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的另一面——阿尔及利亚 独立战争

2019/01/27 19:56 魔都特警 T大

二战刚结束不久,还没有从二战的镇痛中恢复过来的法国人就先后在中南半岛和阿尔及利亚进行了两场战争,这两场战争虽然都以法国的最终妥协而告终,但法国军队却在战争中表现出了不同于其在二战欧洲战场上的另一面,而这其中又以阿尔及利亚战争最具代表性。

法兰西的另一面——阿尔及利亚 独立战争

阿尔及利亚位于非洲北部,1830年法国征服阿尔及利亚后将其吞并为法国的海外省。二战初期,法国本土沦陷,戴高乐领导的“自由法国”依靠阿尔及利亚等海外殖民地的支撑和盟国的扶持完成了法国本土的解放。整个二战期间,约有30万阿尔及利亚人参加法军投入对轴心国的作战行动,可以说,阿尔及利亚为战后法国获得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席位做出了巨大贡献(电影《光荣岁月》讲述的正是这段历史)。为了吸引阿尔及利亚人加入法国军队,戴高乐曾经许诺在战后将给予阿尔及利亚自由和自决权。但二战结束后,忙于战后恢复和镇压中南半岛人民独立运动的法国政府并未兑现战时的承诺,就连连战时许诺给阿尔及利亚士兵的待遇都没有兑现。1945年8月,阿尔及利亚退役士兵发起“拥护阿尔及利亚宣言民主联盟”,在阿尔及利亚各大城市举行庆祝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和要求独立的和平示威。法国殖民当局以武力镇压示威人群,约4.5万人遭到屠杀。

法兰西的另一面——阿尔及利亚 独立战争

作为对殖民当局血腥屠杀的回应,阿尔及利亚各民族主义政党开始积极活动,争取阿尔及利亚民族独立成为了各阶层的广泛共识。在法国殖民当局进行屠杀之前,当地人的诉求更多的是提高待遇,要求获得同法裔族群同等的权利。说白了,大多数阿尔及利亚人是认同法国的,他们追求的是同白人同等的公民权。法国殖民当局不由分说的屠杀使他们意识到,法兰西并不是他们的祖国。但此时的当地族裔对法国还没有完全失去信心,主张以政治谈判获得民族独立的温和派依旧占大多数。主张以武力争取民族独立的激进派虽然发动了一系列小规模暴动,但都很快失败,并未获得太大影响。事情的转机出现在1954年,坚持武装斗争的“团结与革命委员会”于当年11月再次发动武装起义,参加起义的3000人在奥雷斯山区向法国驻军发动了一系列袭击,并依靠山区地形摆脱了法军的围剿。在当时人口近千万的阿尔及利亚,3000人规模的武装起义虽然不容忽视,但也算不上特别严重。

法兰西的另一面——阿尔及利亚 独立战争

可这个时间节点不对,半年前法国军队刚经历了奠边府战役,一心想着要在阿尔及利亚挽回点面子。好歹法国军队一直在打仗,打不过德国人那是因为德国人有黑科技,打不赢越南人那是因为越南人背后有只看见了也只能当没看见的黑手,可阿尔及利亚那点游击队连件像样的武器装备都没有,瞅了又瞅背后也没谁,正好拿来挽回点面子。当然,法国国内也有不同的意见,1951年被任命为阿尔及利亚总督的民族学家雅克·苏斯戴尔就认为应该从政治层面解决阿尔及利亚问题,他指出应该给予当地族群和法裔族群同等的政治权利,争取大多数当地温和派的支持,从根本上瓦解反抗力量。但苏斯戴尔的意见遭到了法国政界多数人的反对,法国军方更是认为这是在向反抗势力低头(好不容易逮着一个软柿子,不好好捏一把怎么展示法兰西的军威呢不是)。迫于各方面压力的苏斯戴尔宣布在阿尔及利亚东部和北部地区实行紧急状态法,7万名法军从法国本土和科西嘉被派往阿尔及利亚,连同当地的5万名驻军开始对游击队活动的山区进行扫荡。

