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将军百战百胜,来自战场

2018/12/19 10:45 jinfeng6089 T大

许世友将军所以能够成为百战百胜的的军事家,丰富的历史经验与细致的研究是主因,这也是他捕捉战机的基础。

同时,坚辞京官位置,拒绝功名利禄的引诱,也是来自丰富的历史经验与古文化功底,使其免遭了选边站而必然导致的悲剧下场。

许世友将军的卓越,还在于他长期的学习和研究。

兵器方面。当我军将帅还纠缠于多少条枪的时代,许将军已经在研究怎样搞火砲了;我军某些将帅刚开始转向多少门火砲的时候,许将军的步砲结合战术已经非常精到了。当中原的特纵还在研究什么“远程阻断”之时,许将军所部早就将火砲当机关枪用,成为战场的倍增器了。

战术方面。某些将军将军们还在研究怎么先打弱敌,分割敌人(例如豫东之战,还在寻找弱敌作战呢)的游击战时代,许世友将军早就在研究先打坚固堡垒中的强敌,怎么让敌人拥挤在一起无法展开火力而歼灭,然后一举收复大片地区。例如胶即高战役、掖县战役等攻坚战。

情报方面,我军大部分将领的还在拿侦察连当精兵连,拿侦查科当打杂的时代,许世友将军任司令员的胶东军区早就已经派出“卧底人员”,实施如何瓦解敌人、如何不费一枪一弹就取得战役胜利(例如黄安舰起义、吴化文起义,何张起义等,都是胶东军区积极运作的结果)的阶段了。

在好多人还沉迷于强大陆军的时候,许世友将军已经开始研究发展机动性、战略性更强的海军了,“胶东军区海军支队”与“胶东军区海军导队”的相继建立,就是卓有成效的战略眼光。

当很多人还在为战场缴获沾沾自喜的时候,胶东的军工生产与医疗保障、救护已经上了一个新台阶,胶东兵工厂生产的火力、准确度、射程都远优于美军100毫米迫击砲的同口径迫击砲,已经大量装备部队并投入实战,而我军生产的抗破伤风疫苗,早已大量生产,不仅自给有余,还已经开始补充给兄弟战区了。

当我军某些人还在研究什么“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的游击队战术(例如全军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游击战-----中原军区的豫东战役)之时,许世友将军麾下的所部早已经开始了攻城略地的大规模反攻阶段,山东兵团所部已经占领了大半个山东地区------因为,取得地盘才是压缩与消灭敌人的最强大手段!

——只有长期的不断进步才能料敌之先,进而胜之.........而不是玄幻的什么靠直觉,靠灵机一动、靠人海战术的赌博等等虚无缥缈的东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热门评论

7楼 jinfeng6089
在1949年6月青岛解放之前,山东省能够生产西药的专业厂一共只有3家,全部在胶东,其中新华制药厂是我党在山东的第一家,也是山东最主要的制药、制械厂。


1947年8月26日,陈毅在给中央军委电报中说,华野数十万军队的西药全靠胶东。昌潍战役前,许世友等在关于战役准备的命令中要求:一般伤员应每人注射破伤风、抗毒素或血清,各纵队如用完,迅速派人来领取,可见供应十分充足。从1946年到1949年间胶东生产了300万支破伤风霉素及生物药品,满足了华东、中原两军的需要,当年随军支前民工也普遍注射了疫苗。胶东战役期间,毛泽东和陈毅电文中都提到过华野“数万伤残人员”在胶东,淮海战役期间胶东有200多所民间医院的中西医生奔赴前线,新华制药厂为后来山东全省的制药、制械工业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回复 顶15
8楼 jinfeng6089
1945年初,胶东军区组建炮兵营,30门迫击炮集中作战,这是山东军区最早的炮兵建制。此时胶东兵工的小型迫击炮(也称掷弹筒或五〇炮),六〇、八二中型迫击炮,100毫米重型迫击炮以及后膛炮已能批量生产,炮弹产量亦具相当规模,其中100毫米迫击炮弹的威力甚至超过了同口径美式炮弹。
回复 顶15
9楼 jinfeng6089
仔细情况,可以查阅李昌言的回忆录,里面的记载,比你说的详细清楚的多
回复 顶15
10楼 jinfeng6089

1987年7月《掖县党史资料》第二辑,王仁卿《五年敌工工作的回顾》记载:

在我去潍县之前,我做的另一件事,派出了李昌言同志去济南,做瓦解吴化文工作。

李昌言和我是亲戚,我的姑父是他的四姥爷,我同我姑父常到他家去玩,按辈他叫我表舅。1943年他在掖城参加新民会,开始我并不知道。后来为了工作的需要,便通过我表兄朱文甫,又名周信的关系和他取得联系,争取他成为我敌工科的一个工作关系。李昌言在敌人内部近两年的工作一直表现很好。他哥哥叫李正言,是吴化文驻济南办事处主任。

李昌言的表姐林世英是吴化文的三老婆,也就是说:吴化文是李昌言的表姐夫。李昌言曾主动要求去做策反吴化文的工作。此事重大,我便报告当时西海军分区敌工股长李竟吾同志,同事报告了当时的掖南县委书记刘岐云同志。

李、刘听了汇报均表示同意。刘岐云同志提出发展李昌言同志入党的问题。我便找李昌言同志谈话,进行教育,说明党组织要发展他入党的意见。

李昌言当时很激动,也很诚恳的向我表示说:“我接受党的考验不多,请党组织在我完成策反吴化文的工作中考验我,待完成任务后我再入党。”就这样我就派李昌言到济南做策反吴化文的工作。

之后我也被派到了潍县工作,和李失去了联系。直到济南解放后,华东局电召我与杨光天同到济南介绍李昌言被派吴部的前后经过。

我当时正在掌握侦破一个中统区室潜伏电台的案件,不能脱身去济南。特别市**局总局长黄赤波让我将李昌言的家庭历史,出身成份,以及从1943年为我工作到1945年底派济的详细经过向杨光天做了全面详细的介绍。

这时,我才知道李昌言已经作成了吴化文的工作。


胶东军区安排进行的这些工作,都早于什么刘贯一、刘子衡、王道、李勇等等。
回复 顶14
11楼 jinfeng6089
有些人将小说演义、某些人用于抢功的回忆录等作为“依据”以否定许世友将军的基本历史,为此不惜东拉西扯,可谓费尽了“心血”。




值吗?
回复 顶14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