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原创)重振雄风 军旅 17

楼主:马拉 2016/12/15 13:30 举报

重 振 雄 风(194)

从师里回来,就接到一个新任务,团里要搞个带战术背景武装渡江湖进攻战斗演习。1958年11月9日,由14军(军长查玉升、副军长熊奎、王长有)组织41师开展的师抢渡江河进攻的实兵演习在德宏潞江坝进行,121团全团参加了师抢渡江河进攻演习,成为第一个用就便器材泅渡江河的团队,被上级誉为“泅渡怒江第一团”的称号。

全团利用各种漂浮器材,一鼓作气渡过怒江天险,这不是闹着玩的,当年怒江大桥被炸后,日军的大部队在“外五县”一侧被堵,从云南直捣国民首府重庆的战略大迂回的计划告吹,据说为搭桥先后填进去二三十辆坦克,但坦克一入水就不见了踪影,被激流冲走了,最终计划告吹。

而二十多年后,我团全团利用简易漂浮器材,强度怒江天险成功,在世界军史上涂下重重一笔,这一胜利消息,刊登在58年解放军报某刊头版头条位置上,解放军画报也刊载了大幅图片。

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当年清一色在南方长大的南方兵,换新了近一半的北方旱鸭子(70年的河南兵,71年的河北兵,73年的山东兵),好汉还敢不敢提当年勇!团党委开会,提及此事,有人说怒江江水那么喘急,咱也把它踩到脚下了,现在各方面条件比那时都都好多了,要搞武装泅渡,就搞个带战术背景的,咱要重振当年的雄风!

问题是大局定了,在哪搞?安顺市有两个大水窖,一个在市南,叫虹山水库,这个水库挺大,水面平静也宽阔,如带战术,对面可以设置一个营的防御阵地,一个团的进攻,几十门的炮火轰击起来,轰轰烈烈的也大有看头。但该水窖地处市郊,来往人员不断,周边建筑很多,实弹演习无疑要对居民生活造成很大影响,只能舍弃。安顺市的东北角还有个娄家湖,面积也是不小,人烟稀少,一面是山,山上全是石头包,没有树木也没庄稼,但山体不是很大,只能摆下防御的一个连守军,这样,战术行动我军最多只能出一个营的兵力,当时一营二营全在安顺,用哪个营?一时定不下来,营长们纷纷请缨,亮出决心,最后团党委决定:上二营!

我营接受任务:“组织武装泅渡攻击南岸X号高地”。我们动员,我们宣誓!前辈传下的勇往直前的精神,决不会丢在我们的手中!请战书决心书,保证书,贴满各连会议室的墙壁。本我以为刘朝斌能在此训中露露脸,一扫大家对他的偏见。可没想到真搁到事上,他比那个火车上的赖皮还怂!班里讨论报决心时,说小时游泳被呛,差点淹死,现在一见江湖腿就打颤。想退出。

我听了简直气坏了,几尺高的男子汉,一天三顿六碗大米饭,立在那也是像模像样的,一天到晚牛气冲天,竟是个兔子胆。我严厉地说:“你先去问问你的老乡,他们答应了,你再来找我,我亲自为你去连里说情,不过想明白,真是让他们知道你在给昆明兵丢人,他们不收拾你才怪”!四连的一个班长郭光力,是70年的后门兵,跟我连的马云一起入伍,籍贯山西,家父是军通信团的,其在昆明入伍,高中生,我们在团技术革新小组时认识的,言谈很投机,我俩可以说是铁哥们了。

他早听说刘的劣迹,义愤填胸,找我说这个刘朝斌再丢昆明兵的脸,你没办法时就跟我讲,我们带几个昆明兵收拾他。昆明兵大都是干部子弟,素质都挺高,都恨刘这颗“老鼠屎”。上次因跟八班长打架调班,传到了昆明兵的耳朵里,他们寻机会,趁刘星期天翻墙私自上街之机,被他们挤到营房外面痛打了一顿,打得他跪地求饶,吓尿了,搬出几个人。

郭光力说谁的面子也不看,只要你能请来你的班长打个招呼,就饶了你!我得信赶去,递了一圈烟,救下了刘朝斌。以后遇到工作不顺,再提他的几个老乡,他的腿才会真的打颤。我有时说话他不听,就有意无意搬出他的老乡来,就如同掐了他的七寸,他顿时就蔫了,服服帖帖。真要想治你,有的是办法,只消给郭光力捎个信,你就等人伺候吧,挨了揍都不敢告状,对付有些人,一味讲道理是不行的,“大孬治小孬”,权叫一手软一手硬吧,用无情的两手,对付街痞的两手,他心里明白:班长既能帮他,也能克他。但谁要碰了我班其他兵,我敢带人不找他连长闹翻天才怪。

这回刘当逃兵,他们就一直想再教训他,后被我通过郭光力劝阻了,看来,我在昆明兵里,多少也有点影响力。不过既为他的班长,就不能不为他分心,工作上有一半心都操到他身上了!真上了前线,如发现有逃兵,名单里肯定跑不了他,这是TM谁接的熊兵,**他正宗不出五服8+1辈的祖宗!!

检 查(195)

烦心的事没完没了,排长找到我和九班长,到连部会议室谈话,一开头就开诚布公的指明说:“你们俩探家期间吵架了”!我想想,探家期间在家一直老老实实地,安守本分,没和谁吵过架呀。倒是九班长那边爽快的承认了:探家期间为找对象的事是和母亲争了几句嘴,都囔着“这算啥呀”。

排长说“当班长带头吵架,还没认识到危害性?在党小组会上你俩要做深刻的检查”!

我在想在家与母亲为谈论其他方面的事时是交换过一些看法,这怎么能算吵架呢,领导又是咋知道的,这是哪个妹妹告的状呀,我正一个个分析猜疑过滤。那边九班长翘了,说“家里就是在对象选择问题上母子之间争论几句,这很正常,凭什么做检查”?

排长一口咬定说“这是破坏了军民关系”!

九班长不服:“我们就是吵翻了天,她也是我妈!临走还擦眼抹泪的,破坏了什么军民关系!再破环我也是她儿子!能破坏到哪?难道她能不认我这个儿子了”?

排长嘴巴颤抖着,说不出话来,这次谈话就这么不欢而散。排长到支部去汇报,才知是根本就弄错了,实际是关于我俩探家期间的“超假”问题,排长没弄清缘由,理解错了。“超假”是咱做的不对,这个账到哪咱都得认。回家一趟不易,时间计划满打满算,没想到回部队时,一早就赶到了漯河火车站,还是没买能到当天下午的票,被延误了一天;九班长说是大鱼大肉吃多了拉肚子,生病住了院,回来才超了两天假,拍过请求延假的电报。

这档子事回来没人找我谈话,刚好探假回来后没两天,我就去了贵阳师里的教导队,当时还感到挺庆幸,只错后了一天,估计领导们都没在意,不掐着算着发现不了,直到后来我把这事都给忘了,想不到此时又被重新提起,真是“跑快了撵上球,跑慢了球撵上”, 跑快跑慢,横竖是逃不过挨这一球,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被“臭老九”连累的。

检查我俩到是在党小组会上一本正经深刻的作了,会上声斯泪下(装的,光擦眼没泪)的从战略高度出发,讲述了我俩因超假,给我军建设带来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给全国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带来极其严重的隐患,给党的革命事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云云,排长一边皱着眉头,一边不知滋味索然的听了我俩的检查,真是哭笑不得。

1 / 5

我发现的国外惊艳美女游戏网站

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打开App看更精彩内容,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