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原创]一碗面条

一九七七年,四川省凉山州冕宁县一个叫漫水湾的地方。

当了六个月兵的蝈蝈生病了,胃疼得利害。

蝈蝈从小胃就不好,一受凉胃就疼。在家的时候,生病了母亲就一定会在身边问寒问暖,身体的疼痛在母亲爱的呵护下总能减轻许多。

一个人睡在床上,班里的弟兄们都去河滩上拉石子和沙子了,宿舍里静悄悄的,看着窗外麻雀叽叽喳喳地在树上喂着嗷嗷待哺的小麻雀,蝈蝈的思绪回到了遥远的家乡。眼前浮现出母亲和蔼的笑脸,温暖的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额头。“不发热,没事!把这个放到胃上焐焐就好了。”接过母亲递过来灌满热水的烫焐子,放到胃部,暖暖的,疼痛减轻了许多。想着远方的母亲,蝈蝈的胃更疼了,泪水不知不觉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但想起连长的话:“咱当兵的人,流汗流血不流泪!”赶紧擦了脸上的泪水。

蝈蝈满脑子都是亲人的面孔,慈祥的母亲、调皮的弟弟、可爱的妹妹,多么希望他们能出现在身旁。可整个军营静静的、宿舍里也静静的。他无奈地像一只虾蜷缩在床上,一只手顶着疼痛的部位,一只手擦着不听话的泪水,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流汗流血不流泪!……”慢慢进入了梦乡。

啊,好香!这是母亲又给我特意下的面条,白色的面条上一个黄黄的荷包蛋在晃悠,绿色的葱花加上诱人的麻油香味……小时候,想吃母亲做的手擀面,就跑到母亲面前说,我好像发热了,叫母亲摸自己的额头。母亲象征性地摸了下,故意很惊讶地说,我家蝈蝈发热了,晚上下面条吃,一吃热就退了。

睡梦中的蝈蝈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嘴里还不停地品尝着什么。

“蝈蝈醒醒,吃什么呢?这么香!”啊,是母亲的声音,可又不太像,那是谁呢?蝈蝈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姬排长,正端着一碗香喷喷的面条,仔细再看,和母亲做的面条一模一样,绝了!

“来,先吃了面条,吃完我们到卫生队去。”

早饭和中饭都没吃,确实饿了,蝈蝈接过面条,吃了起来。咸淡正好,非常可口。顾不得矜持,风卷残云般解决了战斗。

一碗热面条下肚,胃感到舒服多了,但还是有一丁点疼。排长见蝈蝈吃好了,接过碗顺手将拧干的毛巾递上,蝈蝈不好意思地说:“我好多了,让我自己来。”

排长笑了笑说:“出门在外,谁都会有个小病小灾,大家相互帮助,应该的。”

见蝈蝈头上冒了汗,排长叫他加件衣服,一起到卫生队去看病。医生根据蝈蝈的症状,配了药并叮嘱以后要注意保暖,吃饭要定量,问题不大。

从卫生队回班里的路上,蝈蝈忍不住问排长你做的面条为什么和母亲做的面条一模一样。姬排长笑了笑说:“你忘了,上次我俩一起聊天,你说最喜欢吃母亲做的面条,还有声有色地描述了一番。”蝈蝈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开心地笑了。

回到班里,大家也都干完活回来了,忙着洗脸擦身子。见蝈蝈和排长一起有说有笑地从外面回来,都热情地打招呼:“蝈蝈,好了?”“好了,好了。”蝈蝈回应道。

晚上九点,排点名。蝈蝈因病待在宿舍,外面立正、稍休、向右看齐。室外的集合声吸引了蝈蝈的注意力,排长的点评让蝈蝈更加坐卧不安。

“同志们!今天,我们排有个新兵生病了。生病,对于我们来说是件很正常的事。可是,我们的班长是如何处理的,不闻不问,将一个生病的新同志扔在班里,带领全班的人走了,干活去了,你一班之长有没有仔细想一想,一个当了半年兵的新兵生了病,最需要的什么,不是吃,不是喝,最需要的是温暖,是精神的鼓励,比什么药都灵验!”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早饭没吃,中饭没吃,我们的班长无动于衷,我从基地开会回来才知道,做了一碗面条,他狼吞虎咽地吃完了,病好了一半,面条比药灵吗?没有,那为什么呢?因为我的面条里有他母亲的情怀,有浓浓的爱!”

蝈蝈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这泪水是甜蜜的、幸福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回复 顶4
首页社区陆军论坛
分享:

回复楼主:

最新评论

5楼 asdfg67678
这是一碗一辈子也不会忘了的面条。
回复 顶0
4楼 阿尔伯塔枪手
“蚴子” 和楼主是何关系?
回复 顶0
加载更多评论

热图推荐

--%>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