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原创]少年从军见闻录 115

楼主:童心从军 2018/02/12 07:49 举报

(115)尾声之二:慈母心 战友情

又过了4年,我被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总校借调去编书,编辑“上海知识青年在共产主义劳动大学锻炼成长”的报告文学专集,从而接触到全省垦殖系统、共大系统的一些业余作者。

共产主义劳动大学

一天,我在和一位大茅山垦殖场来的业余作者谈稿时,他无意中说了一句:林场场长陈子丰如何如何……我一愣,连忙打断他的话:“陈子丰?你说的陈子丰是个什么样的人?”经他一番介绍,原来他们垦殖场林业分场的场长兼党支部书记就是我在航校时的那位老班长、空军部队的空中通讯长陈子丰。世事太蹊跷了,他是飞行人员,怎么会跑到江西的一个垦殖场里来当分场场长?我问清陈子丰的详细通信地址后,立即给他写了一封信寄出。不久就接到陈子丰的来信,他邀我去他那里玩。于是,我公私兼顾地选择了去大茅山垦殖场采访,可以顺便去见一见我的那位阔别了4年的老班长,那位倍受我尊敬的好兄长。

长途汽车在盘山公路上盘旋而上、盘旋而下,沿途的山区景色扑入眼帘:森林茂密,山峦起伏,羽毛华丽的鸟儿在公路两边的树枝上婉转啼鸣,在树梢间“噗拉拉”飞翔,有时还会斜着翅膀从车顶上方翩然掠过。时不时有小动物:野兔子、黄鼠狼等从客车前的公路上飞快地橫穿而过。

高山景色

可是公路的路况实在是太差了:公路上的泥沙被雨水冲刷,路面的石块就象瘦人的骨头似的,一块块外露,汽车开过,颠簸如摇篮。该垦殖场是土地革命时期的老革命根据地,我们省当时的省长邵式平当年就是在这里打游击。于是,车上的旅客中有人说俏皮话:“来到了革命摇篮,所以要不断地摇呀摇!”引起车内的一片笑声。

路窄,有的地方只能两车勉强交会通行。加之一边是陡壁,一边是悬崖,弯子又多,司机在每个转弯之前都要按一声喇叭,怕转弯时和迎面开过来的汽车相撞。一路上弯弯曲曲,上上下下,险情不断,所以车子开得很慢,到达终点站——垦殖场总场场部所在地时,已是傍晚时分了。

1 / 5


红色警戒变态地图:新增中国部队 不是高手别点

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打开App看更精彩内容,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