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原创) 探家 军旅 16

楼主:马拉 2016/12/14 21:26 举报

.温情探家. (183)

大约是74年4月下旬,批准我探家地报告终于批下来了,一时间心花怒放,欢喜无以表达!68年下乡离家,69年国庆前回家过了几天,没能赶上建场一周年大合影,屈指已与家人相隔整整5年了,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家人!我多了个心眼,第一时间给L去了信,想看看有没有回复关系的转机,但没得到一点回音,我也就彻底死了心了。

我去到市里,为探家做准备。 回去一趟,有了俩津贴,咋也不能空手吧,给老娘买点什么东西呢?颇费心思,安顺的“古钱”牌菜刀在西南很有名气,一般市面上买不到,我就直接找到厂家,人家正有一批出口任务,日夜在加班,我找销售科长好说歹说,“就要一把,就要一把”。“不行呀,小同志,任务紧呐”,科长的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当时就想:在那个山洞里逮住的“破鞋”科长是阁下该多好,这个面子要十把你也得给!眼看不行,只好去找厂长,厂长的官大,一言九鼎。

正好厂长去看过我们演出的节目,对我还有点印象,笑着说:“啊,啊,这个外国兵得照顾”!还带我亲自到了销售科,经批准,人家给了我一把“三等品”,实际应为一等品,但一等品照章是不准销国内的,厂长照顾我划为三等品,价格到是低了三元多呢。在街上买了几样当地特产“荞麦糕”,算给妹妹的见面礼。给老父的得有重头戏,这可不能乱糊弄,我知道五班长王喜顺有一瓶“茅台酒”,是他在师招待所的信阳老乡帮弄得,八元多,听说买后有点后悔,我就直接找他,“喂,老乡,把你那黑酒呈上来,咱算帮老乡处理了”,这瓶酒拿回去算孝敬父亲的。

可怜我的那点津贴,大部被家庭困难的战友借走了,手头所剩不到70元,回家一趟火车票就得43.7元,剩下这点钱能干什么呢?估计返部队还得花老头子的钱!4月23日那天天一明,我就早早就起了床,按奈住激动得心情,与同连的两个信阳邢集一同探家的老乡赶到了安顺市火车站,乘坐上午10点多的车次,赶往探家的路程。回家心情分外高兴,一咬牙,两天路上火车上的盒饭我全包了,那时一盒带荤的米饭也不过5毛钱,一天几元的饭钱我还管得起。

一路过广西,过湖南,过湖北,河南总算到了,25号天刚亮不久,他俩在信阳车站下了火车,还得转乘到邢集的汽车,信阳车站是河南从南往北的第一个大站,我要继续坐车到漯河,还有近二百里的路要赶。

平 舞 工 程(184)

69年全家下到密县后,偶遇家父“杨长顺”当年抗大六分校教过的学生,当时河南省军区司令员--张树芝,他已就任平舞工程“指挥长”,张司令接手了700工程。http://mil.*****/html/20093/3/a16f43.html69年,家父家母下放到在农村河南省密县大隗公社,大隗公社历史上缺水,吃水靠天,老父到哪都喜欢“转”,到处走走,转山时见到当年地质队打井留在井眼的断钻头,源源不断的在往外溢水,而当地缺水的局面一直没解决,就到县里联系,要求通电,把这股水用起来,解决生产的浇灌问题,县里早有此意,但问题是缺乏各种材料。

父亲回到原单位“省物资储备管理局”找到领导,利用关系无偿解决了一批线杆,电线和各种水电物资,组织社员上山栽线杆,把一直电通到井边,又拉来抽水机,盖起抽水站,在公社领导下,在山上修水利,修起了水渠,分渠,水上山后,解决了部分社员照明,吃水的困难,当年,地里就浇上了水,使当地获得了前所未有的粮食大丰收。

70年底,父母和大妹,二妹被大队评为“五好社员”,参加工作的三妹评为“五好工人”,小妹都被评为“五好学生”,我在部队被评为“五好战士”,工,农,学,兵快占全了,全家被县里评为了“五好家庭”,父亲被推选为地区“五好家庭”代表,出席在省军区召开的先进代表大会。在70年底“河南省全家红代表大会”上,张司令事先作了接见,见到父亲后很是激动,他还记得老教官,按老传统上前主动敬礼。

