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选定台湾作为他最后的根据地,并下令汤恩伯把主要部队守卫在上海

2018/10/06 14:24 枪挑晚鸢 T大

在下野前,蒋介石为了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江南下,曾抓紧时间对长江防务做出了部署。他在宜昌至上海间的一千八百公里的长江沿线布下了一百一十五个师,约七十万人的兵力。其中江西湖口至宜昌段的一千公里,归华中军政长官白崇禧指挥,部署兵力二十五万人。而湖口至上海段只有八百公里,却部署兵力四十五万人,由汤恩伯指挥。这种反常的部署,不知又是出于怎样的一种考虑。

经盛鸿:它的主要的金融机构在上海,国民政府赖以生存的大量的黄金白银在上海的银行里,很多的珠宝都在上海,因为蒋介石已经选定了台湾作为他最后的根据地,所以他下令汤恩伯把主要部队守卫在上海。第二个万一上海守不住,把他的优势力量,把他的残余部队以及上海银行里的黄金白银统统运到台湾去,作为他最后的防守。

解说:当解放军逼近长江北岸时,由于情况紧急,国民政府国防部不得不在第一时间召开江防紧急会议,再一次讨论守江计划。会议由参谋长顾祝同主持,出席此次会议的有京沪杭警备司令汤恩伯、国防部第三厅厅长蔡文治以及代总统李宗仁、行政院长何应钦,会上对于原定的重点防护京沪杭的江防计划,国防部第三厅的厅长蔡文治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他说,敌人主渡方向应在荻港……而荻港附近江面狭窄渡江容易,国防军主力不如配置于芜湖、宣城等湖口以西地段,即使长江不守,也可退守浙赣沿线逐次抵抗,使敌不能一举深入,可是汤总司令的部署,与此相反,控制主力于京沪铁路沿线,这分明是自投罗网,第三厅不能同意。李宗仁、何应钦、顾祝同和其他的与会者都认为蔡文治的计划比较妥当,但汤恩伯却独持异议,坚持原定计划。于是蔡、汤二人发生争执。李宗仁在《回忆录》里曾详细记下了当时的会议场面。

李宗仁回忆录:蔡文治质问汤恩伯“就战略战术来看,我想不论中外军事家都不会认为放弃长江而守上海是正确的。现在李代总统、何院长、顾参谋长都同意我们的作战方案,为什么你独持异议?”汤恩伯答道:“我不管别人,总裁吩咐怎么做便怎么做。”

冯琳:蒋介石认为长江沿线这个处处防守都薄弱,战线又长,上海是经济中心,财力雄厚,特别是他想要在上海与中共周旋,以此来延缓国民党失败的进程,改变解放军向华南闽粤进军的目标。

解说:汤恩伯的一席话激起了蔡文治心中的怒火,他毫不客气地说,总裁已经下野了,你还拿大帽子来压人,违抗参谋总长的作战计划,如果敌人过江,你能守得住上海吗?汤恩伯也怒了,完全失去了常态,猛地把桌子一拍,大声吼叫道,你蔡文治是什么东西,什么守江不守江,我枪毙你再说,我枪毙你再说。说着把文件一推冲出了会场。蔡文治受此侮辱也大为光火,连说这还能干下去,这还能干下去,我辞职了。李宗仁不知所措地望着何应钦、顾祝同两人说,这局面如何收拾?何、顾二人苦笑说,老总不答应,那又有什么办法?只有让他垮呀。

经盛鸿:共产党指挥的解放军各路大军很容易突破了长江防线,打过长江以南,那么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就从南京退向了上海,而李宗仁手中没有指挥的部队。

解说:李宗仁代总统后,他每天,甚至每时每刻都要考虑两件事,一件事应付蒋介石的暗中掣肘,另一件事就是积极进行与共产党的谋和行动,为这两件事儿他绞尽了脑汁,费尽了精神,这个代总统当得实在不舒服。

崔魏:蒋介石这个人,他实际上是一个权力欲望非常强烈的人,他是绝对不会轻易地放弃权力,想在大陆继续顽抗,想招募新兵,那么他就在奉化指挥他的亲信,把各地的财富陆陆续续地有条不紊地运往台湾。

蒋介石名义上下野 实则仍是国民党政权的大老板

解说:为了与共产党的和平谈判,李宗仁摆出了开明的姿态,他一面下令释放政治犯,恢复各党派的合法地位,启封停刊报纸。另一方面,电邀李济深、章伯钧、张东荪来南京,又派邵力子、甘介侯去上海访晤宋庆龄、章士钊、颜慧庆、罗隆基、张澜等,他一共采取了“七大和平措施”。李宗仁在他的回忆录中说,这些人对我还友好,似乎不怀恶感,我若得到他们的支持,定能造成第三种力量,以制造反共之舆论。这样共产党就不得不放弃毫无意义的把内战打到底的目的。

1月27日李宗仁致电毛泽东,政府业已承认,以贵方提出的八项条件为基础进行和谈。

崔魏:蒋介石名义上下野了,退居幕后了,他下野回到他的老家浙江奉化以后,频繁地召集召见他的亲信大员,他仍然是国民党政权的大老板,最终的一个决策者。

解说:3月中旬,中共中央回电,接受了李宗仁抛出的橄榄枝,并希望李宗仁派代表来北平和谈。3月24日,李宗仁确定张治中为首席代表组成和谈代表团。中国共产党则通过广播电台告知南京政府,已决定派以周恩来为首席代表组成的和谈代表团于4月1日在北平举行和谈。

张治中在前往北平和谈前,特地去浙江奉化请示了蒋介石。然而此时的蒋介石对和谈早就没有了什么兴趣,听完张治中的汇报后,他冷冷地说,我没有什么意见,你们这次担负的是一件最艰苦的任务,一切要当心。而後他又补充说,我愿意和平,愿意终老还乡。听到蒋介石的话,张治中脸上浮现了笑容,高兴地说,总裁此话对和谈是很有帮助的,也可以消除党内分歧,不知愿意在报端发表否?蒋介石喃喃地说,你斟酌吧。可令张治中始料未及的是,此次与蒋介石的会面却引起了中共方面的强烈不满,竟成了和谈的最大阻碍。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