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空前强大的匈奴去了哪里?

2018/06/13 14:03 张掖刺史 T大

历史上空前强大的匈奴去了哪里?

记得上初中时,特别喜欢历史课,那时候对历史的概念很模糊,但还是喜欢里面的人物。家乡在中国西部一个城市,西汉时期,武帝元狩二年(前121),骠骑将军霍去病进军河西,战败匈奴,浑邪、休屠二王率众归汉。汉元鼎六年(前111年),取“张国臂掖,以通西域”之意,置张掖郡。

历史上空前强大的匈奴去了哪里?

张掖山丹军马场,现今亚洲最大的军马场,历史可追溯至公元前121年,由西汉骠骑将军霍去病始创。提到这里,不得不说的一个话题,也就是本帖的主人公---匈奴。霍去病连克匈奴,焉支山正式纳入汉室版图。匈奴人为失去焉支山及其毗邻的祁连山发出了“亡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的哀叹,足见焉支山和祁连山在匈奴人心目中的地位是何等的重要。焉支山地归中原王朝之后,因为对西域用兵,西汉政府便利用焉支山及毗邻的大草滩的得天独厚的天然草原,牧养良骥骏马,为西汉骑兵提供源源不断的战马。有幸去过一次焉支山,焉支山之焉支,或燕支,亦即胭脂,匈奴叫妻作阏氏,而燕支(胭脂)则是匈奴妇女用“红蓝”花染粉为面饰以美容者,俗谓之燕支粉(胭脂粉)。

历史上空前强大的匈奴去了哪里?

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佚名·匈奴民歌》赏析

[原诗]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

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

亡我祁连山, 使我六畜不蕃息。

失我焉支山, 使我嫁妇无颜色。

——《佚名·匈奴民歌》

在我国古代少数民族丰富的文学宝库中,有一朵绚烂的奇葩闪耀着奇异的光芒,这就是《佚名·匈奴民歌》,是匈奴族流传下来的唯一的一首民歌。

历史上空前强大的匈奴去了哪里?

匈奴,也称“胡”,我国古代少数民族。战国时游牧于河套地区及阴山一带。秦汉之际,冒顿单于乘楚汉相争之机,东破东胡,西攻月氏,北征丁零,南灭楼烦,控制了东至松辽平原,西至巴尔喀什湖,北至贝加尔湖,南至长城的广大地区。

秦始皇一统六国之后,匈奴并没有停止南侵的步伐,秦派蒙恬率兵三十万,夺回了河套草原,将匈奴赶回了蒙古腹地,并为防匈奴入侵修筑了长城。不过,匈奴的生存环境注定了他是一个侵略性的民族,休养生息十几年后,在刘邦推翻秦朝后,又祸害中原长达百年。

汉武帝不甘一边受匈奴勒索,一边被动挨打,于是决定主动出击,经过数百次大大小小的战争后,匈奴终于瓦解,再无力与中原政权挑起大规模战争。汉武帝也乘机开拓疆域、广袤国土,奠定了现今中华的版图。

匈奴瓦解后分为南、北匈奴。汉宣帝时期,南匈奴降汉,融入到鲜卑、契丹等民族中,后又被汉民族同化。而北匈奴单于被陈汤斩杀。到了东汉时期,在大将窦宪的打击下,迫使北匈奴西逃至欧洲,这部分匈奴人经过中亚后,便没有相关的记载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有许多人以为现在的欧洲匈人就是中国史上北匈奴西迁的后代,但并无其他任何历史和考古证据。主要原因是北匈奴在中国消失到匈人在欧洲的出现之间有几个世纪的空白,再加上巨大的地理间隔,如果没有直接间接的历史记载或考古实物发现,光凭语音上的近似远远不足以成为“信史”。不过目前在欧洲还是有一些民族疑似匈奴人的后裔,不过数量已经非常少了。

也许世界上还有一些带着匈奴人基因的人存在,但这个对中国历史产生过重大影响的民族----“匈奴”,作为一个民族整体现已不复存在了。倒是饱受其苦的中原民族已成为世界最强大的民族,至今立于民族之林。