法兰西的另一面——阿尔及利亚 独立战争

为了使游击队无法立足,法军在游击队活动的山区进行了无差别屠杀,许多村庄无论男女老幼无一幸免。但法军的血腥屠杀不仅没有彻底剿灭游击队,却反而使很多村庄的居民为求自保主动加入游击队。法军的无差别屠杀也使得原先的温和派改变了立场,转而支持武装斗争,在法国军队中服役的阿尔及利亚士兵也开始在暗地里支持游击队。更恶劣的影响是,法国军队的无差别屠杀引发了原本和睦相处的当地族群和法裔族群的严重对立,原本游击队的作战对象只是法国军警(军警中既有法国人也有阿尔及利亚人),但法军的无差别屠杀使得其中的一些激进派别很快采取了针对法裔族群的暴力活动,法裔族群也很快展开了报复性行动。原本只是小规模的起义在法军的铁腕下很快发展为波及阿尔及利亚全国的动乱。到1955年底,法国在阿尔及利亚的驻军人数达到了20万。

法兰西的另一面——阿尔及利亚 独立战争

冲突的加剧使得双方的手段都越来越激进,原先的温和派已经不复存在,剩下的只有阿尔及利亚人和法国人,这使得游击武装规模迅速扩大。到1956年,原本分散的各游击武装整合为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军,活动范围扩大到了阿尔及利亚全境。这时候法军再次给已经熊熊燃烧的大火浇了一把油,1956年10月,法国军方未经政府许可私自截停了一架属于摩洛哥的民航客机,抓捕了阿尔巴尼亚领导人之一本·贝拉(日后阿尔及利亚第一任总统,前法军士兵,因为不满1945年8月的血腥镇压而脱离法军),这使得原本作为中间调停人的摩洛哥和突尼斯转而全力支持阿解组织。法军在阿尔及利亚的残酷手段传回法国国内后,在二战中亲身见证过纳粹德军暴行的法国民众尤其是法国知识分子中间引发轩然大波,许多教授、学者、作家纷纷发起反战活动。巴黎大学法学学院院长卡皮唐教授的一位学生在军方的轰炸中丧生后,面对军方的百般抵赖愤而辞职,并向总理发表公开信,谴责法国政府的法西斯行径。

1958年开始,随着阿解组织规模不断扩大,阿解高层对形势作出了过于乐观的估计,开始放弃游击作战转而进行正规作战,但在法军优势兵力和装备面前蒙受了巨大的损失。经受了挫折的阿解组织及时调整战略,以军事斗争配合政治谈判实现民族独立。而眼见形势好转的法军也改变了之前稳扎稳打的方式,希冀通过对阿解主力部队和根据地的重点进攻快速结束战争(似曾相识的操作),结果反而被阿解零敲碎打消耗了不少兵力。而在国际上,美国、瑞士、意大利也出于各自的目的支持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运动,法国国内的反战运动也愈演愈烈。

法兰西的另一面——阿尔及利亚 独立战争

1960年,法国政府开始与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组织进行谈判,而就在这时,法国军方又一次站出来搞了一个大新闻,1961年4月,驻扎阿尔及利亚的法国外籍兵团第1伞兵团发动兵变,企图干预阿尔及利亚独立问题,但兵变很快瓦解,戴高乐随后对包括外籍兵团在内的法军进行了改组。1962年3月18日,法国与阿尔及利亚签订《埃维昂协议》同意阿尔及利亚就是否独立举行全民公投。1962年7月1日,阿尔及利亚举行全民公投,99%的票数赞成独立。7月3日,阿尔及利亚正式宣布独立,法国总统戴高乐宣布承认阿尔及利亚的独立。纵观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的全过程,法军的表现完全称得上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味的蛮干导致阿尔及利亚局势的恶化不说,还使得法国政府失去了政治斡旋解决问题的余地。如果非要说法军在阿尔及利亚战争中有什么出彩的地方,自二战以来第一次不是以举白旗结束战争这个应该还是可圈可点的吧。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