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击安庆日寇的战斗不是很精彩

2019/01/15 11:26 割猪公骟马 T大

一、 时间:二十八年(1939年)五月一日起调动各部队准备袭击,五日上午二时开始袭击,六日上午一时开始撤退,八日拂晓各部返达指定位置集结。

二、 指挥官:第一七六师五二六旅旅长丘清英。

三、 参加部队:右翼队(队长林上振)第二游击支队两大队,军工兵连之一排。

中央队(队长陆代隆)第一O五二团(缺一营),军炮兵连,军工兵连之一排。

左翼队(队长庞金龙)皖保第八团之两营,第一O五六团步炮连,军工兵连之一排。

预备队(队长唐介圭)第一O五二团第二营,第一O五六团第三营,反正伪军郝文波部为向导。

四、 安庆敌守备部队:敌指挥官清水师团长(一一六师团),志摩旅团的一千人驻东门外华中路,清野旅团的八百人驻北门城内近圣街,另有西森、山本、永吉等部队共约千余人之兵力,及海军一中队,有炮舰二艘,陆战斗队舰三艘,巡洋舰三艘,陆战队百余人。

五、 袭敌经过:二十八年五月初,敌邀国际观光团赴安庆观光,我为粉粹敌淆乱国际视听之欺骗宣传,乃袭击安庆之敌,予以重创。自五月一日起我第二游击支队两大队,第一O五二团(缺一营),皖保八团之两营,第一O五二团团之一营,及军炮兵连工兵连,第一O五六团之炮兵连等各部队,受一七六师五二六旅旅长丘清英指挥,开始调动准备。五日上午二时三十分,我右翼刘营进至十里铺附近埋伏,唐指挥介圭及林支队长士振亦已到达乱石堆附近,所部分向马山烈士墓、玉虹门等处袭击前进,并将敌通讯完全破坏。三时我便衣队潜至玉虹门,由缺口爬入城中,将守卫兵炸死,打开城门,引林部大队长陈焕所率之二中队入城,当即占领西北门一带,与敌展开激战,并向东挺进;我便衣队、敢死队则布满城区,与敌混战肉搏,毙敌甚众。同时马山烈士墓等处亦为我林部占领,五里墩、十里铺则为我刘营占领,惟以城东西两门相距甚远,比及袭击队到达敌司令部时,天已黎明,我袭击队即在该处与敌以手榴弹剧战,未几,敌以优势兵力,并用战车掩护,大举向我反攻。我林部官兵,一面与敌在城巷反复肉搏,一面以便衣队敢死队四面放火。大队长陈焕于此时负伤,中队长安邦亦在此处殉国。林支队长本人亲率余众,亦在城郊与敌混战。特务排通讯排等及其他人员皆加入战斗,战况极为激烈。此时中央队因敌凭据工事顽抗,正面无法接近,两侧偷越亦极困难,当即奉命以火力极度压迫逐步前进,并设法威胁其侧后,俾右翼奏功安全。左翼队则因道路稍远,且以山路崎岖,运动迟滞,此时主力尚未到达,仅有便衣队、敢死队各一部到达断塘湖南庄岭大湖闸一带,向森林公园及飞机场等处袭击投弹,毙敌数十,并纵火焚敌之机库及农业学校等处。迨主力赶到,天色已明,乃为敌之机炮威力所阻不能近,遂即占领把门山、苏家老屋之线与敌激战。此时我右翼在城内部队,已为敌重重包围。我官兵浴血拼搏,始得脱离城垣,同在马山烈士墓一带与敌激战之部队会合。此时敌电话被我剪断,内部情况不明,故城外集贤关、车前涧之敌,纷纷抽兵回城救应,城内之敌纷纷调兵出援,致在十里铺兵车与兵车相撞,翻车六辆,被我埋伏之刘营击毁四辆,一时前后车相阻进退不能,即在该处为我歼敌五百余。十时陆团中央队,正面有敌约五六百,骑兵数十,向我反攻,并由左翼包围,有断我归路企图。我庞营以将军炮阵地突出,已退守小冢山郭家岭之线,与敌激战。右翼队受敌压迫亦呈动摇,至十三时,右翼林、刘各部仍在城外西山高地与敌对峙,同时,陆团正面集贤关,车前涧一带之敌,除分一部向我右翼包围外,并以主力由车前涧之北向我中央队左翼包围,已进占大横山及犁头尖山等处,庞营已被压迫退守马鞍山吴家冲之线,该营连长赵安容已殉国,连长罗光辉,连副刘辉同负伤,左翼亦为敌压迫退守大龙山、白铜山之线,与敌对峙。此时右翼之战斗更烈,敌舰载兵来援,源源不绝,我因处在背水,撤退不能,遂在该处被敌重重包围,然我军反复肉搏与敌相持,卒能以寡击众歼敌逾千。至六日一时,各部队开始撤退,拂晓先后到达集结地区。庞团则因距离太远,命令送达天色已明,时适敌向我攻击,因白天无法撤退,即与敌在白铜山相持,至黄昏后始行撤退。八日拂晓各部均已返达指定位置集结。是役,除我袭击部队官兵均能效命外,并得反正伪军郝文波部为向导,总计毙敌千余,击毁敌车六辆,焚敌弹药库二所、飞机库数间,焚毁敌机两架,城内外共烧去房屋五百余间,我阵亡尉官七人,伤亡(因伤而亡,即死亡)士兵二百余人。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