历史上空前强大的匈奴去了哪里?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热门评论

21楼 我们的强国之路
是这样的,古代游牧民族由于流动性很大,其中有黄种人,白种人和棕色人种的后代等,所以血缘结构比较复杂,谁强大了,大家就归顺谁,用上谁的名号,准确的说,他们是军事集团,并非血缘民族。
如当匈奴汗国瓦解了,部分南下投降,部分西迁了,但在草原上仍留下几十万互不统属的所谓匈奴人,后来东部的鲜卑人来了,他们纷纷加入鲜卑,他们又成了鲜卑人,古代的游牧民族旧事这样发展起来的
说到“五胡乱华”的所谓大融合,其实没很多人想象的那么严重
在南方是汉人的东晋,大战乱发生在华北地区,由于民族属性的原因,没经过充分训练,缺乏有效组织的农民不会是天天骑马射箭的牧民的对手,所以那段时期,占人口大多数的北方汉人只能被动挨打,被奴役,被杀戮,北方汉人已到了民族危亡的阶段,直到一个叫冉闵的人出现
在冉闵的号召下,北方汉人发起了对胡人的绝地反击,汉胡间无月不战。
《晋书.载记七.石季龙下》也有这样的一段话——闵攘袂大言曰:“吾战决矣,敢谏者斩!”于是尽众出战。姚襄、悦绾、石琨等三面攻之,祗冲其后,闵师大败。闵潜于襄国行宫,与十余骑奔邺。降胡栗特康等执冉胤及左仆射刘琦等送于祗,尽杀之。司空石璞、尚书令徐机、车骑胡睦、侍中李琳、中书监卢谌、少府王郁、尚书刘钦、刘休等诸将士死者十余万人,于是人物歼矣。贼盗蜂起,司、冀大饥,人相食。自季龙末年而闵尽散仓库以树私恩。与羌胡相攻,无月不战。青、雍、幽、荆州徙户及诸氐、羌、胡、蛮数百余万,各还本土,道路交错,互相杀掠,且饥疫死亡,其能达者十有二三。
这段时期,大量胡人被杀,其中属于白种人的羯族被灭族,大量胡人逃回本土,北方汉人的人口再度占据优势,后来鲜卑人击败了冉闵,并把他杀了,由于不想再让人口占据优势的汉人再有机会拿起武器组织起来反胡,作为统治者的鲜卑等采取了汉人耕地,胡人打仗的政策,经历百年的相互攻伐,不说其他胡人,就是鲜卑人也所剩不多了,于是鲜卑人让一些汉人加入他们的军事,政治集团,并让这些人改鲜卑姓,大力推行鲜卑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人物是西魏的“宇文泰”。
《周书·卷二·帝纪第二》是这样记载的:魏氏之初,统国三十六,大姓九十九,后多绝灭。至是,以诸将功高者为三十六国后,次功者为九十九姓后,所统军人,亦改从其姓,穿鲜卑服装。
大致意思是西魏开国时的鲜卑人大多灭绝了,让有军功的非鲜卑人改鲜卑姓,部下亦跟着自己的将军改姓,改穿鲜卑服装,隋朝的杨家,唐朝的李家也在这一时期改了鲜卑姓
雨刷出现了杨坚建立隋朝后大力提倡回复汉文化,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文帝复汉”了
到隋唐就只剩少数统治阶层的鲜卑家族仍能发出那点点的余晖,最后也融入汉人中
到了现代,由于要建立基因库的原因,我国学者曾进行过一次基因调查,结果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有70%以上的现代汉族父系血缘上都来自O3基因,跟4,5000年前的龙山古人是一脉相承的,无论南方汉族,差距的只是母系血缘,历代融合进汉族的不到30%,为什么呢?
细读历史其实也很好理解
如果有兴趣的,可以上网搜搜社科网的《写在基因中的历史——金力教授在复旦大学的讲演》和《龙山文化》,《世界人种基因图谱》详细查阅一下,结果会让很多人眼前一亮
回复 顶19
22楼 cr361
说的有道理!
回复 顶8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