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质斌的军事能力及与钟伟的一段故事

2018/03/10 18:11 奕豹 T大

任质斌的军事能力及与钟伟的一段故事

奕豹

(一)

我们年轻时经常纵论共产党的风云人物。部队的从一野到四野、到华北一二三兵团,到三总部到各军兵种,中央和地方的,从29个省市自治区和中央各部委。

我们对任质斌闻所未闻毫无印象是非常正常的。

进城后,任质斌从山东局秘书长起步,按他学历(青岛大学附中/北京平民大学预科)和经历(长征/抗大/新四军五师),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应该有做出更大贡献的空间。

人说:女怕嫁错郎。

任质斌“嫁错了郎”,在他还没来得及大展生手之前,便跟着向明倒了霉。但他没向明那么背运,在三年困难期间,他到了安徽跟着李葆华干大秘(省委书记处书记兼秘书长),40多岁,还是有继续发展的空间,但全中国想干点事的张质斌李质斌任质斌们没有时间了。不到三年“史无前例”了。

等到十年浩劫过去,任质斌以十一大候补中委重整山河,他还是没机会再嫁好郎,他与小平没有历史渊源。他只能弼马温般在国家文物局局长任上做点贡献,比如“严格控制,制止文物大量出口”、“文物档案要像人事档案一样健全”。

(二)

我知道任质斌是纪念中原突围50周年。在“中原突围”一书中,他作序者之一。印象比较深的是他说的五个问题:“(一)中原突围是正确的;(二)向西突围不能说是错误的;(三)坚持豫鄂陕斗争的意义和作用是很大的;(四)北渡黄河是正确的;(五)晋城高干会议是没有起积极作用的。”

我对中原突围比较感兴趣,连带了对任质斌的兴趣。

任质斌应该是有历史机遇的,根据他的传记,他代理过新四军第五师政治委员(图1),全面主持过豫鄂边区工作。但任质斌失去了“将军决战决胜战场”的机遇。

我们可以盘点一二。

(三)

根据1944年7月10日的军委电令:“关于发展河南工作,应首先沿平汉路两侧向北发展,以求得于华北八路军打通联系”,新四军五师逐次排出部队,北上河南,到44年11月组成河南挺进兵团和河南工委,由任质斌任兵团政委兼任工委书记,黄林任兵团司令。到45年4月,开辟了东起汝南,西至竹沟,南自信阳,北达舞阳,7万平方公里的根据地,与太行、太岳和冀鲁豫八路军打通了联系。

但是,根据新四军军史:由于不适当地长时间地强调“以巩固为主”的方针,没有派足够的部队北上,因而没很好地完成控制中原的战略任务。

是五师师部的责任,还是河南挺进兵团的责任?还是两者兼而有之?这我下面还会聊。

但是任质斌错过了勇立战功的机会。

(四)

45年底根据军委指示,王震的359旅、王树声的河南军区(三个旅)和任质斌周志坚的五师13旅、往皖东做战略转移。13旅完成护送任务,能回则回,不能回一起去皖东。

46年1月10日这五个虎贲之旅一鼓作气打下了重镇光山,把部队带往皖东,任质斌自己事后也认为“没有什么悬念。但是停战令下了,咋办?”结果是全部回到了宣化店地区,又错失了一个勇立战功的机会。50年后任质斌解释:“中央的命令,怎么能不执行?!”

这样解释都没有错,但是这样的问题,看你问谁了。

同样在1946年1月10日,黄克诚的新四军三师围攻通辽城,收到了停战令。黄克诚、刘震、洪学智联名急电军委,东北局和林彪:通辽城非拿下不可,否则无法在辽西生存,只能退回热河察哈尔。一日数电。最后在军委和林彪的默认下,于1月12日一鼓作气拿下了通辽,奠定了三师在辽西的根据地。

黄克诚官拜大将、刘震洪学智授衔上将,都是有道理的。

许世友最佩服韩先楚,为什么?人家老韩有胆有识!

相比之下,任质斌以及他的战友们的胆识,由此可见一斑。

(五)

任质斌军功无缘,他的政绩如何?

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历史事件,在他传记的第十三章“全面主持豫鄂边区工作”中的第二节,是“反不良倾向的斗争和主持军政干部大会”。说得更具体,这个不良倾向的始作俑者就是后来赫赫有名的战将钟伟。

摘一段湖北省新四军研究会副秘书长张肇俊的文章:

“钟伟时任鄂豫挺进纵队第三团政治委员。1940年初,新四军鄂豫挺进纵队东进大小悟山,钟伟等率第三团奉命坚守四方山山头,与国民党顽固派军队激战四天四夜。第四天,李先念司令员命令第三团坚守到深夜12时后撤离阵地,以掩护第二团和其他部队转移。四方山山头是当是战斗的制高点,如过早撤离,第二团等就有可能出不来。可是就在当天下午5时,第三团团长肖远久、政委钟伟上山将部队撤走了,仅留下一个班给营教导员任子衡,要他坚持到黄昏时分撤退。当肖远久、钟伟带领部队下山后,接到纵队司令部要第三团坚守四方山至午夜12点急电时,钟伟等既不严格执行命令,也没有及时通知山上的任子衡。黄昏时分,任子衡带部队也撤离了山头。这时,顽军发动了疯狂的进攻,径直打到了李先念的指挥阵地前,使李的指挥所险遭敌毁,幸好平汉支队队长周志坚带队及时赶到,掩护了李先念和第二团的脱险。”

我们就文章论事,小结一下当时的情况:

钟伟他们挺进纵队第三团在四方山头与顽军激战了4天4夜。

第五天下午5点,团长肖远久和政委钟伟,带领部队下山后,接到李先念的命令,要他们坚守到午夜12点。

黄昏时分,教导员任子衡带着担任后卫的一个班,按团里命令撤离四方山头。

我的问题:

人家三团坚守了四天四夜、在下午5点将团主力撤出战斗后,你李先念再给三团发坚守到午夜的命令,是不是太晚了点?!

后卫一个班是在黄昏时撤退的。初冬的“黄昏”和“下午五时”有个什么差别?钟伟他们有没有“严格执行命令,及时通知山上”的后卫班的时间?

在这种情况下,你李先念四天四夜都没有通知命令三团,倒要人家在“下午五点和黄昏之间”执行坚守到午夜的命令,你的指挥所差点被围,能怪钟伟他们吗?

根据张肇俊的文章:“钟伟等并没有自觉检讨和反思,相反私下活动,找人谈话。一天,他居然找到任质斌处,要求与他单独谈话。因为任质斌与他都是从红一方面军来的。任质斌原以为他会检讨自己的过错,没想到他与三团干部反映的一样,竟当着任的面散布一些极不负有责任,不利于团结的话。”

我想这里的朋友们可以比较容易的想象,钟伟是怎样开涮李先念的。

在任质斌主持军政干部大会上,他严厉批评了钟伟和其他个别干部存在的严重错误:“在我们部队里,目前确实存在着相当多的不良倾向需要纠正。比如,在攻打大小悟山战斗中,个别同志不服从指挥,几乎造成严重后果,这是万万要不得的,是必须严厉纠正的。”

纠正的结果是:湖北新四军五师的钟伟,带着妻子警卫班不远千里,辗转到了苏北的新四军三师,跟着黄瞎子,后来成了解放军战史中的一员赫赫虎将(图2)。

这大概是出乎任质斌同志主观意志而形成的客观政绩。

2013年11月29日星期五

于张江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