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究竟是真是假?

2018/02/09 12:26 季凝晚 T大

一提起老上海,相信除了《夜上海》之外,很多喜欢历史的人会想到租界,而一提起上海租界,相信大多数人的记忆又会直接定格在那块挂在外滩公园门口的木牌,上面醒目地写着一行字:“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其实,今人关于这句话的记忆大多来自于教科书或文艺作品的传播,如1964年为庆祝建国15周年推出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以及1973年上映的《精武门》中李小龙扮演的陈真飞身踢爆木牌的一幕。

长期以来,中国人从来没对此产生任何怀疑。直到1994年,上海历史博物馆研究员薛理勇发表《揭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流传之谜》一文,对这一木牌的真实性提出质疑。一石激起千层浪,该文虽在当时引来一片反驳之声,却也收获了不少粉丝。随着类似文章的不断推出,关于这一问题的争论越来越激烈,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至今没有定论!

事实上,祥哥想说:细节还原虽始终是历史学的首要任务,但不能借此掩盖甚至抹杀基本事实!那就是:无论这块木牌是否真实存在过,都不影响中国人在游园这件事上所遭受的歧视!

来自工部局的档案

诚然,写有“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木牌至今未能找到实物,也没有照片,甚至在当时的大型报纸《申报》等都无法看到相关报道,而只是在文人的日记中有所记载。最关键的证据来自周作人的《公园之感情》:

“上午乘车,晤封燮臣,同至十六浦,途中经公园,地甚敞,青葱满目,白人游息其中者,无不有自得之意,惟中国人不得入,门悬金字牌一,大书‘犬与华人不准入’七字,哀我华人与犬为伍,园之四周皆铁栅,环而窥者甚多,无甚一不平者,奈何竟血冷至此。”

这段记载的可信性相当大!不仅与友人同行,而且具体到木牌的字数,应能排除故意作伪的嫌疑!

如果说,私人日记不够分量,那么,再来看一看当时租界工部局的档案是如何对此作出规定的。工部局档案中明确记载了公园的园规,现照录如下:

一、脚踏车及犬不准入内;

二、小孩之坐车应在旁边小路上推行;

三、禁止采花捉鸟巢以及损害花草树木,凡小孩之父母及庸妇等理应格外小心以免此等情事;

四、不准入奏乐之处;

五、除西人之庸仆外,华人一概不准入内;

六、小孩无西人同伴则不准入内花园。

后来虽做过几次修订,但始终禁止华人与狗入内!有人会说,单就公园园规来说,“华人”与“狗”并没有并列在一起,与直接挂出木牌相较,有歧视程度上的差别!的确,有没有那块醒目的牌子,对当时的中国人来说,多少会有所差别!但这种差别是极其细微的,因为中国人无法入园这是铁一般的事实,每当人们经过这里,都会亲身感受到这一耻辱!

所以,即使这块木牌真的没有挂出来过,人们也会很自然地将公园的六条规定直接简化为“华人与狗不得入内”而加以传播,因为其他几条跟自己无关,而这两条所产生的耻辱感则扑面而来!这样的简化或者符号化,自然不能说它偏离了历史事实!比如,《上海租界的黑幕》一书在谈到此事时写道:“过去有一个时期,公共租界小公园之揭示牌上,标举规则多余,其第一条说,‘此园专供外人之用’。另有一条,‘此园不准犬类入内’。简单说起来,就是华人与犬,不得入内。”

中国人的不断抗争

早在1878年,《申报》就曾刊登过名为《请弛园禁》的文章,说明当时公园已有禁止华人入内的规定,而且中国人已经开始向当局表达不满。这种抗争一刻都没有停止过,至1889年前后,中国人终于获准凭券入园。可惜,好景不长,由于中国人经常更改入园券日期,或者重复使用过期的入园券,当局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规定!这些都能在工部局董事会会议记录中找到!不过,令人比较奇怪的是,对于中国人的入园要求,董事会居然一致认为是“公平合理的”。注意,这时候的董事会尚没有华人董事!(可能是一种缓和华人情绪的策略)当然,因为这件事牵涉所有外国侨民,董事会无权做出决定,必须经过纳锐人年会批准!结果可想而知,历数年而不能通过!

后来,有不少中国人穿上西装,假扮成日本人入园,而公园方面对此也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采取默认政策。1912年,董事会会议有一条这样的记录:“在允许穿西装的华人进入公园问题上,出现了一些争论,但董事会认为与日人混淆的情况并不多见,因此现行规则应予保留。”

直到1928年,中国人的抗争终于迎来了胜利,关于“允许华人进入公园和公共场地”的提议终于在纳锐人年会中获得通过!从此,中国人可以自由出入租界内的任何一所公园。

最后,与各位分享郭沫若的一段话:“上海几处的公园都禁止狗与华人入内,其实狗倒可以进去,人是不行,人要变成狗的时候便可以进去了。”在近代,像这样的歧视,可谓家常便饭!

当前,不少人在采取现代化范式解释近代史时,有意无意地走向一个极端,得出侵略有理、殖民无罪的荒谬结论!诚然,西方为了进行文明输出,的确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中国的近代化,但不能就此说,西方的殖民入侵将中国带入了文明世界!这是对无数为挽救民族危亡、实现国富民强付出血汗的中国人的绝大不公!殖民,再怎么美化,也改变不了其侵略的本质!

在历史的研究中,“事实”往往充当着解构与祛魅的力量,因此实证性的史料往往具有重要价值。也是因为这样,当人们发现并无材料证明“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时,便倾向于认为这是虚构的、甚至是“流传了一个世纪的谎言”。但这不如说是一种受辱的象征、一种凝结着国族情感记忆的概括,不去分析这一话语背后的情结,就试图以实证的方式来否定它,这往轻里说,也是丧失了对历史基本的“理解之同情”,往重里说,则是二次侮辱。

继续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来源于网友,不代表铁血网的观点和立场

分享到:

热门跟帖

我来说两句
提交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