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论坛

奇峰绿水铸军魂难忘军营桂花香

楼主:奇峰绿水铸军魂难忘军营桂花香 2016/12/14 00:25 举报

奇峰绿水铸军魂 难忘军营桂花香

初春的清晨,伴随着晨曦中,随风四处飘荡的刘三姐的山歌声,我们这批七八年刚入伍的新兵蛋子,乘车来到了地处桂林市南郊、在桂林老机场东侧的陆军一二一师的军营驻地——桂林市奇峰镇。这里不愧叫奇峰镇,军营东面,紧挨着奇峰林立的群山,清澈的漓江水就在群山之中蜿蜒流淌。在奇峰镇的山脚下,就坐落着一二一师的师部和师属各直属分队。营区内,一条弯弯曲曲的相思河,把师部和所属的几个团队分割开来。

在早晨第一遍军号声响过之后,知道我们来到新兵连第一项训练是什么吗?呵呵,那就是抢饭吃。对于我们这些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年轻人来说,立正稍息齐步走的队列训练那就是小菜一碟,但是如何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吃饱吃好却是一个严峻的问题。新兵连的第一顿饭,我们几个插队后当兵的部队子弟,嘴里的馒头还没咬几口,稀饭一碗还没见底,那头盛饭桌上就屉也空空,盆也空空了。午饭也是如此,等我们一碗米饭还没进肚,人家那些农村山沟里来的兵已经是第N碗饭吃好了。还有就是每班一小盆的菜,里面辣椒红的吓人,吃一口辣的嘴里直冒冷气。再等到我们赶去打第二碗饭,两口大锅连锅巴都没有了。就这样,我们每天奋战于锅碗菜盆之间,待到我们开始适应了,新兵连的日子也就到头了。

新兵训练结束,我分到了师炮团二营六连,当了一名计算兵。在重炮部队,计算兵可以说是炮兵指挥员的大脑,前沿目标观测结果要依靠计算兵换算成火炮射击诸元。再由指挥员发出射击口令开炮。计算兵的日常训练很辛苦,不过这不是劳力而是劳心。别的兵种训练要在操场或野外摸爬滚打,汗流侠背。计算兵则是在地上盘腿坐或蹲在地上,埋头苦算。五位数的连加连减、函数计算,翻对数表,转计算盘和图版作业。谁让我们的军事装备比别人落后呢。没办法,就得靠提高计算速度来抢时间。别以为天天在营房里训练很舒服,让你成天一蹲几小时,盘腿一坐半天试试,那腿肯定又麻又疼的,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了。

七八年秋天国庆节前,父亲从部队转业回东北,全家途经桂林时专程来部队看望我,团里的首长专门给我假,让我陪家人在桂林游览了一番。夜近子时,马上要去车站启程的父母和妹妹,没有唤醒还做着团圆梦,正在部队招待所沉睡的我,悄悄离开了桂林北归。就在家人离开后的半个多月时,我们部队就接到中央军委的紧急命令,全师开拔,向中越边境出发···

南国的晚秋,天气还是非常的沉闷,我们摩托化行军,日伏夜行,最后来到了中越边境地区,在国防战备公路沿途的山间小村驻扎。当时,我们还不知道中越之间要开战了,只晓得接到的命令是声援柬埔寨,武力威慑越南。我们是全国第一批来到中越边境前线的部队,每天,部队展开高强度的山地应急训练,和驻扎地的淳朴村民们,结下了深厚的鱼水之情。对于我们这些入伍不到一年多新兵来说,这次长途摩托化开进和边境野外山地训练,很刺激,很紧张。我们分班住在老乡家里,房东大伯听说我是部队的小孩参军当的兵,非常关照我,不让我去山下挑水,可是他们哪里晓得,我在下乡插队时就已经练得铜肩铁膀,能身挑重担健步如飞呀,当老乡和战友们看见我挑着满满一担水,汗不出气不喘,稳稳当当地山下山上跑的那个快,个个都目瞪口呆,大吃一惊。

紧张有序的训练日复一日,随着七九年第一波新兵的到来,边境上的军情也日趋紧张。有消息说大战在即,又有的说还得等等,总之众说纷纭。当七九年的新春佳节悄然而过,部队就进入了一级战备的紧急状态。临战前,连队的连长指导员都先后做了战斗动员,部队从上到下,全体剃头、写请战书、遗书,打包个人遗留物品。炊事班把攒了几天的猪肉柈子都拿出来一锅炖了,部队破例的允许大家喝酒,但不许过量。行前,村子里的老乡们,知道我们马上要上战场了,纷纷不约而同的围聚在村口的路旁,个个眼里含着热泪目送着我们,有不少老乡还给曾住在自己家里的战士手里,塞上求来的平安符。当夜幕笼罩下来,我们开始默默地向边境前沿开进了。沿途,我们看见了停靠在路边的密密麻麻的坦克、火炮及运输车队在等待编组出发。经过一夜的沿山路摩托化开进,我们离开驻扎地西行近七八十公里,在黎明前,来到了靠近广西与云南省分界处附近的一个大山沟里。至此,我们指挥排下车,向边境主峰的观察所步行前进,而炮兵班则开始按区域划分,迅速占领火炮发射阵地。

1 / 5


红色警戒变态地图:新增中国部队 不是高手别点

更多精彩内容

点击打开App看更精彩内容,你懂的!