老大难!

(听女儿说她就职的学校分校2018年召收20名小学教师,竞争者无数,最后18个博士生,2个研究生入选。天哪!)

2019年,我年满70岁,眼看着我们的国家繁荣昌盛,老百姓过上了以前作梦都想不到的好日子,国富军强,令一干肖小退避,前段日子,美国佬不是通过了一个什么对台湾关糸法么,我们的驻美大使当既回应:”我们可能会感谢美国朋友,这样我们就会名正言顺地启动反分裂法,美国军舰停靠台湾之日,就是我解放军武力收复台湾之时!(大意)哈哈!太痛快!太解气了!!!

我们家也喜事多多:

1.上面还有一个老父亲奉养,令我们能以报父母恩情以万一。

2.小弟研制的血管内小型机器人项目获国家级科技奖。

3.我们家第四代己绕膝而行,听着他们太爷爷太姥爷姥爷爷爷的喊声,我的心里是喝了蜂蜜似的甜哪!

唯一的遗憾是一辈子没坐过飞机,也玩不转高智能的手机,看到别人一部手机闯天下,自己真成了土包子了,不过转念一想,多一些玩现金的老家伙,银行里也能减少失业率了不是?哈哈!

我盼望我能再活一些日子,我盼望我能亲眼看到我们中华民族能够登上世界民族之巅!

我盼望亲眼看到台湾回归,祖国统一!

我盼望老百姓能过上更好的日子!

我盼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