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央红军在湘江之战后,带着悲伤与恐惧踏上长征路,芙蓉木林庵见曙光

2018/09/16 23:35 吴永治WW T大

在瑞金的中央红军总部的周恩来接到项与年的特殊而绝密情报,才知道整个江西苏区被蒋介石的"铁桶计划"团团围住, 周恩来决定立马决定召开高级秘密会议。讨论之后中央军委决定,马上进行战略转移,决定率领中央红军攻出蒋介石的包围圈。于是,中央军委机关从瑞金、于都出发,开始踏上长征之路,万万没想到在湘江战役中使红军带来巨大损失,8.6万红军只剩下不足3万人。

中央红军在湘江之战后,带着悲伤与恐惧踏上长征路,芙蓉木林庵见曙光

1934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中央红军在湘江上游广西境内的兴安县、全州县、灌阳县,与国民党军苦战五昼夜,最终从全州、兴安之间强渡湘江,突破了国民党军的第四道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但是,中央红军也为此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部队指战员和中央机关人员由长征出发时的8万多人锐减至3万余人。

湘江战役是中央红军突围以来最壮烈、最关键的一仗,我军与优势之敌苦战,终于撕开了敌重兵设防的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 红军虽然突破了第四道封锁线,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5军团和在长征前夕成立的少共国际师损失过半,8军团损失更为惨重,34师被敌人重重包围,全体指战员浴血奋战,直到弹尽粮绝,绝大部分同志壮烈牺牲。渡过湘江后,中央红军和军委两纵队,已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人。引起了广大干部和战士对王明军事路线的怀疑和不满到达了极点,带着悲伤与恐惧于1934年12月9日在湘桂边界,分为左中右三路向西进军。1934年12月12日中路军委一、二纵队在绥宁县[今属通道县]芙蓉村会合。

中央红军在湘江之战后,带着悲伤与恐惧踏上长征路,芙蓉木林庵见曙光

傍晚,党中央主要领导人在芙蓉木林庵大殿右边耳房中召开紧急会议,出席会议的有毛泽东、博古、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朱德,以及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李德。周恩来主持会议,他说:“同志们,我们突破了敌人的四道封锁线,在渡湘江时我军受到严重损失。原来计划中央红军去湘西与二、六军团会合,根据目前情报得知,敌人已知道我们的意图,调集了四十万兵力部署在我们前进的道路上,企图消灭我们。现在情况十分危急,在这里大家共同研讨,说出对策决议。”

中央红军在湘江之战后,带着悲伤与恐惧踏上长征路,芙蓉木林庵见曙光

中央红军在湘江之战后,带着悲伤与恐惧踏上长征路,芙蓉木林庵见曙光

说着大家讨论开了,议论一会,只有博古、李德仍旧坚持要与贺龙二、六军团会合的原计划。一时得不到好的结论,这时周恩来的眼睛向毛泽东望去,示意让毛泽东说说,毛泽东站起身,边抽烟边向大家说:“目前要与二、六会合是很困难的。我认为到贵州去好,大家都知道,贵州王家烈和蒋介石存在统管与割据的矛盾,加上湘黔边界的黎平等地区只有何知重部和周芳仁部,是有名的‘双枪(烟枪、步枪)’部队。”说着并陈叙了自己的建议:中央应放弃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计划,改向敌人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军的决定与主张。这时,李德坐在那里用手摆了摆说:“我提请大家考虑,是否让那些在平行线上追击我们的或向西南战略要地急赶的周部[周浑元部]和其它敌人超过我们,我们自已在敌人背后转向北方与二、六军团建立联系,并在湘黔川三省交界的三角地带创建一大片苏区。”李德的主张遭到了毛泽东断然否决。毛泽东讲话,声音很宏亮,他说:“我们何不来个避实就虚?甩掉眼前强敌,到贵州去。为什么一定要去钻口袋?大路朝天,各走一方嘛!”这时与李德的主张针锋相对,遭到李德强烈反对,他狂怒地走开了。张闻天、周恩来、王稼祥、朱德赞同和尊重毛泽东的正确主张,唯有博古只听不言。

此次会议对毛泽东极为重要,因为自第五次反围剿以来,芙蓉木林庵转兵会议是毛泽东失去了军事发言权和指挥权后,第一次建议得到中央多数同志的赞同,因此,也通过芙蓉木林庵毛泽东力荐红军转兵入黔会议,挽救了3万中央红军的险些遭受灭顶之灾。之后的黎平会议、遵义会议毛泽东重新得到军事发言权和指挥权,带领中国工农红军一步一步走向胜利,最后赢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央红军在湘江之战后,带着悲伤与恐惧踏上长征路,芙蓉木林庵见曙光

把蒋介石反动集团赶到台湾一去不复返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