在抗大六分校,家父初进也是学员,但他那一手出色的枪法,与原射击教员相比毫不逊色,早已名声在外了。教员病了,学校慕名安排父亲讲授射击课程,父亲没经过系统的理论培训过,但他有他的办法,就撅来个枝杈比划着当缺口,拿根筷子作准星,形象的比划两者与目标之间的平横关系,精心教诉在各种情况下应该注意的事项,采用直观教学的方式,父亲没多少文化,说不明弹道,射弹散布,初速,射角与射程的关系,但他讲得生动明了,反让一堆让不少没多少文化的土包子们听的懂,接受的快。他讲膛线作用,会拿陀螺旋转说明旋转的弹丸在弹道形成过程中稳定的重要意义,又说“你拿个砖头扔到墙上,砖头会掉下来,但你能让砖头每秒旋转上几百转,扔到墙上,就是个大窟窿”,比照本宣科,什么“火线高”,“射弹散布”,“最高弹道高”等一系列术语,让没多少文化的学员比听长篇大论,天书一般的效果好得多。

就如你把车开进了一个死胡同,你就是找上一二百个工程师,精确计算,先前进几公尺,多少度换算方向盘打多少圈,再倒回多少米测多少度打多少圈,后退几公尺,理论上没错,但你按此法,没半个小时,折腾不出来,如果一个没多少文化的老司机,凭经验进进退退,几下就倒出来了,凭理论做事,有时效果不见得好。

父亲留校了,给土八路们当过射击教员。他的学生遍布全国各地,其中有张树芝司令员,成都军区的张国华司令员,“亮剑”里李云龙的搭档“赵政委”说的是实话,还有不少解放军中的中高级军官。父亲职位不高,但解放军的传统历来是“官教兵,兵教兵,兵教官”,那时飞行部队就有不少日军教官,解放军军事学院里也有国民党军教官,尊师重教,也是我军的光荣传统,难怪解放后,不少比家父军阶高的毕业的抗大学员首长,见面会先给家父起立敬礼呢。

司令问了离别后的情况,得知老父文革中的遭遇,十分感叹,慰抚一番,又说自己接受了个新任务,目前正缺人手,你也别乡下呆着了,来工区跟我干吧。就这样,家父71年初就来到了舞钢。新的工区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来干工程修铁路的的几千民兵就住在临时搭起的草庵里,那时父亲住在一个林场的车棚里,条件很差,父亲的胃病很严重,文革挨打又落下了腰疼的后遗症,为了照顾父亲,73年全家搬到舞钢来了。

平舞工区是指平顶山—舞阳的工区,有发电厂(姚孟),矿山,焦化,炼铁烧结,炼钢,机修,动力,轧钢,运输部,铁运处等配套组成,初始上马规模挺大,属冶金部直属企业,钢司技术人员人员来自四面八方:齐钢,武钢,本钢,包钢,富拉尔基,392基地等。

领导干部级别都很高,一把手是省军区司令坐镇指挥,副指挥长纪函星(后任省人大副主任),是原驻马店地区一把手,行政八级,郑州市委原书记“朱祥武”(王曙光的老丈爹),也在工区挂了个副职。工区一时成了省里干部们的避风港,被打倒,靠边站的领导统统通过各种关系,加入舞钢大军,光算钢铁公司的县处级干部,就一共有108个,号称一百单八将。后工区书记赵定远为洛阳地委书记,钢司总经理卢嵩,为开封地委书记,钢司劳资处长田旭,调任郑州市劳动局局长。

84年舞钢区级别因形势下调,规模由原正地级降为正县级,划归平顶山市管辖,下调后因干部级别高安排不了,一股脑全调到了平顶山市,平顶山的人惊呼:不是平顶山接管了舞钢,而是舞钢接管了平顶山!这是后话。

10点左右在漯河长途站下了车,出站没多远往南就是长途汽车站,还好,出门的人不多,顺利买到了下午的车票,摸摸兜里还剩四五元钱,吃顿饭还没问题,信步走入一个小餐馆,刚要了两个菜,过来一个要饭的,想拿钱买我的全国粮票,说没吃饭已经两天了。我见他蓬头垢面,十分可怜,掏出一张家里寄给的5斤全国粮票,送给了他,他千恩万谢的走了,我只要高兴,什么都舍得。

1 / 5

我发现的国外惊艳美女游戏网站

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打开App看更精彩内容,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